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二十三章 人头有毒

第九百二十三章 人头有毒

    “我差人去。”

    萧谨喻觉得此事太过诡异,而且他已经隐约觉得此时和萧珏以及铁策军有关,他更不敢让太子的人手有所折损,当下喊过了两名府人,交待其中一人去调驻军,交待另外一人去问集市上那年轻人买人头。

    受命去集市上买人头的王府中人是名老成持重的中年男子,刚过四十,他叫达宁,也是当地的边民,只不过常年在王府之中办事,他的装束早已和当地寻常边民不同。

    王府中人在南広郡是人人巴结的对象,他一入集市,顿时很多人便注意到,一时“达大人,达大人”的称呼声不绝于耳。

    达宁心中自然不快,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些人拍马屁也不看看场合,但他毕竟稳重,脸上却是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朝着那些人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多言。

    此时那名“卖人头”的年轻人身边早就空空荡荡,距离那年轻人最近的都至少隔了五六十步,所以他轻易的就看见,那名年轻人的身前滚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人头的一边,则跪着三人。

    那三人都是他的熟识,其中一名是当地镇戊军的大将,另外两人则是府中地位远远在他之上的修行者。他面色虽然不变,但是看到这样的画面,他心头还是巨震,知道这名年轻人恐怕是自己前所未见的可怕强者。

    他走上前去,只敢扫了一眼这名年轻人的面目,然后便迅速垂头,回了一礼,也不敢废话,直接道:“我来买人头。”

    他此时心中念头电闪,只觉得这名年轻人不是本地人,但气度真的非凡。

    “承天境人头珍珠一斛,神念境人头珍珠两斛,你要哪种,要买几个。”年轻人淡淡的笑了笑,竟是正儿八经的谈生意一般,认真反问了他一句。

    “这….”达宁一愣,下意识道:“这么贵?”

    这真正的鲜血淋漓的人头就在眼前,这人头并非寻常货物,他当然不想讨价还价,而且他出王府时,萧谨喻也告诉过他,无论贵贱,只要这年轻人真是用人头交换钱财,便直接买了再说。

    但哪怕是承天境人头,这珍珠一斛,他也实在是买不起,他的身上所有的银两加起来也不够这珍珠一斛。

    “我最讨厌人讨价还价了,买不起来问什么价,你难道觉得这承天境和神念境人头是山中的野鸡?”

    但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这年轻人顿时一声冷笑,伸手就是一拍。

    这达宁也是修行者,但是看着这年轻人的手掌拍来,他却根本来不及闪避,砰的一声,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巨锤猛击了一记,真元在体内乱窜,双膝一软,已经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这年轻人的手掌还在他的肩膀上按着,但右脚却已经提起,脚尖在他的腹部点了点。

    达宁的眼睛猛然睁大,他一口惨呼也没有能够发出,只觉得肩上的手又是一紧,一股劲力竟是将他的脖颈压缩,连他这声惨呼都硬生生的憋住。

    “我……”

    不远处,几名王府的下人原本就跟着出来看,此时看到这样的情景,这几名王府的下人有种近乎吐血的感受。

    这哪里买人头,简直是一个个的来送人头。

    那名五十余岁的当地男子,也就是平时这个集市里的江湖汉子的龙头,他原本也和这几名王府的下人在一起,此时看着这样的画面,这名江湖汉子直摇头,对着身旁那几名王府的下人道:“要回报你们去回报,我是不敢再去见王爷了。”

    他现在生怕再进去,南広王听了被气得失心疯,万一也随手一掌拍过来,那他就真的是也白白送了人头。

    他可以不回王府,但那几名王府中人却不能不回。

    几个人胆战心惊的快步回了王府,这几人倒也聪明,远远的在花园门外就停了下来,苦着脸便对萧谨喻等人回报,“王爷,那人简直是怪物,他说承天境人头要珍珠一斛,神念境人头要珍珠两斛,达宁刚随口说了句这么贵,就也被那人一掌拍在地上,也跪在那了。”

    “真的是欺人太甚!”

    萧谨喻额头上的血脉都是连连跳起,他身外的空气一阵扭曲,他自身师承名剑师,虽然这些年修行并不勤勉,但也是入了神念境的修行者,尤其改换新朝,他被封了南広王之后,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闹事?

