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二十章 杀到心寒

第九百二十章 杀到心寒

    “得饶人处…且饶人…放一条…生路…”

    也就在此时,朝天宫之中有幽幽的声音再起,这便是那名皇廷供奉的音震之法,此时这声音比起之前的两次声音更加幽冷,就像是有无数的孤魂野鬼在地下不断的钻出来,钻入修行者的脚底,然后又沿着身体表面涌上后脑。

    这声音响起的同时,十余名修行者几乎同时冲向余发魔和李三鱼所在。

    “阴阳怪气,给我滚出来!”

    林意重重冷笑,他手中的响金钟再次出现,剑元连敲,钟鸣声顿时将这幽冷的声音全部遮掩,这朝天宫之中所有的修行者都被一声紧似一声的钟声震得体内真元浮动,那十余名冲向余发魔和李三鱼的修行者都几乎难以控制身形,慢了下来。

    “唰!”

    余发魔手中的九节鞭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在他的身前挥洒开来,就像是有一片黑幕拦在那些修行者之前。

    “啊!”

    两名修行者距离那片黑幕还有数丈的距离,突然一声惨嚎,面色瞬间发黑倒地。

    “给我出来!”

    此时林意早已确定那名擅长独特音震之法的神念境修行者并不在这十几人之中,他手中响金钟依旧不断震响,他自身毫不受妨碍,身影如电般从高台上掠下,直接落向靠近道侧的第二进墙边。

    轰!

    这座墙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破口,那名已经潜行到此处的供奉直接破开墙壁,根本不敢回头,直往墙外的道路上掠去。

    这名供奉此时根本没有丝毫斗志,他只寄希望林意被那老真人伤了心脉,无法动用全力,能够被他甩脱。

    他竭尽全力逃遁,初时林意的身影似乎的确比他慢上一些,但只是数个呼吸之后,他便感到林意的速度不减反增,只是又几个呼吸之后,他便骇然大叫起来,林意已经追到他身后。

    “如此亡命逃窜,看来你的手上有我铁策军军士的人命!”

    林意直冲到这人的身后,伸手直接抓向这人背心。

    “啊!”

    这名供奉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走脱,扭头一声大叫,口中喷出一条乌光。

    这乌光蕴含强烈本命元气,明显是他的本命物,如此从口中喷出,倒也是罕见。

    此时这乌光迎面打来,林意眼睛微微眯起,抓向这人背心的右手只是微微往上抬起。

    “当”的一声震响,这道乌光冲在他的手腕上,却并非击打在血肉上,而是溅起一片耀眼的火花。

    这名供奉的呼吸彻底停顿,他此时大脑也是一片空白,但唯有一个念头却在他的脑海之中飞转,林意有一对手镯,在钟离之战之后,就连南朝的寻常妇孺都知道林意的手上有一对沉重的手镯,这对手镯甚至能够吸附金铁,是倪云珊所赠。

    “果真是林意。”

    从林意和老真人对决开始,林意的身份已经毋庸置疑,但他此时脑海之中不断飞转的,竟还是这样的一个念头。

    因为他实在是难以置信。

    他的身份特殊,所知甚至不亚于詹同古。

    他怎么都觉得林意应该在千里之外的党项和吐谷浑的边境,不应该在这里。

    “砰!”

    也就在这同时,林意的手已经抓在他的背心。

    林意直接一把就抓住他背部的血肉,将他提起,而指间的剑元却已经顺势刺入,直接刺伤了这名供奉的心脉。

    他还有些事情要问,所以并未直接杀死此人,但如同提小鸡一般将这名修行者提着掠回朝天宫的同时,他也随手一道剑元冲入这人的气海,直接废了这人的修为。

    直到此时,他也才仔细看打在自己手镯上的那道乌光,这件本命法器的确十分奇特,是一个成人拇指大小的黝黑蟾蜍,这蟾蜍的材质一眼看上去就像是寻常的黑铁,但背上一颗颗隆起,却是闪耀着一丝丝银芒,它的整个背部毫无符纹,但腹部却有着数个细孔,还有一些如灰斑般的符纹。

