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二十五章 动人心

第九百二十五章 动人心

    南広郡的镇戊军加上南広王府的私军,也不过四万有余。

    地方上的军队,原本就是越靠建康,管束得越为严格,但不管如何管束,地方军和边军精锐,始终有着巨大的差别。

    这种差别不只在于修行者的配给,不只在于军械,还在于战斗的经验。

    边军的一些精锐军队,一年少说也要数次战斗,尤其这两年和北魏大战开始,这些边军不是在打仗,就是在行军途中。

    边军那些寻常的军士,好歹都有着对付修行者的经验,如此一来,他们面对强大修行者急速的收割生命时,除了恐惧之外,至少能够运用手上的军械进行有效的反击。

    只是地方上的镇戊军却恐怕很少有大规模的死伤,很少这种经验。

    对于林意而言,当年北魏的精锐边军连鲲鹏重铠这样的杀器都动用了,结果还不能将他杀死在钟离城外的浮桥上,这四万镇戊军又能算得了什么。

    “总有人不信邪,总有人心存侥幸。”

    看着那烟尘四起,林意微讽的摇了摇头。

    他知道起先王府里的那些人应该猜不出他的身份,但现在那颗毒人头一送进去,王府里的那些人再蠢笨,也应该已经猜得出他到底是谁。

    只是钟离之战打的是外人,似乎再传得他如何勇武,如何能够不知疲惫的战斗,对于南朝这些高高在上的权贵而言,却不存在什么深刻的教训,并没有吃痛。

    鞭子打在别人身上,看着别人鲜血淋漓的样子,觉得疼,但终究自己体会不到那种疼,只有打在自己的身上,才是真疼,才会印象深刻。

    原本在林意想来,尤其是像南広王这种不算愚蠢的货色,既然明知道自己是千军难敌,又明知自己已经坐拥党项和吐谷浑,他自己的根基又在这西南一带,那按理而言,南広王就算不对他示好,以释前嫌,也应该小心翼翼,绝对不招惹他。

    但在朝天宫时,看着各路来的修行者和将领,他就明白了,天下那如各路诸侯般的权贵,其中有大部分恐怕还是没吃到痛,没有过教训。

    所以他在朝天宫和风调雨顺真人说要示威,给天下人看,便是这个意思。

    这些人往往觉得有些神念境的高手坐镇,再加上一些承天境的剑师,或许就能牵制住他,也会觉得,若是有个数万甚至十万的军队,也能活活将他耗死,但他会证明,这些人的想法太过愚蠢。

    他从来就不是办事纠结犹豫的人,他要做,就会不留余地。

    他当年在齐云学院读书时,便是这样的性情。

    要打人,就要打服。

    若不打服,今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宵小敢跳出来,敢对他有所举动。

    道理是讲不明白的,必须要打明白。

    否则他拥有剑阁,又和夏巴萤联军,坐拥党项和吐谷浑,若是他真的立国谋反,此时他的力量,甚至已经可以和北魏并驾齐驱,但这地方霉米王爷却也敢对他动手,这种简单的道理,不只是这名霉米王爷想不明白,而是那些没有吃过教训的南朝权贵都想不明白。

    “来,有谁帮我将这些人头挂起来,最好用水冲洗,洗个干净,以免沾染到毒血。”

    他看着那些围观的民众,点了点身前囊中的一堆人头,淡淡的说道,“谁将这些人头帮我在这里挂好,赏珍珠一把。”

    听到他这第一句话,这集市里的那些哪怕是不怕事的边民和猎户都觉得有些可笑,谁吃饱了事情来帮他挂死人头?但听到他接下来的那句话,顿时整个集市一片哗然,无数人心动。

    珍珠一把,这便是鲤鱼化龙,哪怕是再贫困潦倒,得了这珍珠一把,顿时变成大富人家。

    “我来!”

    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一名猎户已经越众而出,快步走到林意的面前。

    看着已经有人抢先,这集市里又是一片哗然,有无数人唏嘘,无数人心痛不已。

    “借水桶一用。”

    这名猎户想来也是在山中猎杀野兽多了,看着鲜血淋漓的场面倒也面色寻常,他直接从旁边一家铺子的门口提了个水桶,拿了水瓢。

    那家商户面色有些纠结,但也不等那商户说什么,那名猎户便已一瞪眼,道:“废话不要说了,等会我收了珍珠,给你一颗便是。”

    “哗啦哗啦”水声四起。

    这名猎户舀水冲刷人头,他将囊中倒出的一颗颗人头冲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左右一看,正巧这空出的地方有之前许多猎户挂放兽肉的架子,他便直接将这一颗颗人头在那架子上悬挂起来。

    “啊….”

