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七章 印证

第九百十七章 印证

    “轰!”

    空中那条蓝色魑龙张口一喷,它并非活物,然而此时所有人都觉得它吐出了一口真正的龙息。

    这股龙息和那条从江面逆天而起的暗河气机完全融为了一体,随着它的这一口吐息,这条暗河如一道弯曲的巨剑,狠狠冲在林意身上。

    林意的身体瞬间被水流淹没。

    狂暴的水流席卷过他后方的那些残破的道殿,将那些沉重的巨石都如同浮木轻易的抛起。

    无数声骇然的惊呼声响起,哪怕只是一些余威,这朝天宫里其余的修行者也都不敢承受。

    静修多年,终于入圣,一旦出关,便将所有神念境的修行者远远抛在身后。

    此时应当自傲。

    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老真人却是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后生可畏。

    他这一击对于这些被他远远抛在身后的修行者而言,自然已经是可怕到了极点,然而他十分清楚,他这一击并不完美。

    这朝天宫的所在,原先是龙王庙,龙王庙建在此处,并非毫无缘由。

    这里江水汹涌,原本就只有一些大型的船只才能渡航,但这山崖下深处,地底阴河的水势又时而形成巨大的乱流,所以在这龙王庙建成之前,哪怕是那些商队的船只通航此处,都会时不时的发生一些意外,船覆人亡。

    建立龙王庙时,当时的修行者和阵师在水底打入石柱,强行扭转了地底阴河出口的流势,这才减少了这处江水之中的乱流和诡异漩涡。

    等到改了朝天宫之后,他下水探究前人留下的遗迹,不只是发现了那可供他修行的石窟,还发现了前人留下的巨型石柱和经文。

    当年的那些修行者和阵师想必也是生怕自己的所学失传,将来此处若是水势再度失控,便又危及过往船队,所以在水下的几处崖上,他们甚至留下了治水的方法,自己修行的功法,甚至对于水势法阵的理解。

    这朝天宫青石板下的护山法阵,也是他依这些前贤修行者的经文更改而成。

    此时他能够引这地底暗河的水势一举冲出,不只是他的本命元气便从这地底暗河的元气之中炼出,还在于那些前辈留下的石柱能够帮他封堵水势,他用自身的本命元气和那些石柱牵引,将地底暗河的水势堵住,在这刹那间喷发出来,这样的手段,其实并非只来自于他的力量,不只是来自于这天地间自然的力量,还来自于那些前辈修行者的手段。

    如此的一击,原本凌驾于他自身的力量之上,在他想来都是完美。

    然而就如一道剑意再过完美,在这道剑意形成之初,便已经被对手提前感知,然后破坏。

    林意竟隐然提前感知到了他这一击的气机,以那种音震的手段提前让他体内的气机有些紊乱,如此一来,即便他依旧借用了阴河大势,依旧借用了前人石柱法阵的力量,但这两股力量,和他的力量却并未完美的相融。

    并未完美的相融,那便不是一剑,而是分开的三剑。

    三剑的力量不能合一,那便不可能超过他此时所能运用的最大力量。

    所以当这条大河落下之时,他便知道,他这一击依旧无法奈何这名年轻的后辈。

    ……

    大河冲过,所有的惊呼声再度消失。

    所有人的视线里,再次出现了林意的身影。

    林意依旧好好的站着。

    水流从他的身上落下。

    每一条水流都很细小,但对于此时的他而言,这每一条从身上流过去或者滑落的水流,都无比的沉重,像是一条瀑布。

    他缓缓的动作,往前踏出了一步。

    其实这样的往前一步对于战斗似乎没有多少意义,只是这是他下意识的举动,他的身体需要他这样。

    他的身体需要他尽快的将那种无数重物压在他身上的感觉从他的意识里摘除出去。

    虽然真正的冲击力和重量其实已经不在他身上,但是那种压迫感却还在。

    这种感觉,哪怕多在他的意识里持续一个呼吸,对他的身体而言,都是沉重的负担。

    很难用言语形容这种感觉。

    但很痛苦,一种就像是被深埋在水底,然后用无数巨山压上来的那种痛苦,比起纯粹的肉身刺痛或者撕裂要难受得多。

    只是随着这一步跨出,伴随着他抛开这种感觉,他的心头却反而出现了一丝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欣喜。