    此时虽然吸附在他的手镯上,但只是风流吹过这蟾蜍,他都感觉到上面有丝丝元气在不断震动。

    林意此时也不急着深究,他此时心脉处伤口几乎已经接续,体内的气血流通已经没有多少阻碍,而且在他的感知里,这朝天宫里的所有神念境修行者都已经在他这一边,剩余那些被围在朝天宫里的修行者之中,已经没有神念境修行者的存在。

    他从开始追击这名供奉到现在,朝天宫里都没有任何一名修行者能够冲出朝天宫,现在他再杀回来,就更不可能有人逃脱得了了。

    朝天宫之中已经是一片哀声。

    剩余这些修行者早已群龙无首,而且之前其中有些承天境的修行者都已经折损在林意手中,此时仅有数名承天境修行者,其余大多数都是如意境的修行者,以这些人的实力,根本无法和三名神念境修行者交手。

    余发魔、商青蛟,以及已经从下方江面上掠回朝天宫的李天南,几乎是一招一个,除了余发魔下手并不留情之外,商青蛟和李天南出手还算容情,都只是制住,并不下重手。

    林意也不想浪费时间,他随手将这名供奉丢在高台,掠向他视线之中还在顽抗的修行者,有他加入战团,几乎就在十数个呼吸之间,这朝天宫之中便再无刀兵之声,那些修行者要么被杀死,要么被商青蛟和李天南制住,要么就直接被他破掉气海,废去了修为。

    此时整个朝天宫也已经毁坏大半,地面上,到处都是流淌如蚯蚓般的鲜血,腥风扑鼻。

    商青蛟来到了林意的身侧,他看了看林意,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无法放过他们。”

    林意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立威,否则还有不少和这些寻常铁策军军士一样和我有关的人会因此而死,我要让他们记得剑阁曾是何等的存在,试想剑阁盛时,哪怕剑阁和天下为敌,谁敢轻易招惹剑阁,更不用说杀死和剑阁有关的人。”

    “我不能做善人,我也并非善人。”

    林意示意那些朝天宫人将所有被俘获的修行者聚集到高台之下,他冷漠的看着那些被俘获的修行者,道:“谁要想伐我,便要考虑接下来要承担的后果,谁想要杀我铁策军军士,我便要杀到他们心寒。这句话我要说给天下人听。”

    商青蛟呆了呆。

    他垂头沉默下来,他明白并非是林意好杀,而是他要让天下人看到他的态度。

    以前的剑阁有何修行。

    现在的剑阁有陈子云和林意。

    “不要杀我!”

    一声哭喊声响起。

    这哭喊声有些漏风,因为这人的满口牙齿几乎都被林意打脱了。

    萧珏哭喊着对着林意磕头,“不要杀我…我可以让我父亲赎我。”

    “你父亲?”

    林意冷笑了一声,看着他,“你父亲是何人?”

    萧珏就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大叫道:“我父亲是南広王萧谨喻。”

    “我道是谁,原来是霉米王爷萧谨喻,如此说来,你这个小王爷哪里有什么皇血。”林意微讽道:“至于你父亲,倒是和我有些旧账。”

    “这……”

    萧珏的确所知甚少,他并不知道林意因为沈鲲的原因,早就和南広王有些恩怨,他原本以为搬出自己父亲的名号便能有所转机,但此时看来,却反而适得其反,一时之间,他有些吓得傻了,竟是有些失禁,身下湿了一片。

    “用钱赎你?”

    林意不屑的冷笑了一声,道:“南広王哪怕拿得出巨资,他的钱财从何而来,天下人难道再每人多分些霉米?我若是放过你,天下人岂非以为我用钱财便能通融,或者以为我慑于你父亲是皇亲国戚?”

    “我……”

    萧珏终于明白自己大难临头,他咚咚咚连连磕头,突然又抬起身来连连抽打自己耳光,哭喊道:“我有眼无珠,只是冤有头债有主,林大将军,也不是我要做主捉拿这些铁策军军士,我只不过替太子办事,林大将军若是要报仇,您应该去抓太子。”

    “你!”

    看到他这副样子,被俘的那些修行者之中,倒有一半气得几乎吐血,若非他们也已经毫无行动能力,否则他们都恨不得杀死这小王爷。

    “太子?”

    林意眯起了眼睛,“你说这些事情都是他所谋划?”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