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六章 抽河

第九百十六章 抽河

    所有的观战者震撼无言。

    在这些观战者的潜在意识里,这样的一条就像是真正活物而带着如此神圣威压的巨龙冲击下来,接下来就只会有两种画面。

    一种画面是林意的身体被这条巨龙碾碎,而另外一种画面,则是林意好好的站着,这条巨龙从头开始崩碎。

    这两种可能性似乎都有。

    然而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却是第三种画面。

    巨龙的头颅往上扬起。

    它的头颅正对着冲击的下方,林意依旧好好的站立着,他的身体并没有被碾碎。

    已经冲击到地面,一口噬下的巨龙再次抬起头,往上空飞起。

    它的身体依旧完整,没有任何的破碎。

    它的双眼之中依旧充满威严,一片冷漠,然而所有人却都偏偏可以看出它的眼中多了些痛苦之意。

    这种法器和本命元气再纠结天地之间的元气形成的巨龙不管再如何逼真,再如何显得真实,终究不是活物,终究不会有自己的感知和意识。

    只是此刻它的气机,就是这上代风调雨顺真人的气机,它的身体,就像是这名老真人的法身,他的真元和本命元气,始终和它连接在一起。

    所以此时它的情绪和意志,便是这名老真人的意志和情绪的显化。

    林意身下的地面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这些裂纹像蜘蛛网一般朝着整个朝天宫延伸,接着所有人才听到石板炸裂的声音。

    一条条裂缝不断扩大,无数的碎石落在下方的阴沟里,然而下方阴沟里早已没有任何的水流,甚至那些细碎的晶石都已经消失不见。

    因为这些地面上的裂缝生成之前,这些阴沟下方的山体之中,也已经出现了无数根须般的裂缝。

    天空之中失去了老真人的身影。

    他的身影实则在缓缓的下落,然而原本悬浮于他身后的那面大旗已经到了他的身前,遮掩住了他的身影。

    他的脸色也一片冷漠,只是他的眼瞳之中的神色,却和那条巨龙一模一样。

    他的唇齿之间出现了一些红意,接着随着他的呼吸,他的鼻息之中也出现了一些红色的血雾。

    这一击他没有任何的留手。

    他的身体甚至已经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真元流淌和元气冲击。

    只是这样的画面却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意外。

    从明白对方是何修行的传人,而且已经接掌了剑阁之后,他便确定对方不可能被自己一击杀死。

    因为对方在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入圣的情形之下,还无比的镇定,甚至给他一种稳操胜券的感觉。

    所以他才要安排自己的身后事。

    他对林意的成长一无所知。

    但何修行的弟子,岂有笨人?

    哪怕林意再年轻,都不可能狂妄无知。

    事实果然如此。

    那无数刺天戮地般的小剑挡住他这一击的同时,他体内经络之中的无数刺痛,甚至让他有种被无数小剑直接刺入了经脉的感觉。

    而且他的真元真的消失了许多。

    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身体,真像是一头可以直接吞噬和瓦解真元的巨兽。

    但尽管如此,他可以确定,这名年轻人的力量,似乎依旧要略微逊色于自己。

    那么,对方所受的创伤,应该比自己严重。

    无数丹汞凝成的颗粒从林意身外消失。

    这些丹汞似乎就像是他身体上长出的刺一般,又悄然缩了回去,然后融化在他的气血之中。

    只是他的肌肤上,真的出现了无数猩红的细点。

    这些是真正的鲜血。

    这名老真人的判断没有错误。

    他的丹汞剑对于所有曾经修行过这门功法的修行者而言,已经是真正的大成,他用这大成的丹汞剑直接接住了对方的一击,但对方的力量,却也似乎将无数颗钉子敲回了他的体内。

    他浑身的血肉之中,应该是出现了无数的细孔。

    很多血肉的丝缕都是寸断。

    和这名上代风调雨顺真人的痛苦相比,他的痛苦应该更浓烈。

    只是和钟离之战时的极限压榨,和那种不眠不休的疲惫相比,这种痛苦的感觉似乎不算什么,甚至有一种很遥远,不在他身上的感觉。

    他坦然承受。

    他的面色和眼瞳之中,甚至都没有多少痛苦的意味。

    这些创口对于别的修行者而言很严重,比起被刺一剑更为严重,但对于他而言却是相反,这些创口太过细小,还不如有人一剑刺穿他的身体。

    就在一个呼吸之间,这些创口已经收缩,断裂的血肉已经重连。

    这些伤口,以及沿着这些伤口撕裂的许多条线,已经飞速的愈合。

    他甚至都没有呼吸。

    然而他已经做好了迎接对方下一招的准备。

    蓝色的大旗和蓝色的巨龙将天空映射得更蓝。

    整个朝天宫突然明亮了起来。

    所有人的身上都是白花花的,一片雪白。

    因为一种令人觉得异常恐怖的气息,已经驱散了上空所有的云层,甚至连空气之中那些细小的尘埃都完全逼开。

    所有人都觉得阳光刺眼,都觉得那些光线落在自己的身上时,有些微微的发烫,甚至刺痛。

    余发魔挡在李三鱼的身前,他眼睛眯着,抬头看着那面蓝色的大旗和巨龙。

    有关林意的传说他已经听了很多,但从目前交手的所有情形来看,除了那诡异的剑元之外,林意没有任何的真元手段似乎是不争的事实。

    哪怕林意已经接住了上代风调雨顺真人的这一击,但若是无法凭借真元手段反击,林意的肉身再强大,也似乎只是一个呆笨的秤砣,只能接受对方的砸击和拍打。

    这名老真人在力尽和身体无法承受之前,似乎一直可以处于不败之地。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林意此时已经开始了反击。

    林意的手中金光闪烁,左手之中,竟然是出现了一口金色的小钟。

    这口小钟只有巴掌大小,有一根金色的粗索连着,林意便提着这根绳索。

    这口金色的小钟在林意的左手之中显现的同时,林意的右手一点,一道剑元已经如撞钟般狠狠的刺在了这口小钟上。

    “当!”