    这和他抢了先机,成功破解了这一击无关,而是他越发确定,原道人和他之前有关修行的猜测是对的。

    这名老真人的这一击虽然并不完美,但是这一击,却是让他感觉到这老真人举手投足之间牵动了一方小天地,牵动了一方法阵。

    对于这些修行真元功法的修行者而言,牵动的是外在的小天地,他们越是强大,出手便越像是一道气机形成一个法阵,借天地大势。

    但对于他自身而言,他体内的气机,就是他的小天地。

    江底的阴河水道,那些封堵和更改这阴河的法阵,都是容器和阵枢,而他的身体和窍位,便是自然的容器和阵枢。

    他的确应该可以以自身的元气为引,在自己体内篆刻符纹,在体内形成可以容纳和牵引更多元气的小天地。

    这名老真人方才的出手之中,明显是以自身的力量在虚空篆刻法阵,然后带动了江底外在的法阵。

    他此时虽然并不知道江底的那些前人留下的石柱法阵,但方才气机爆发之前,他便已经确定,这名老真人是直接带动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法阵力量。

    手段不同,但道理相通。

    有些元气力量和他本身并不相融,但他自然可以在体内篆刻符纹,将之纳入自己的窍位,形成自己体内的小天地。

    这便是无形之中印证了他和原道人的猜测。

    “江山代有才人出。”

    当他一步跨出,天空里响起老真人感慨的声音。

    老真人的声音响起时,还在半空之中,但他这一句话还未说完,他的身影已经落在地上,出现在林意身前只不过十余丈的地方。

    “不愧是何修行的弟子,现在的剑阁之主。”

    老真人看着他,说道:“也不知道你是如何修行,但恐怕就连感知,都似乎反而在我之上。”

    他说这些话,也并未想要林意回应。

    因为在林意开口之前,他的面色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连那种对敌时忘我和冷漠的情绪都消失不见,“既然方才那一击都对付不了你,那我的真元和身体,也只容许我再出一招,所以这一招,既分胜负,也分生死,你可要小心了,若有什么手段,也不要轻易留着。”

    “师尊!”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刹那,他后方高台上的这代风调雨顺真人商青蛟几乎也是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大呼。

    他对自己的师尊也十分了解,旁人不能完全理解此时老真人的这句话的意思,他却是十分清楚。

    对于老真人而言,既然方才的手段都无用,那必然要用更强的招数,只是用更强的招数,他的真元和身体,恐怕也是被压榨到了极限,一击若是不成,恐怕自身也就不行了。

    而且他听自己师尊的意思,在不惜自身的情形之下,能够战胜林意也是并无信心,似乎隐隐还看出林意还有未显露的手段。

    他觉得,自己师尊的这一句话,就像是在对他告别。

    “我活了这么久,没有什么看不开的了,凡事既然安排妥帖,便自然心安。”

    听着商青蛟的悲声,老真人却是反而淡淡一笑,道:“只是你,却需记得师命。”

    “还有你….”

    老真人的目光反而落在了此间似乎最为微不足道的李三鱼身上,“若是分出生死,我杀了你家大将军,此间的事情,还需你做个见证。”

    李三鱼身体一震,不知该如何回答,林意却是点了点头,道:“放心,若是你能够杀了我,剑阁和铁策军,决计不会为难朝天宫的门人弟子,李三鱼你听令。”

    李三鱼强行镇定下来,对着林意遥遥行了一礼,道:“遵命。”

    “多谢!”

    老真人的神色彻底坦然,他对着林意稽首为礼。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体内的气机彻底爆发。

    无数的风雨声响起。

    最初那条蓝色魑龙显现的刹那,那小王爷萧珏便觉得它像是条活龙,但现在,当那面蓝色大旗上的元气以及老真人身上的气机和生机完全注入它的体内时,它才像是真正的活了过来。

    朝天宫之中毫无风雨,甚至连尘埃和水汽都被强大的气息全部震开,所有的风雨声,来自它的体内。

    这条蓝色魑龙的身体里,就像是有了真正的血脉,无数风雨穿行其中。

    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种异常凝聚的感觉。

    只是方才的两次交手,已经让他有了种清晰的认知,他觉得这种入圣境初阶的力量,不足以将他击溃,所以他决定依旧不借助无上妙树的力量。

    无数晶莹的红光再次出现在他的身体表面。

    他体内最深处的丹汞都随着他的心意被逼了出来,在他的身外形成无数剑。

    与此同时,和隐剑山宗的剑元类似,其实却又有很大区别的天命剑元,也不断从他的经络之中流淌出来,汇聚在他的手中。

    他的手中剑元也越来越凝聚,就像是握住了一柄真正的剑。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