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九章 收割

第九百十九章 收割

    林意没有说话,对这名即将死去的老真人认真躬身行了一礼。

    他一直欣赏有原则的人,更尊敬那些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对于他而言,这名老真人是被无辜卷进来的人,虽然对他造成了重创,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却给了他更为宝贵的战斗经验和感悟。

    “噗!”老真人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然而看着此时认真行礼的林意,这名老真人知道不需要再提醒林意遵守诺言,他笑了起来。

    “师尊!”

    一声悲声响起。

    商青蛟掠了下来,他扶住这名老真人的背,但他知道无力挽回什么。

    “现在不死,过些年也就老死了,哭喊什么!”

    这名老真人想要这样训斥他的弟子,但张了张口,终究再无气力说出这句话,他知道自己大限已至,最终只是拉住了商青蛟的衣袖,用最后的力量扯了扯。

    商青蛟的身体僵硬了起来。

    他感到了自己师尊的呼吸停顿。

    他也莫名的明白了这名老真人最后的意思。

    他年幼时,有时候实在想要什么东西,或是想要做什么事情,就会这样扯着师尊的衣袖请求。

    而现在,他的师尊是在请求他,请求他不要再任性,请求他听从他的遗命,遵守他和林意的约定。

    “师尊!”

    他跪了下来,跪在跌坐在地而呼吸断绝的老真人身旁,眼泪如决堤的江水般流淌。

    但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朝着林意行礼,道:“商青蛟从此听从林大将军号令。”

    “既然如此,自己作的孽,便要自己收场。”

    林意缓缓抬头,他看着这名风调雨顺真人,冷道:“你师尊因你而死,现在此间事未平,你有什么资格哭泣。”

    商青蛟浑身一颤,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已经闭目的老真人,突然觉得若是师尊还能说话,也一定是会这样呵斥自己。

    “朝天宫弟子听令,围住朝天宫,不要令任何人走脱,若有违令者,便不再是我朝天宫门人。”他回过了神来,擦了擦眼睛,大声喝道。

    高台上,詹同古双手不停的颤抖,他已经决定不再去管身边的那名小王爷。

    荣华富贵和今后的修行进境已经不用去想,没有什么比命重要。

    然而就在此时,林意已经抬头看着他,冷笑道:“你想逃?”

    詹同古被他这一眼扫过,直接骇然的退了一步,一时根本说不出话来。

    “怎么办…怎么办….”他身后的萧珏早已六神无主,此时双腿发软,口中带着哭音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我来教你怎么办?”

    林意的听觉何等的敏锐,此时听着这名小王爷的自语,他顿时冷笑一声。

    他并非是修行真元的修行者,然而此时,他的双膝甚至似乎都没有弯曲,他的脚下便起了风。

    他的身体掠了起来,落向高台。

    平心而论,他此时心脉还有损伤,体内气血无法肆意运行,他此时的速度和他全盛时相比相差许多,然而对于这朝天宫之中所有人而言,还是很快。

    在林意的身影往上掠起的刹那,一股强烈的本命气息从詹同古的身上绽放。

    这是纯正的神念境的气息。

    一团团青色的影迹从詹同古的脚下飞起,就如片片青莲的花瓣。

    “啊!”

    萧珏的身体原本还在后退,但此时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飞了起来,朝着林意砸了过去。

    詹同古的身影已经化为了一道流光,朝着江面落去。

    他的本命法器已经被他祭了出来,那是一截青玉藕外形的法器,此时他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朝着他的本命法器之中涌去,这个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体内的真元不是宝物,反而对于他是毒物一般,要尽可能快的驱除出体内。

    这是真正丧家之犬般的惶恐。

    然而詹同古觉得这已经是自己逃脱的唯一机会。

    他甚至可以拼着毁掉自己的这件法器,拼着耗尽自己辛苦积蓄的真元,也要从这里逃出去。

    哪怕他知道南広王要是知道他将萧珏都丢向了林意,只是想要阻挡林意一瞬,他也不在乎,因为他知道今后恐怕南広王也没有好果子吃。

    “唰!”

    林意原本想直接不管这迎面飞来的萧珏,直接追击这詹同古,他隐隐觉得萧珏这样的人所知的事情根本不如詹同古多,但就在此时,他感到了另外一股气机的爆发,他便改变了主意,伸手一挥,就像是扫飞一片落叶般轻松,直接将萧珏扫回高台。

    “啪!”

    萧珏重重砸地,他一声惨嚎,直觉得自己心肝脾肺肾都似乎要从胸腔中摔出来,他在扭动着身体,脸面上一片血肉模糊,一时却有些喘不过气来,连第二声惨嚎声都发不出来。

    “李天南,你!”

    也几乎与此同时,詹同古一声又气又急的大叫。

    一柄黑色的小斧迎面斩来,这柄黑色的小斧也只有一尺来长,然而却带着开天辟地般的气息。

    这柄小斧直接破开了他汹涌的本命元气,斩在了他的本命法器上。

    轰!

    半空之中如有无数辆拖曳着重物的马车相撞,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泛开,这朝天宫靠近山崖的片片原本已经不甚稳固的墙壁,全部彻底崩塌,无数乱石如雨坠下江去。

    李天南的身影被被震得朝着江面落去,然而詹同古的去势不仅被阻住,而且狂暴的气浪甚至将他的身体都倒推了回来。

    “啊!啊!啊!”

    詹同古连连狂喊,他身上的衣衫内里都有气劲乱炸,他也根本不想再和李天南交手,只是想要也跳进江去。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前方出现了一片风雨。

    无数细雨如鞭抽打在他的身上,一道道从空中卷来的风如同绳索一般不停的捆缚在他的身上。

    他体内的气机狂震,身上出现了无数道血口。

    “商青蛟,你!”

    他反应过来,发狂般的嘶吼。

    “对不住了,詹大人。”风调雨顺真人也已经掠上高台,他依旧满脸悲伤,看着詹同古说道:“若是让你离开,我便违背了师命。”

    “你们…你们竟然也要谋反吗!”

    萧珏此时才透过了一口气,他此时虽然恐惧,但一贯的养尊处优和高高在上,却还是让他下意识的直接叫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林意看了他一眼。

    啪!

    林意弹出一道剑元,拍打在他的脸上。

    萧珏口中鲜血狂喷,整个身体都被拍得旋转起来,他的一口牙都几乎全部被拍掉。

    詹同古拼命鼓动真元,但他修为原本就只是和李天南以及商青蛟相差无几,而且李天南方才阻截他也不计自身的损伤,两者的本命法器相撞,他就已经受了隐伤,此时他和商青蛟力争,太过心急之下,他体内的经络反而绷裂数处,他的真元反而瞬间失控。

    砰!

    他的身体被风雨抽打了下来,就像一截硬木,重重的砸落在林意的身前不远处。

    林意毫无同情之感,他面色冷漠的一步跨出,一脚直接踢中詹同古的气海,直接将詹同古的气海震裂。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