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二十六章 民心

第九百二十六章 民心

    “出来了,出来了。”

    今天这王爷集里最大的生意就是这卖人头,而且现在这生意似乎还和所有人相关,整个南広郡此时都是万人空巷,几乎城中的人全部赶到了这里。余七进去了也不算久,但整个集市里的人却反而焦急起来,突然之间,听到王爷府中穿出的响动,这集市之中的人就如同看了某场大戏,到了大戏精彩处一般,都是轰然喝彩。

    王爷府的大门还没开,但靠近王爷府的这些人却都听到了里面的车马声,还有叮咚叮咚的撞击声。

    这些人听得耳朵根发痒,然后是心痒。

    这是什么声音,这是真金撞击的声音啊。

    王府的大门再次徐徐大开,一辆马车行了出来。

    这辆马车拖着的便是那种运货的车厢,只是上面用厚厚的黑色毡布盖着。

    这集市之中其余所有人都是屏息静气,目光都牢牢的盯在那黑布上,林意看着这辆马车,却是淡淡的一笑,道:“都蒙着黑布,怎么看?”

    马车前除了两名车夫之外,亦步亦趋跟着的就是余七,听到林意的出声,余七咬了咬牙,对着那两名车夫示了个意,那两名车夫勒停了马车,各自持着黑布的一角,将覆盖在车上的黑布扯了下来。

    这集市之中瞬时一亮,金澄澄的光芒映射在无数人的脸上,让许多人都觉得刺眼,睁不开眼睛。

    “这….”

    这集市之中哪怕是一些富户,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金子,一时很多人都觉得头皮发麻,脑海里面想着的都是一个念头,这么多的金子,真是可以躺在上面吃都可以吃几辈子吃不完了。

    “不错,还算有诚意。”

    林意微微一笑,道:“也是该让你看看我的货了。”

    说话间,他朝着身后摆了摆。

    这集市边上一间客栈的窗户突然被人推开,一道人影直接被人抛了出来。

    林意伸手一抓,直接将隔空投来的人抓在手中,朝着身前一放。

    咚的一声轻响,集市之中所有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再看清时,林意的身前已经一屁股坐着一名锦衣少年。

    这少年的脸面上全是血,一张脸肿得就像是上了酱的酱猪头一般,头发也是凌乱如同乱稻草。

    “小王爷!”

    这集市之中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原本也被金子晃花了眼睛的余七却是已经失声叫了起来。

    哪怕这少年被打得满脸肿胀,但余七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就是他们家小王爷萧珏,只是身为王府的下人,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高高在上的小王爷,竟然有朝一日会被人打成如此模样。

    萧珏其实都是皮肉伤,伤势并不算太重,此时被凌空投掷而来,蹲坐在地,震得脑袋发昏,骤然听到余七的声音,他张了张嘴,一时差点直接哭了出来。

    平时余七这样的下人他是连正眼都难得看一下,但此时遭受大难,骤然听到家中人的声音,哪怕是这样的下人,他都觉得可亲,都想抱住痛哭。

    只是他这一咧嘴,满头牙齿都差不多脱落干净,看上去却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这小王爷都被打成这样?”

    “这小王爷自幼就陪太子读书,就是太子身边的人,这人居然也敢下如此重手,都打脱了满口牙齿,这真的狠人啊。”

    许多边民目瞪口呆,他们之中不少人平时都自觉天不怕地不怕,但看着那一颗颗人头,看着那猪头样的小王爷,他们都觉得这人实在是太狠。

    “怎么样,这货物可还成?”

    林意看着有些吓傻了的余七,问道。

    余七连连点头,他说不出话来,他可不敢将小王爷称为货物。

    “还能走?”林意看了萧珏一眼,淡淡的说道。

    萧珏陡然好像活了,他有些不可置信,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下意识的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好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

    林意点了点身旁不远处那些悬挂着的人头,“不过没有让你变成死人头,你就这样不感谢我一声,直接就走了?”