    无数惊恐的声音响起。

    这集市之中的许多边民虽然平时粗豪,也不怕事,但那些人头一颗颗堆在囊中的时候也还不算什么,但这全部像风铃一样挂起来,一个个哪怕冲洗干净,都是死鱼眼圆睁的样子,落在他们的眼中,却是显得无比可怖。

    很多人都不自觉的往后倒退。

    “那不是….”

    有人壮着胆子,看得仔细,却发现其中有颗人头十分熟悉,竟是王府之中也经常在外走动的一名修行者。

    “做得不错。”

    林意笑了笑,他随手抓了一把珍珠,塞给这名猎户。

    他的目光同时扫过这集市之中的围观者,所有这些围观的人都是心寒,如潮水般退去。

    “不要害怕,你们又不买人头,我做生意也做不到你们头上去。”

    林意晃动了一下手中装着珍珠的袋子,说道:“不过我倒是也可以给你们赚这珍珠的机会,从现在开始,你们帮我盯着南広王府,有人出来,你们便帮我堵着,若是能够直接按住王府出来的人,赏珍珠五十颗,若是看状肯定打不过,只要记住这人长相,告诉逃往哪里,也可赏珍珠三十颗。其余只要出力者,人人有赏。”

    “什么!”

    这集市之中所有人听到他这些话语,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看,余七!”

    这时突然有人发现王府之中出来了人,顿时一片叫嚣。

    “不要按我,我只是出来做生意!”

    余七是受那些贵客身边的修行者出来问价,此时刚刚出了门,就听到了林意说话,看着周围那些人似乎都像眼中发光的猛兽,他便马上骇然的叫出了声来。

    “那他便不算,放他过来。放心,等我做完了生意,我这生意所获的钱财,我全部都不会带走,全部散在这里,赏给替我做事的人。”林意微微一笑,示意让余七过来。

    他对于此地的所有人而言,是个真正的怪客,而且现在隐然是和王府为敌,但无形之中,财帛所动,所有的人却好像变成了他的部众一般,对他言听计从。

    他的声音才刚刚响起,人群就自然的如潮水般分开一条路,让余七过来。

    余七本来胆子不大,此时双腿不断颤抖,走路都在打着摆子,他也不敢正视林意,远远就道:“你先前所说的那活人…要多少钱财?”

    “也不多,黄金一车。”林意笑了笑。

    轰!

    整个集市又如同一口热泉瞬间喷涌,人声鼎沸。

    人人都是心头火热。

    毕竟方才这人才刚刚说过,他所做生意所获钱财全部都不带走,意思是说,哪怕真的来了黄金一车,他也要在此处将这黄金散去。

    “能否看货?”余七是几乎都要吓得失禁,尤其他只觉得那些悬挂的人头都是目光幽幽的在看着他,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方才不买他们那些人头,但他毕竟平时和那些菜农佃户做惯了不吃亏的生意,所以下意识就说了这一句。

    “哦?”

    林意倒是有些意外,看着余七,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看不出你倒是个可用之才,不过自古生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且回去把一车黄金推出来让我看货,我便也让你看人,我不妨告诉你,我这活人十分金贵,是个小王爷,绝对抵得上一车黄金。”

    “.…..”

    这集市之中几乎人人无语,他们只觉得,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对方,这个年轻人手中的活人,岂不就是南広王的公子,那叫做萧珏的小王爷?

    “好。”

    有了之前的经验,余七也不废话,连忙转身逃命般逃回王府。

    “殿下,这如何处置?”

    外面的情形早有人回报了过来,花园之中所有人都脸色异常难看,他们只觉得林意这计策太过毒辣,近乎于煽动民反,现在他手中的活人应该是萧珏无疑,王府之中一车黄金还拿得出来,只是若是真按这人所说,一车黄金推了出去,那岂不是反而帮他多了赏金?

    “不如我们推一车金出去,反而让外面的这些边民捉拿他?”王府之中一名侍卫轻声说道。

    “无用。”

    徐墨渊摇了摇头,道:“此人狡狯,他只要觉得见势不妙,直接出手抢夺了黄金,也无人挡得住,如此一来,反而换不回小王爷。”

    “看来也只有先换回萧珏再说。”

    太子萧统轻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萧珏在此人手中吃了多少苦。”

    他现在已经隐约觉得,林意行事起来毫无顾忌,若是府中不按他要求换人,恐怕接下来他说不定就会在闹事之中折磨萧珏,如此一来,更不可收拾。

    “也只有如此。”

    任轻狂点了点头,他直觉只能等到镇戊军赶来将这集市团团围了再说,只是点头的同时,他只觉得这一步步似乎都在对方的计算之中,自己这群人,就像是一条条被赶入网中的鱼。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