    不过他毕竟有几分理智,此时这人不可理喻,但明摆着是针对他而来,自己府上那几名修行者的修为,他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此时他虽然怒极,但心中的不安也是越发浓烈,越时不敢走出王府去亲眼看一看。

    “王爷稍安勿躁。”

    他身后那名年轻人,也就是当朝太子萧统,他此时也隐然觉得对方并非寻常神念境修行者所能比拟,此事重大,但他却还是神色自若,道:“等到调军队过来,这人即便再怪异,也总能应付,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这人到底玩弄什么玄虚,他要珍珠一斛,便给他珍珠一斛,到时他落在我们手中,这珍珠也跑不到哪里去,区区钱财,不用挂放心上。”

    “好!”

    萧谨喻原本就不敢违背太子的任何意思,此时听到萧统的这番说话,他的脸色顿时有所缓和,吩咐道:“去取珍珠三斛,索性承天境人头和神念境人头各买一个回来。”

    “我去暗中看看。”

    太子身边那名白面无须的青衫修行者沉吟道。

    “任先生还是不能去。”太子萧统却是摇了摇头,看了另外一名略微年轻,左脸上有一颗黑痣的青衫修行者,道:“渊墨先生你去,你的气息收敛功夫好,但也只需远远的看着那人到底做什么,千万不要和那人冲突。我不让任先生去,便是因为那人恐怕举手投足对付神念境修行者,单独和他对敌,无异于送死。”

    “殿下放心。”

    这名青衫修行者性情明显也是沉稳,不急不躁的行了一礼,等到王府的一名下人取了珍珠出门,他才慢慢的跟了上去。

    “余七,怎么换了你来?”

    这集市之中平日里溜须拍马讨好王府中人的人不少,但那种喜欢看好戏起哄的人也不少,看着这名王府下人出门,当时也有不少人哈哈的打着招呼。

    此时战战兢兢的提着三斛珍珠的余七,是一个头戴薄皮帽儿的男子,这男子五十预算,一条腿还有些走路不太方便。

    余七在王府之中也算是能干的下人,不过身份和先前出来的那些没得比,他在王府之中就只是和一些种地的佃户打交道,每日让那些佃户交些王府需要的新鲜菜蔬。他平日兜里都掏不出多少银钱,甚至还要从那些佃户手中再抠些酒钱,对于这集市里面的人来说,余七在王府那些管事的人里面,也算是破落户了。

    余七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多少颗上好的珍珠,此时他手中的锦囊里足足装着三斛,光是那些珍珠跳动摩擦时发出的响声,都让他心里一阵阵发麻。

    他这是见不得巨财,倒并非害怕那名卖人头的年轻人。

    他反正也不是什么修行者,也不怕跪在那里。

    像他这样的王府下人,只是觉着,哪怕今日要是真也在这个年轻人手里吃了亏,真的被打惨了跪在那里,今后对付了这年轻人,还是少不了赏钱。

    越是走近那卖人头的年轻人,看着他的人越多,他越是紧张手中的三斛珍珠,但心中却反而得意起来,觉得今日里就像是个大人物。

    大约还距离那年轻人二十几步路,他便昂起头来,大声道:“我来买人头,承天境人头一个,神念境人头一个,一共三斛珍珠我带来了。”

    “哗!”

    这集市本来就人多,而且听到这里有古怪事,就连城中其余集市的人都跑了过来,听到余七这句话,这集市之中顿时一片哗然。

    对于这些寻常民众而言,一颗珍珠便都不知道抵得上多少年的开销,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王府真的会出三斛珍珠来买这地上血淋淋的死人头。

    然而让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那卖死人头的年轻人听着余七的话,却无动于衷的样子,余七都愣了片刻,这年轻人才漠然的摇了摇头,道:“现在买不到了。”

    余七顿时又愣了愣,“为何买不到了,不是你定的价钱?”

    “正是我定的价钱,但正因为是我定的价钱,所以涨价了。”年轻人道:“这集市上也只有我一个人卖这死人头,所以现在神念境的死人头就要三斛珍珠,这承天境的死人头,就卖两斛珍珠。”

    整个集市顿时一片哗然。

    这卖死人头,还有这样坐地起价的?

    这死人头难道真有大用,还能这样卖?

