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三章 倒戈

第九百十三章 倒戈

    此时这名老真人尚且不知道林意的真正出身,他也只是觉得这一生之中,从来没有遇到这种古怪的修行者。

    他修行的时间比这里任何人都长,而且他在前朝时便有无数的机会出入皇宫,看到过许多藏书,他的见知要凌驾于几乎所有此间的修行者。

    但此时的情景,却完全不属于他认知的范围。

    他修行的时间越长,有些经验和认知便越是根深蒂固,不可动摇。

    神念境的修行者之间对敌,要应对对方的真元手段,也只可能用真元手段来应对。

    凡胎肉身,怎么可能和海量元气凝聚的威能抗衡。

    然而此时在他的感知里,对方手中的刀剑力量按理无法和他引动的元气力量抗衡,但对方的身体却像是一头真正的蛮兽,他竟然用身体承受了小半镇落和冲击在他身体里的力量。

    他自己若是神念境的修行者,此时心中的震撼不会如此剧烈。

    然而他已经入圣。

    ……

    他是消息不通,但聚集在这朝天宫之中的那些修行者却是十分清楚的知道最近的天下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们之所以依旧选择忠于皇帝萧衍,是因为他们始终觉得魔宗是天下共敌,这样的魔物乃是整个修行者世界的敌人,不管他现在如何强大,这样的魔物终究无法名正言顺的安座皇位。

    南朝皇太后虽然已死,但皇帝萧衍也依旧是天下可数的强者,恐怕可以和何修行的那名弟子陈子云抗衡。

    无论是魔宗还是陈子云,终究没有无数忠于他们的军队。

    在他们原先想来,哪怕林意在党项起兵,林意自身的战力不可能跻身于这些有限的强者之列,所以将来的天下,极有可能还是皇帝萧衍的。

    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他们震撼无言的同时,许多人甚至心中生出无穷的悔意,尤其是那些原先不在军中,却被各部征召而来的修行者。

    “杀了他!”

    那名身穿白衫的剑师面色阴沉如水的寒声说道,“要不然大家都完蛋。”

    这名白衫剑师就是南広王的供奉肖印岫,因为南広王生怕萧珏有失,这才让他沿途保护萧珏。他是王府供奉,但此时说出的这句话却是十分粗鄙,完全不同于平时的风格。这是因为他既然追随南広王,此番对付铁策军,是早已经堵上了身家性命,林意如此强大,若是杀不了林意,自己所图的一切,恐怕都是如梦幻泡影,转瞬即逝。

    他现在的这句话是对身旁的余发魔所说。

    林意在钟离一战的细节也早已流传天下,既然是林意,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北魏的红莲法身的说法,他的肉身似乎根本无视修行者的真元。

    但真元手段对林意无用,足以切金断玉的锋利兵器却应该有用。

    他身上的这柄绿鲨皮剑鞘的长剑,便是南朝有名的名剑“天母”,这柄剑所用的剑胎,是从天母山之中铁矿采得,整座山的矿石之中,最精华的部分才练了这柄剑的剑胎,这柄剑锋利无比,连寻常寒铁都可以切削如泥。

    他知道林意的身上或许穿有当年南天院的至宝天辟宝衣,但这天辟宝衣并不覆盖全身,自有可以攻击的薄弱之处。

    之前他和余发魔同路,也交流过修行的心得,知道余发魔的身上有一根“独天刺”,这根独天刺按照南朝对于兵器的分类,应该属于九节蛇鞭,它分九节,挥动起来如长蛇游动,但余发魔的这根独天刺,最前的一节却是一根圆刺,就如蝎尾针一般。

    余发魔的这根独天刺是用不知名的兽类骨骼制成,也是某种异兽,坚韧无比,而且不知是后天淬练,还是这种异兽的骨骸之中天然凝聚有剧毒,余发魔的这根独天刺上的符文之中只要真元流转,便自然散发出一些毒液。这些毒液也唯有阴山一带的一种叫做独脚草的草根才能炼制出解药。

    此时这名南広王的供奉脑海之中只想着杀死林意,在他看来,现在林意全力和前代风调雨顺真人抗衡,他和余发魔联手,便有足够的机会近身刺杀林意。

    这种念头澎湃在脑海,他已近完全忘却了恐惧,在喝出那一句“要不然大家都完蛋”的同时,他的腰侧一声轻吟,那柄天母剑已经出鞘。

    这柄剑的色泽很奇怪,明明看上去有些乌沉,但却偏偏给人很明亮的感觉,这种诡异的对冲,让人联想起来的,便是日落前的晚霞。

    这名剑已经跟随他多年,在出鞘的刹那,他的真元还未贯入其中,这柄剑自身就似乎已经战栗起来。

    一抹泓光在剑身上如同流水一般滚动。

    这名白衫剑师莫名的兴奋起来,他的面色苍白,但是双颊却有着异样的红晕,眼睫毛也不断的颤动。

    天空的水剑还在坠落,恐怕还有数个呼吸的时间,但他知道自己近身林意只需一个呼吸的时间,也就在此时,他感知到身边的余发魔已经动了。

    他手中的剑飞了出去。

    他的整个人也随着这柄剑飞了出去。

    他紧紧的握着这柄剑,就像是变成了天母山上的一道霞光!

