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二十一章 毒计

第九百二十一章 毒计

    “都是太子!”

    萧珏连连磕头,“否则我怎么可能吃饱了撑着来这种地方对付铁策军军士。”

    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语,林意倒是怒极反笑,“你倒是推得干净,不过我也给你机会,你倒是和我说个清楚,太子暗中对付铁策军军士是要做什么,你又为何会在此处。”

    “太子乃是奉命暗访西南一带所有和铁策军及党项有来往的官员和富商,以及找我父亲商议这西南诸州抽粮之事。”萧珏浑身发抖,说道。

    “西南诸州抽粮,什么意思?”林意眉头微皱。

    “圣上为防西南大乱,准备将西南一带的粮仓存粮全部运送至天平郡和武陵郡,并准备用库银收购民间余粮,一并运走。”萧珏看着林意,看到林意的神色没有明显变化,他才敢接着说道:“务必使得西南诸州连口粮都紧缺,才不至有余粮留存,被充了军粮。”

    “这是釜底抽薪。”

    听到这些话语,场间就连李三鱼都明白了这些意思。

    行军打仗,最重要的就是粮草,军械还次之,若是食不果腹,军队就算不哗变,也难以长途跋涉。

    “计谋倒是毒辣。”

    林意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心中却是又怒意横生。

    他铁策军人数不多,原本行军过来都是靠沿途州郡门阀巴结,之前南朝军方也并未配备多少军粮军资,此时虽然有着党项和吐谷浑作为腹地,行军打仗,哪怕是夏巴萤的联军也和他一起进入南朝,军粮的供给是根本不用担忧,但养活军队容易,若是占据了这些州郡,骤然发现这些州郡之中几无存粮,要养活的便不只是军队,还有这些州郡的百姓。

    虽然尽可以将吐谷浑的军队闲置不用,将吐谷浑的存粮运送过来,但其中运送的人力物力,却是消耗甚巨,而且党项和吐谷浑地广人稀,原本虽然并非灾年,存粮足够,但夏巴萤得了党项和吐谷浑,原本是要令党项和吐谷浑的寻常百姓觉得过得更好,这皇位才会安稳,若是党项和吐谷浑的人觉得这女王上位,日子越发过得比以往艰难,今后便不知道有多少祸事。

    这种计策对于制衡西南一带的确是极有用处,会让这西南一带哪怕有钱财都买不到足够粮草,令想要来犯的敌军打下这片区域也不好,不打也不好。

    但这种计策最不可取之处,是若是抽调完存粮之后,又恰好有些天灾,那这些州郡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但比起天灾,还有一种可能是,有许多富商门阀乘机收购倒卖粮米,哄抬物价,从中赢得暴利,那就是人祸,也不知道会有多少贫苦人家因为倾家荡产,更加赤贫,甚至卖身为奴。

    萧珏依旧浑身发抖,他看了一眼林意,心中有些话不敢说出口。

    因为按照建康的定策,太子过来督办这些事情,除了能够断绝大军征伐所需的粮草,让这西南直接变成足以拖陷大军的泥潭之外,最为重要的,便是林意若是真的含愤率党项联军大肆进入了南朝,那必定不能坐视这里民不聊生,到时候必定要找那些囤积居奇的富商门阀要粮,到时候西南这一带的望族恐怕大多会因为自身的利益而和林意起冲突。

    就如一个新兴的王朝,哪怕皇帝拥兵再多,若是失去了天下所有富户的支持,恐怕也是举步维艰。

    “至于对付铁策军军士,只是因为想要得知更多的灵冰的线索。”

    萧珏也不清楚此时林意的想法,看着林意并不多话,他便接着说了下去,道:“建康方面担忧的是,蕴含天地灵气的灵冰太过诱惑人心,若是数量足够庞大,林大将军您便能够用此来和这西南一带的富商门阀交换,甚至能够令北方的粮草都运过来,和你交换灵冰。”

    “果然如此。”

    林意丝毫没有觉得意外,和历史上很多明君相比,萧衍这个皇帝虽然做得似乎一般,但他毕竟在一州担任刺史都多年,对于这些战略,倒是想得十分周全,对比他的治理国家要强得多。

    只可以灵冰并非萧衍所想的矿脉,并非数量有限,这也是天数使然,若非萧衍登基之后正值灵荒,这蕴含天地灵气的灵冰,也不会变成足以令所有门阀疯狂追逐的至宝。

    “你们是否还有这样的车队在外搜捕铁策军军士,时至今日,你们一共搜捕和杀死了多少铁策军军士,又问出了什么?”林意的目光骤冷,逼视着萧珏:“快说!”

    “还有一支车队在沈黎郡,这余发魔和李天南前辈也知道,他们可证明我所言不假!”被林意这厉声一喝,萧珏整个人都是一跳,“一共抓获了二十一名铁策军军士,并无问出多少有用的东西,只是印证了之前的消息,这灵冰的确出自达尔般城的地下。”

    “二十一名,都被你们杀死了?”林意的身体里一声轰鸣,他的声音里蕴含着说不出的寒意。

    “林大将军,不关我的事,我只是随着来看看,其实并不大插手。”萧珏此时就算再蠢笨也看得出林意此时的杀意比任何时候都要浓烈,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指点着旁边气若游丝的詹同古,但是他接下来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詹同古的确算是主事者,但若是詹同古真正要争辩起来,绝对可以反咬他是替他办事,因为他才是代替太子过来,是太子的督办,詹同古也是要听他号令。

    “你可有什么他没讲明白的,或者他疏漏了的有用的事情和我说?”林意眯起了眼睛,看着躺倒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的詹同古问道。

    詹同古此时心知必死,所以也不答话,只是索性将眼睛一闭。

    “既然没有,那留你有何用!”

    林意听到那“二十一名”的字眼,杀心已经无比炽烈,此时他也根本没有什么犹豫,唰的一声,便已经落在詹同苦身侧,伸手一抓,直接将詹同古抓起,朝着朝天宫第三进院落之中的一处石壁砸了过去。

    咚!

    这詹同古就像是一杆被他投出的标枪般速度惊人的撞在那处石壁上,发出了一声令人沉寂的沉闷声响,只见一团污酱般的血肉在那处石壁上铺开。这名在建康也算是身份不凡的权贵,整个头颅和半边身子都直接破碎了。

    “啊!”

    “不要杀我!”

    萧珏之前虽然骄横,但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他只觉得下一个轮到的就会自己,几乎是飞快的爬向林意,不断乞求。

    “你为太子督办此事,那太子现在又在哪里?”

    林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此时已经没有人样的萧珏,问道。

    萧珏原本下意识的就想爬到林意身前,但被他看了一眼,却是根本不敢再向前,只是匍匐在地,浑身发颤,道:“他现在应该还在我家中,和我父亲…”

    林意冷笑起来,“这么说,他现在就在南広王府,距离此处也不算太远。”

    “是不算远,不算远。”

    萧珏连连磕头,下意识的连说了这两句,但下一刹那,他却意识到了什么,浑身冷得僵住。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