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八章 时机

第九百十八章 时机

    他身上无数的剑,和他手中的这柄剑,就这样刺进了风雨里。

    巨大的龙头冲了下来。

    龙头喷出一口吐息,然后张开大嘴,将他吞入了口中。

    老真人的心境已经彻底的平静。

    他此时已经断了人间的舍恋,追求的只是不留遗憾,而他此时的遗憾,也就是方才一击的不够完美而已。

    他这一击,对他而言都很是完美。

    他已经将自己所能做到的,做到了极致。

    然而此时,他的眼中再次出现了意外的情绪。

    林意的力量和他的全力相比,稍有不如,这是他之前就感觉出来的事实,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林意的感知甚至比他还要强,所以林意的动作和应对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只是这些微的差距,在他主导的这种力量的对撞之中,却起不到任何决定性的作用。

    这条巨龙和这条巨龙体内的无尽风雨,不只是他的力量显化,还是他意志的具化。

    除了力量之外,其实他这近乎完美的一击,还是意志的较量。

    原本在他看来,一名年轻的修行者天赋再高,在意志的层面,都不可能和他这样修行了上百年的人相比。强韧的意志,往往来自于经历,来自于无数年的忍耐和苦修。

    沧桑,也是一种力量。

    他经历过无数痛苦,经历过无数寂寞的时光,连二十余年的闭关都可以忍耐,他觉得只要在这种相持之中,瓦解这名年轻修行者的意志,那对方的剑意自然就散去。

    若是失去棱角,失去支撑,对方的身体再强,再有诸多秘术,也终究不过是一块被大浪冲走的硬木,而非凝立在大江之中破开风浪而巍然不动的礁石。

    只是他错了。

    他并不知道林意经历了什么。

    北魏的大军在钟离如同惊涛骇浪将他裹挟,拍打了许多时日都无法瓦解他的意志,从那种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明白自己的坚持终有意义的人,怎么可能会屈服于他的意志。

    林意的身体里响起了无数的声音。

    无边风雨和无数的剑相击,他的身体里再次出现无数细微的伤口,不断的痛苦持续刺激着他的识海,但他身上的剑意和手中的剑意却始终不减。

    砰的一声。

    这条巨龙的身体直接崩碎。

    它的头颅先行崩碎,变成了无数晶莹的水滴如箭矢般朝着四面八方射去,紧接着,它的身体也开始破碎。

    一些力量倒冲进老真人的身体,他的身上出现了数条血口,鲜血开始浸湿他的衣衫。

    只是老真人眼瞳之中的神色也没有丝毫改变。

    他在这条巨龙开始崩碎之前,也预知到了这样的后果,而且对于他的这一击而言,这也只是引子。

    嗤的一声,一道蓝影破开了乱卷的风雨,从崩碎的巨龙身体里穿行过去,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这是他的本命法器,就是那面蓝色的大旗。

    这面大旗在穿过这片破碎的风雨时,已经卷了起来,它就像是一柄长枪以可怕的速度落在林意的身上。

    轰!

    一蓬气浪在林意的胸口炸开。

    无数道红意飞洒出来。

    其中大多数是破碎的丹汞粉雾,有些是鲜血。

    林意紧抿着双唇,他的身体摇摇欲坠,虽然看不出明显的伤痕,但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很明显内腑已经受伤。

    只是他的意志并没有任何的动摇。

    因为他也已经感知出来,对面的这名老真人也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已经让他感觉到后继乏力。

    他挥动着手中的剑元,朝着这面成枪的旗斩了过去。

    噗!

    这面紧紧卷束在一起,笔直如枪的大旗瞬间软了下来,然而他却并没有能够一剑将它的力量斩尽,这面旗在此刻就像是变成了江中一条黏|滑的泥鳅,卷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不断束紧!

    在缠绕在他身上,急剧收紧的同时,这面旗帜甚至急剧的游动起来!

    林意的身上除了气劲的炸裂声,瞬间响起无数刺耳的摩擦声。

    旗帜的角边,就像是利锯一般疯狂的切割着他的身体!

    林意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一声厉喝!

    他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就几乎没有怎么呼吸,但此时,他深深的呼气,吸气,整个胸腹瞬间凹陷,鼓胀!

    啪的一声,犹如绳索崩裂。

    这面如绳索和割锯般不断收紧的旗帜,被他身体里涌出的力量硬生生崩开,就像是一条骨节被震散的大蛇,从他的身上跳开。

    无数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这朝天宫之中的绝大多数修行者最关注的自然是他们自己的生死,他们当然不想看到这老真人落败,他们骇然的看到,这面大旗在被震脱的同时,似乎便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力量,如幕布滑落。

    然而也就在此时,这名老真人看着林意,歉然道,“抱歉。”

    在他的这两个字出口的刹那,他的身体已经从原地消失。

    一道风雷声如同超越了空间和时间的界限,在他和林意之间响起,然后瞬间落在林意的身上。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指为剑,刺在了林意的胸口。

    他所求的,便是这刹那时光。

    当力量和意志都无法决定胜负时,剩余的还有时机。

    他的确已经接近油尽灯枯,身体已经不堪负荷,已经不能再持续这样强大的真元输出,然而他此时已经料定,林意在应付了他本命法器的这一刹那,也必定体内气息激荡,已经来不及阻挡自己的这一击。

    他将自己体内绝大多数力量化为了风雷,推动着他的身体,变成了绝对的速度,让他来到林意的面前,把握住了这一刹那的时机。

    “咔嚓”一声轻响。

    他的两根手指齐齐折断。

    他的眼瞳之中闪现出一丝痛意,然而伴随着出现的,却是更加决然的神色,他折断的手指继续向前,断裂的骨茬依旧狠狠的刺入林意的血肉之中,将仅有的力量冲击进去。

    他所击之处是心脉。

    即便他将绝大多数力量用于推动自己的身体,但这样的真元冲入对方体内,他可以确定,对方的心脉会断裂。

    在他看来,心脉断裂的任何修行者都会死去,便是传说中的南天三圣都一样。

    所以他才说抱歉。

    他觉得林意的逆反情有可原,他觉得林意是夺天地造化的修行者,原本前途不可限量。

    然而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坦诚了心意。

    若有可能,他自当杀死林意。

    他觉得林意已经必死。

    然后他自己应该也会伤重不治。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林意咳出血来。

    然而林意身上的气息却似乎并未就此断绝。

    “抱歉。”

    林意咳着血,也对他说了这一句。

    林意的手伸了出来,将他推开。

    林意此时的确没有多少气力。

    他的心脉的确已经断裂,只是回归于他体内的剑元强行镇压住了伤势,他强大的生机,使得他的伤口在飞速的血肉重生。

    即便是没有多少气力,但他此时的一推对于这名老真人也已经足够大。

    老真人朝着后方飞了出去。

    他的背部撞在了后方的高台下方的石墙上。

    老真人的身体震荡。

    他也开始不断的咳血。

    所不同的是,他再也没有出手的力气。

    他到了真正的油尽灯枯。

    “真的不凡…”

    他艰难的咳嗽着,看着林意,说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