    一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巨响响起,这口金色小钟以难以想象的频率在震荡,音波原本无形,但这种巨响带起的元气波动,却是在空中形成了无数真正的涟漪。

    涟漪席卷,朝天宫之中,所有的琉璃屋瓦和道殿之中的所有瓶瓶罐罐全部碎裂,就连空地之上摆着救火用的数个铁缸之中的雨水都是震飞出来,接着这几口铁缸也是瞬间崩裂。

    “这是什么东西?”

    詹同古心脉绞痛,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似乎要被这巨响从喉咙之中震出来。

    他的真元原本隐隐也被这老真人的气机压制,浑身的真元都被压向气海,但此时这音波震荡,他的气海之中就如同平静的海水之中骤然有火山喷涌,凭空溅起无数气浪。

    无数股细流般的真元,几乎不受控制般在他的气海冲出,疯狂乱走。

    不只是他,这朝天宫之中所有人,都是被震得气血浮动,甚至有些人的真元控制不住,直接从体内的窍位之中激发出来。

    老真人也是头疼欲裂。

    他二十余年在江底闭关静修,因为那石窟独特的灵压,江水的轰鸣声都几乎被隔绝,那石窟之中十分寂静,而像他这种修为越是高绝的修行者,身体的感知,包括听觉就更加敏锐,此时这音波震荡,他浑身的气血都被震得有些沸腾。

    哪怕是像他这样的修行者,本命真元都在剧烈的波动,天空那面蓝色的大旗不断炸响,上面的元气如巨浪般哗哗乱响。

    林意的面色却是丝毫不改。

    这口金色小钟的材质便是他在天母蜡所得的响金,当时在他天母蜡和异蛟战斗时,有用过的一对飞钹便是用这种响金制成。当时他便震惊于这种材质,后来天母蜡的所有这种响金全部运到了党项,按照他和白月露的构想,是要做一口战鼓。

    这种战鼓敲击时巨响骇人,震动天地,或许放置合适之处,在党项征战时,便能引起雪崩,掩埋敌军。

    后来他和夏巴萤结盟,将南朝西南边境那些工坊的匠师都借调去了党项境内,和夏巴族以及西域的一些匠师联手,这种设想果然成型。

    此时铁策军和夏巴族的联军之中,便已经有一口金色大鼓。

    这口大鼓敲击时如同神雷泻地,任何骑军训练有素的战马都无法控制,哪怕不用于特殊地形引起雪崩,哪怕在平原之上,都似乎是一切骑军的克星。

    炼制了那一口大鼓之后,这种响金还有多余,这些匠师便联手炼了这口小钟。

    南朝制器历史悠久,尤其各种钟形的法器,原本就是道宗多有运用,就如不久之前在建康城中刚刚出现的清欲钟,便是昔日道宗的无上法器。

    南朝那些匠师对制鼓倒是没有多少研究,这种钟型的法器,他们倒是有不少钟胎可以借鉴。

    但在这口小钟的炼制过程之中,起到最大作用的,反倒是党项的佛宗。

    包括拓跋氏密宗在内的数个党项佛宗,却是交出了不少佛宗音钵的炼制之法。

    佛宗的音钵不追求巨响,但是却别有连绵不绝的回音之法。

    综合这两者,这些匠师炼制的这口小钟,不只是巨响骇人,而且是回音绵密至极,这小钟那一声钟鸣,听上去是当的一声,但实则是无数震鸣连接在一起,汇聚成了这一声。

    这件东西在此之前林意还未真正动用过,是他的秘密法器,只是平时他和原道人切磋时,也已经习惯这种钟鸣,以他的身体强韧和气血之强大,这种程度的震荡,反而就像是有外力帮他洗涤气血。

    原本和那根被他称为无上妙树的树心一样,他是根本不想动用,暂时不想被外界所知,但这件东西的威力和今后的用处,当然无法和无上妙树相比,而且此时和这老真人生死相斗,这老真人的本命法器独特,此时他清晰的感知到,山崖外的江下,有一股可怕的气息正在勃发,这种气息让他都感到了十分的危险,他此时便不得不用。

    “轰!”

    在这朝天宫之中各种琉璃瓦面各种容器纷纷碎裂的刹那,他已经感知到的这一股气机也终于爆发,靠着山崖下方的江水之中,一道水流迎着分外明亮的光线,冲天而起,瞬间越过了朝天宫的院墙!

    “这是暗河水势…他这是相当于将地底的那条阴河都彻底改变了流向,将这条河的力量都似乎彻底的借用了过来。”

    林意悚然,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名老真人就像是直接从地底抽出了一条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