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五章 大龙

第九百十五章 大龙

    “詹大人,我们怎么办?”

    萧珏之前盛气凌人,说要将林意浸猪笼丢在粪水之中淹死,但现在听着那老真人的话语,只觉得这老真人似乎也没有必胜的信心,顿时惶惶不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还能怎么办,我方才叫你不要说话,你又不听,真是被你害死!”若是在平时,詹同古也完全不敢得罪这名小王爷,他之前虽然口称萧珏是皇室血脉,但实则十分清楚,南広王这一支虽然册封王爷,但实则只是运气使然,和萧衍萧宏并无直接的血缘关系,但萧珏是太子的伴读,长久在建康之中,相当于萧衍半个儿子却是不假。

    其实此次出来办事,萧珏也是替太子办事,相当于太子钦差。越是清楚这层关系,他越是不敢得罪这嚣张跋扈的小王爷,但这个时候他自身难保,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萧珏被他当头呵斥,先是一愣,随即大怒,但抬眼看到他杀人的目光,这名锦衣少年顿时身体一缩,只觉得心寒。

    “这老道的本命法器,竟然是一面大旗?”

    此时老真人的本命元气喷涌,身后大旗展开,别说是这朝天宫之中其余修行者,就连林意有有些惊讶,完全没有想到。

    这一面大旗悬浮在老真人身后,幽蓝色的旗面上暗波涌动,一些符纹若隐若现,犹如潮汐,每一次波动,空气里就有一种说不明的湿润气息剧烈波动。

    也只不过是弹指之间,这原本看上去空无一物的旗面上,有些蓝色更为深沉,就像是浮雕一般凸显起来,竟是一条蛟龙的形状。

    这条蛟龙的脸面十分凶猛,如同鬼物一般,而且头颅极长,身体却短,看上去十分凶恶怪异。

    “这…这是活的?”

    萧珏毕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残酷杀阵,他已经恐惧欲哭,此时他一眼看到这条蓝色蛟龙,顿时吓得几乎跌坐在地。

    在他的视线之中,这条蛟龙竟然从这面大旗上挣脱出来!

    “唰!”

    一股可怕的气机笼罩了整个朝天宫。

    蓝色魑龙游出大旗,朝着林意噬去,在此时所有人的感知里,包括在林意的感知里,已经完全没有了这名老真人的存在。

    这名老真人的身体气机完全和那面大旗融成了一体,所有人明明看到他在天空之中,但所有人却都只感到有滚滚的真元在空中奔走,在那面大旗之中游走。

    魑龙如巨剑,在空中摆直身体,直直朝着林意冲来。

    它是元气所凝,当然并非像萧珏所说的是活物,但它此时所有一切的细节都似乎和真正的活物无异,一切都异常真实,如同铁簇一般的鳞片,如同珊瑚一般的龙角,甚至它硕大的龙首上,那双眼之中,闪动着光亮,甚至带着一种漠然的,藐视低端生灵般的气息。

    林意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这便是所谓的势。

    只有到了这个层面的修行者,他们真元所凝聚的天地之威,他们的本命元气,才自然会带着他们的气势,才是他们意志的显化。

    在不久之前,当魔宗逃离北魏的消息传递到党项,魔宗和北魏皇帝交手的具体细节也为人所知,当时原道人和云棠便对他解释过,其实哪怕同等的修为,北魏皇帝那种存在,在拥有那种如同身外法身般的法门时,就远比其余拥有这同等法门的同境修行者更为可怕。

    并不只是因为拥有独特的血脉力量,而是因为北魏皇帝这样的人久坐皇位,他的气势,他的意志,在这样的气势显化层面,就远比一般修行者来得恢弘。

    入圣境的修行者几乎已经是这世间的至尊,他们即便看着那些强大的神念境修行者,恐怕也是如同天上的真龙看着凡间的狮虎,这上代的风调雨顺真人的气势和意志当然不可能和北魏皇帝相比,但此时这条魑龙,却已经让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压力。

    对于这朝天宫之中神念境之下的所有修行者而言,在他们的感知里,那种神圣而威严的龙息已经降临。

    他们的体内不断轻响,他们苦修而得,只属于自己才能调用的真元,在此时竟然被这种威严的力量压得不断往下坠去,沉于他们的气海之中。

    他们的心也随之往下沉去。

    他们真正的体会到了那种完全境界碾压的绝望,他们之前也相信那些典籍上所说的,入圣境之上的修行者,看低阶的修行者一眼,恐怕只要有杀意,那名低阶的修行者就已经死了。

    但许多承天境的修行者却并不觉得自己是很低阶的修行者,但现在,这些人里面那些承天境的修行者也是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们真正体会到了,若是这名老真人要杀他们,真的只要看一眼就足够了。

    那么在何修行的另外那名真传弟子陈子云以及魔宗那样的人物面前,他们是和真正的蝼蚁一样,没有区别。

    林意的身体里也发出了不断的声响。

    就像是有弓弦在弹动,在崩响。

    这名上代风调雨顺真人所修的功法也极为独特,包括这件本命法器,在他所见过的任何典籍与笔记之中也没有相关记载。

    这件法器本身似乎有着一种独特的威能,可以逼迫修行者的真元回到自己的气海,丢失自身的修为一样。

    即便他体内没有真元,这股力量也在压迫着他体内的剑元归向一些窍位。

    此时他体内的剑元并不屈从于这样的气流和意志,强行抗争之下,竟隐隐有了崩裂的征兆。

    蓝色魑龙从空中垂落,距离他越来越近,涌向他身体的威压也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恐怖,就连他身体下方已经遭受无数水剑冲击的地面,也开始继续往下凹陷。

    然而他依旧凝立不动。

    他的身上绽放出无数红意。

    就像是有无数滴鲜血从他的肌肤上沁了出来。

    只是这种红意无比紧实,无比沉重,就像是无数颗的沙砾在他的身体表面生成。

    这是无比凝聚的丹汞颗粒,每一颗颗粒就像是真正的沙砾般细小,但却是有着无数天然的棱面,每一个棱面的锋利锐角,就像是一柄朝着天地剑刺出的小剑。

    他所得的丹汞道法来自于剑阁,在何修行创立剑阁之前,这门丹汞道法已经在世间也流传了很多年,但历朝历代修行了这种丹汞道法的修行者,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丹汞道法修行到他这种地步。

    因为不管那些人真元境界如何,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肉身和生机有他强大,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体内,可以容纳如此多的丹汞。

    这些丹汞颗粒在他的身体表面没有任何的真元波动,只像是无数深红色的宝石在闪烁着宝光,然而当那些真正的元气力量不断冲击在它们的表面,然后纷纷破碎,当无数紊乱的气流如同丝线一般从林意的身上散射出来,所有的人才开始感知到这些丹汞颗粒上刺天戮地的气息。

    老真人的面色也无比凝重,只是他的眼神之中多的是理所当然。

    这种刺天戮地的气息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对方是剑阁之主,是何修行的弟子。

    他一声轻咳。

    这是一声真正带着痛苦的轻咳。

    他体内的大团本命元气顷刻离体而出。

    对于他这种老朽的修行者而言,这样数量的本命元气瞬间离体,真的和割肉没有区别。

    轰!

    天地之间一声巨鸣。

    天空之中的蓝色魑龙狠狠砸落,巨大的龙头无比漠然的冲下,冲在了林意的身上。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