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二十七章 身份

第九百二十七章 身份

    “这南広王在建康都有霉米王爷的称号,这些钱财,难道是他躬耕得来,还是他靠军功得来,那些边军的将领,每日餐风食露,随时都有可能战死,终其一生,谁能拥有这么多钱财?”

    林意点了点那辆装满黄金的马车,冷笑道:“这些人,还不是硕鼠,躺在民脂民膏上吃得肠肥流油,今日将他的钱财取出,散在这里,就是还债!”

    萧珏放眼望去,给他的感觉是满城的人都围了过来,堵住了这王府周遭,他被林意抓来,是十分清楚除了李天南等人去堵那其余两支车队之外,余发魔和风调雨顺真人也在方才那客栈之中,所以他此时虽然被林意放了,却是一时不敢进王府,只觉得现在这王府就像是一个毒泥潭,进去之后反而陷在里面,脱身不能。

    也就在此时,城廓之外号角声连连响起,地面震动,那镇戊军之中的骑军,是终于到了。

    “你们不要阻拦,让军队过来,我先和他们讲些道理。”

    林意冷冷一笑,摆了摆手。

    集市之中原本以物换物的山民和猎户居多,这些人平时很难管束,但他此时发令,这些边民却就像是军队之中的士兵,瞬间分开两边,让出了一条道出来。

    “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

    城外的骑军一路策马狂奔而来,看着大道上根本没有人阻路,还以为是这些刁民怕了军队的威势,他们来前虽然已经接到传报,知道南広王府外有厉害修行者闹事,让镇戊军全军都来截杀这名厉害修行者,但这些镇戊军的将领潜意识里便觉得再厉害的修行者,凭借四万大军和王府的众多高手,岂有对付不了之理,所以这骑军一到集市之外,统领骑军的将领还根本没有看到内里的景象,就已经一声如雷般的暴喝。

    “区区地方军将领,如此大的口气?”

    林意听到这骑军将领的暴喝,他顿时也是一声重重的冷笑,“你现在几千骑军,堵在这一条道上,也不知先疏散民众,摆开阵型,却已经开始耍威风?便是连边军小小的骑军军校都做得到的事情,你却不知?谁让你坐上的这样位置。”

    这名骑军统领身材魁梧,浓眉怒目,原本暴喝时真是一脸的狂态,此时听到集市内里传来的冷笑,这名骑军统领心头一震,直觉这人口音虽然年轻,但气势非凡,而且似乎并非是寻常修行者。

    “什么人!”

    他不敢出声,心头疑惑,也不答话,继续向前,他只是进了集市的主道,刚刚看清林意和林意身前的景象,这名骑军统领便顿时心中骇然。

    那一颗颗人头悬挂如灯笼倒是不算什么,他此时也还没有来得及细看那些人头的面目,但那跪倒在林意面前的数人,他却认得,其中一人甚至是他的上司,安晴准安将军!

    “怎么,现在才觉得不对,方才不是挺威风?”林意冷冷笑道。

    “你到底是何人?”此时这名骑军统领的背心一阵阵发冷,他身下的战马都似乎感到了威胁,在原地躁动不安,根本不敢往前。

    林意直接道:“林意。”

    “林意?”

    这名骑军统领的脑海瞬间就像是被人硬塞了无数浆糊,他下意识的重复道:“哪个林意?”

    无数的哄笑声和怒骂声响起:“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还有哪个林意?”

    “你…”

    这名骑军统领下意识的勒马,他身下的战马连连往后退去。

    他方才其实是有些被吓到,他当然知道林意是何等可怕的存在,只是也不敢相信面前的林意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林意,兀自不敢相信,圣上的讨贼书才刚刚传递过来不久,这讨贼书上的林意,竟然会出现在了这里。

    “我且不管你是如何做成这骑军统领,但你在军中何等品阶,见了我不下马行礼?”林意负手而立,看着这名骑军统领,眼睛微微的眯起。

    “我……”

    这名骑军统领迟滞了数个呼吸,这才有些回过神来,壮着胆子颤声道:“你先前是神威镇西大将军,但圣上已经下了诏书,削了你的将位。”

    “是么?”

    林意看着这名骑军统领和他身后堵在集市外通道上的密密麻麻的骑军,神色反而愈见平静,他缓慢而清晰的说道:“认我为镇西大将军的,自然非我之敌,但不认我是镇西大将军的,自然是要奉命讨贼?那自然是我之敌人,所以现在若是还认我是镇西大将军的,便下马候着,若是不认我是镇西大将军的,便在马上呆着。”

    整个集市周遭顿时一片寂静。

    所有的哄笑声和叫骂声全部消失。

    即便是那些不识字的猎户和山民,都完全听得明白他的意思。

    他根本不屑多言,他也不否认皇帝削了他的将位,但现在他让所有这些军士选择,到底还当不当他是大将军。

    这骑军之中马蹄声和衣甲的撞击声四起,有那么数个呼吸之间,没有人有动作,但突然之间,有人下马,这就像是个引子,数千的骑军之中,突然有数百人下了马,按照林意所说,朝着道路两侧退去。

    “你们竟然私自…”

    骑军之中,一名将领下意识的厉声呵斥,这数百人相对于数千骑军而言,比例甚小,但他却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只因为林意的这几句话,便有这么多人下马。

    “咚!”

    但这名将领的一句话还未说完,一道黑影以惊人的速度破空而至,直接将他从马上砸落了下来。

    噗!

    这名将领坠地的刹那,口中鲜血狂喷,周围的骑军浑身寒气直冒。

    此时集市之中所有人还看不清楚,但这将领坠地周围的骑军,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名将领胸口印着一个秤砣。

    集市之中的林意,竟然只是隔空投过来一个秤砣,就直接将一名将领从马上击落。

    而且此时这名将领口鼻之中血沫不断涌出,看上去是已经活不成了。

    “怎么,他们听从我的命令,认我为大将军,所以下马,你却呵斥他们,你什么身份?”林意随手取了一个秤砣便一击投杀一名骑军将领,但他此时却依旧负手而立,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一般,只是看着那名将领坠马处,冷笑说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