    他的全部心神都在林意的身上。

    他手持这一柄剑,将此时体内的所有力量,包括自己的身体都压了上去。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感知到了不可置信的事情。

    嗤的一声。

    他的背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他的背上出现了一个血洞。

    这个血洞有一根手指粗细,深入他的内腑。

    这个血洞的血溅射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是浓黑如墨。

    “你…为什么!”

    他的身体重重坠地,他手中的那柄剑还保持着剑招前刺的姿态,但是他的整个身体却已经如同陨石般冲砸在地上,身体里的骨骼都瞬间不知断了多少根。

    只是这样的伤势和在他体内蔓延的毒素相比却根本不算什么。

    他的整个人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扭曲着,他的头颅好像折断了一般,强行扭过来看着后方。

    余发魔垂首而立。

    一条如黑蛇般的九节鞭也如同活物一般在他身边随着他身后的黑发扭曲飞舞。

    “抱歉。”

    余发魔真诚的道歉,轻声道:“我改变了主意。”

    “你…”这名白衫剑师身上的白衫都已经开始变黑,他的肌肤都开始往外渗出黑色的液滴,他的喉咙里咕嘟作响,说不出完整的话语,然而此时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可以回头。”

    余发魔看着这名马上就要死去的白衫剑师,说道:“我手上没有铁策军的鲜血,我跟着你们,只是因为一些报酬和将来的前途,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和你们效力的皇帝相比,我想我应该更看好剑阁,更看好铁策军。”

    林意回过头来看了这名神念境修行者一眼。

    他此时依旧在和老真人的元气相抗,所以他的动作有些缓慢。

    临阵倒戈这种事情,他不是很喜欢。

    只是就和接纳当时萧家的那些供奉一样,他并不迂腐,所以他点了点头,道:“即便你所说的属实,你的手上没有铁策军的鲜血,但你既然和他们曾经同流,便也难撇清关系,也不是任何人想,就可以和我做交易,可以为我效力。若你真想为我效力来换取今后的利益,从此时开始,你要保护他周全,还有,这朝天观之中,若是有人从你和他所在的方位逃出,哪怕只要逃出一人,我便唯你是问。”

    余发魔听着林意的前面半句,脸色有些微难看,但听到后面半句,他却是松了一口气。

    他顺着林意的目光,看到李三鱼,就明白一直跟着林意而来的李三鱼应该一名寻常的铁策军军士。

    “对寻常军士能够如此,我倒是也可以一试。”

    余发魔缓缓点头。

    他点头之间,身体却往后在飘飞退去,一直退到李三鱼身前不远处。

    他阵前倒戈,一是慑服于林意的修为和力量,但在此之前不久,当真正得知林意身份的同时,他心中也已经动摇。

    之前林意的神色虽然没有剧烈的变化,但他和此间所有的修行者都感觉得出林意的情绪。

    若非视这些寻常的铁策军军士为真正手足,他又如何会有这样要掀翻整个朝天宫的情绪。

    “竟然……”

    看着余发魔一击杀死南広王的供奉,这朝天宫之中那些修行者心中一阵阵发麻,他们此时恐惧多于怒意,而且此时第一时间浮现在他们心头的念头,却是接下来还有谁会像余发魔这么做。

    有人一声叹息。

    发出叹息声的,是一名身穿粗布衣,看上去很像庄家汉子的修行者。

    这名修行者是第一个识破林意身份的人。

    他来自建康,是紫金山宗的李天南。

    这一声叹息发出时,无人知晓他这一声叹息的真正意思。

    但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却只见他的身影化为清影,如流云般落向这朝天宫的另外一侧,和余发魔正对的另外一侧。

    那一侧是山崖边,下方便是波涛汹涌的江面。

    此时朝天宫之中元气狂涌,道殿不断崩碎,这山崖边的墙体也是不断崩落,不断有滚石和断木落向下方的水面。

    他却是在这岌岌可危的墙头停住身影。

    他转身看向这朝天宫内里,然后对着林意躬身为礼,致歉。

    有些人便明白了他方才那一声叹息的真正意思。

    他也临阵倒戈了。

    他请求林意原谅。

    然后他尽力守住这侧,尽力不让人跳江逃脱。

    他知道林意此时的需求,至于他自己的名号,林意能否接纳,那便是之后的事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