    萧珏对着林意连连行礼,他几乎又要跪下来磕头。

    “这些虚情假意倒也是免了,只是你是小王爷,为何到了我手中,又为何被我大卖活人,你倒是要和这些人说个清楚,否则到不像是桩正经生意,反而显得我像个强盗。”林意的神色却是骤然转厉,一声厉喝。

    萧珏吓得啊的一声尖叫,他下意识的说道:“这是我咎由自取。”

    “那你将我的名号,为何被我到此大卖活人,为何我带了二十一颗人头来卖,原原本本告诉他们,若是说不清楚,我保证你还是活人,但身上却掉落些东西!”林意厉声接着说道。

    “这是铁策军林意林大将军,我之所以被林大将军带来此处大卖活人,是因为我奉命在西南边郡暗中搜捕铁策军军士,以获取铁策军的军情。”萧珏浑身都发抖,连声叫了起来,“林大将军之所以带来二十一颗人头,是因为我们暗中搜捕了二十一名铁策军军士,严刑逼供,害了他们的性命!”

    “什么,这人就是林意林大将军!”

    “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

    “竟然是因为他们暗害铁策军军士,所以林大将军直接到这里寻仇?”

    无数的惊呼声响起。

    这集市之中,绝大多数人看着林意的目光瞬间不同。

    这目光里,包含着震惊、尊敬,甚至激动。

    无论是在南朝还是在北魏,距离王都越远的边郡的边民,便往往行事越是散漫,越是不太守规矩,但这些边民往往对于英雄人物的崇拜却反而更胜于那些都城之中的寻常民众。

    这些边民之中其中有很多人之前因为皇帝的那一封讨贼书也对林意恨得咬牙切齿,但之后林意的哭天书一出,这些人却又觉得皇帝实在太不厚道,现在林意眼睁睁的在他们的面前,有血有肉,而且一身的杀气和狠气都是为了那些被杀死的铁策军军士,这些边民只觉得浑身的鲜血都也被瞬间点燃了。

    “这些都是厉害的修行者,居然暗中下手去对付那些寻常的军士?”

    “血债血偿,真的是痛快!”

    “怪不得带来二十一颗人头,在王府前叫卖。”

    “现在皇帝都号令天下征伐林大将军,林大将军为了这二十一名军士,竟然直接杀到此处,真是英雄气概。”

    之前许多人都觉得林意是个狠人,现在得知了真相,这些人对林意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甚至有很多人觉得他们想象之中的林大将军正是应该如此,怪不得王府之中的厉害人物都是过来被拍倒在地,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镇守钟离,让北魏人无计可施。

    “林大将军!林大将军!”

    一时之间,群情振奋,倒是有许多人连声呼喊林意的名号。

    “你还未告诉他们,你受命,是受谁的命令。”林意无比森寒的看着萧珏,缓缓的说道。

    萧珏此时也已经顾不得太多,他在朝天宫之中已经彻底见识了林意的力量,他知道今日恐怕这南広王府的下场也是凄惨,他隐约觉得自己只要彻底顺了林意的意思,自己可能能够活命,但若是还顾忌内里自己父亲和太子的意思,自己就是肯定活不了,于是他索性脖子一硬,扯着嗓子就发狂般的叫了出来,“这是太子的命令,太子就在王府之中。”

    “这……”

    王府之内,所有人都在削尖了耳朵听着,此时听到他这一句大喊,王府中人都是面如土色,而那些青衫修行者和太子,都是脸色铁青,尤其是太子萧统此时呼吸困难,心中想着的一个念头,是自己竟然之前还一心想着要救这人,这简直不如狗。

    “怪不得要围住王府,不让走了一人。”

    “林大将军放心,我们一定帮你围住王府!”

    许多人反应过来,此时这些人心潮澎湃,甚至忘记了那赏金一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