    余七的脸色憋成了猪肝色,但越是他这种下人却越是受得住气,反应倒是也极快,他顿时就点了点头,道:“三斛就三斛,那我要一个神念境的死人头。”

    年轻人叹了口气,他似乎觉得面对余七这样的人物也没有了什么意思,点了点头,道:“成交,不过这颗神念境的死人头你却要小心了,这是颗有毒的死人头,你用皮囊装着,不要触碰到污血。”

    一颗死人头,还是有毒的死人头,竟然卖三斛珍珠?

    这集市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简直怀疑自己是否疯了。

    但事实却是如此,只见那年轻人从皮囊之中倒出一颗人头,那颗人头满面满脸的黑血,有股令人闻之恶心的腥臭味不断散发出来。

    余七捏着鼻子将手中提着的珍珠递给了年轻人,又问附近市集上的人接了口鹿皮袋子,用木棍小心翼翼的将那颗人头拨弄了进去,又接了副鹿皮手套,这才小心翼翼的提了袋子快步朝着王府跑了回去。

    这集市里所有人都朝着王府门口涌了过去,他们也是第一时间想要知道王府得了这毒人头之后是要做什么。

    “王爷!王爷!”

    这余七自认为已经得了大功劳,他进了王府就兴冲冲的冲着内里大叫,生怕所有人都不知道他顺利的换了人头回来,立了大功,“人头换回来了,这人头有毒!”

    “什么这人头有毒,胡喊什么,不要大呼小叫!”

    萧谨喻今日里原本就又是愤怒,又是不安,此时又有无数人围住王府围观,听着余七大呼小叫,他顿时气得火往脑门直冲,大声呵斥。

    余七止住了喝声,但心中却是委屈,到了这花园跟前,他将手中的鹿皮袋子递给花园前已经等着的一名青衫修行者时,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人头真的有毒。”

    “只得一个人头?”

    这名青衫修行者提了提袋子,鼻子里瞬间嗅到一股独特的腥臭气息,顿时反应过来,但他感知里觉得不对,忍不住问道。

    余七还要再说,风声从他身后涌起,之前那名跟着他出去远观的青衫修行者却已经返回。

    “那人坐地起价,三斛珍珠一个人头,但估计原本是想故意折腾王府,只是看出去的是这样一个下人,便觉得没有了兴致,这才让他带了颗人头回来。”

    这名返回的青衫修行者叫做徐墨渊,是钟山书院的修行者,也是属于太子身边的近侍之一。

    “你且下去!”

    那名接了袋子的青衫修行者见他回来,顿时眼见余七厌恶,同时看着徐墨渊问道:“看得出他是什么来历?”

    “那人应该是真的年轻,最多不过二十几岁,并非是驻颜有术。”

    徐墨渊一边随着这名同僚往花园里萧谨喻等人身前走,一边道:“按理像他这般年纪的修行者,我想来想去都只有林意一人能够战胜神念境修行者,但也应该缠斗一阵,不应该那么短的时间就能废掉三人。”

    “废掉?”

    萧谨喻虽然心中已经有最快打算,但是听到这样一句,他顿时一口气憋在胸口,说不出的难受。

    “竟还有这样等人?”

    太子萧统依旧镇定,只是他却也似乎嫌恶死人头,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在走近,直接查验。

    那接了袋子的青衫修行者叫做萧卷席,他原本姓夏,也是中州军起身,在之前曾立了大功,所以也被赐了皇姓,追随太子身边。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哪怕修为进境停滞不前,若是太子能够接替皇位,他也必定将来显赫的权贵,皇帝的心腹。

    萧卷席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直接将袋子中的人头抖落了出来。

    这人头腥臭扑鼻,糊满了黑色污血,但五官好歹还算清晰,这人头还在地上滚动,萧谨喻的眼角便差点睁裂。

    “肖印岫!”

    这几名青衫修行者也是同时喝出声来,心中都是无比震骇。

    这里王府能让他们高看的修行者供奉也就两名,一名是那马供奉,此时还在外面跪着,另外一名就是外出办事的肖印岫,但现在这肖印岫竟然已经死了,回来的竟然是一个毒死人头。

    “这人到底是谁!”

    太子萧统也终于彻底变了脸色,他瞬间想到,那人说的,可是带回来二十一个死人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