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二章 剑碗

第九百十二章 剑碗

    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在林意说出这句话之前,便已知道恐怕林意任凭别人走脱,都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和这名锦衣少年。

    光是听林意之前的话语,他便知道林意聪敏,已经猜出这名锦衣少年的身份高绝,是皇家血脉。

    他遍体生寒,在林意说出这句话的刹那,他已经对着身侧的老真人躬身行了一个大礼,寒声道:“老真人,我家小主是南広王家独子萧珏,流淌着皇血,而且自幼和太子一起读书,经常伴于圣上身边,圣上也甚至当亲出视之,我乃是太子少傅詹同古,也是太子修行的入门师长,但若是这小主在这里有了意外,不仅我性命难保,恐怕朝天宫今后也不复存在。”

    这老真人听着他的话语,却是没有看他,反而转头看了身后的风调雨顺真人一眼,一声叹息,他心中此时是十分明白詹同古这句话的深意,朝天宫不复存在,不只是意味着死伤惨重,而是哪怕有人活着,今后朝天宫也不可能重建,这处修行地将会永远断了传承,从世间永远消失。

    他知道自己身后的这名弟子,现在的风调雨顺真人也是被皇命裹挟,但既然承受皇恩,也不得不为皇帝效力。

    他缓缓点头,直觉这是天命,但一侧那名小王爷却还不知轻重,在此时反而忍不住怒斥道:“詹大人你说什么,如此之多的修行者,再加上老真人已经入圣,难道还对付不了此人,还要对此人低头不成?”

    詹同古心中气苦,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从未真正经历过战争的小王爷,但也就在此时,轰的一声爆响,林意身前的残破院墙和后方连续几座小殿都纷纷倒塌。

    也不知林意用的是何等的手段,烟尘四起,已经将他的身影彻底笼住,而且烟尘之中甚至夹着浓厚的深红色铅汞雾气,连真元都难以侵入,从高处往下看,却只见一团团恐怖的力量不断在他身前左右炸开,就像是有数头看不见的荒古凶兽在疯狂乱突。

    而林意明显是笔直向前,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穿过了第二进院落,到了第三进院落这靠山崖侧的高台下方。

    老真人叹息了一声。

    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朝天宫被人彻底拆了还能重建,但若是被王命从这世间剔除,那便和当年的许多道宗一般,只消数年便彻底的消失于世间。

    他幽幽的一声叹息,靠近这边山崖的汹涌江水之中却是回应般一声轰鸣。

    这朝天宫原本建立在高处山石之上,既靠水得到阴凉,又是通风干燥,一点都不潮湿,唯有到了天寒霜降之时,朝天宫之中才会有些湿气,但此时随着他身上气息的涌动,他的头顶上方一阵灵气翻涌,瞬间结成三支青色的灵芝,与此同时,这干燥的朝天宫上方突然水气充盈,连高空的云层都被一缕缕撕碎,扯了下来,汇入其中。

    也不过是弹指之间,这朝天宫上方的天空之中,明晃晃的出现了许多道水剑。

    这一柄柄水剑都有七尺长短,十分规整,竟和真正的长剑看上去相差不多。

    “去!”

    这名老真人随之手指一划,这片天幕都似乎被他手指牵引,这成百上千剑形成剑流,刹那之间全部朝着林意的所在冲去。

    此时道殿纷纷破碎,扬起的尘嚣如黄龙滚滚,但这无数水剑冲击下去,灰尘顿时全消。

    上千剑落下,第一时间会汇流到林意身上的至少会有上百剑。

    这剑流太过密集,不管他以何种方式往何处闪避,都会第一时间遭遇上百剑。

    他此时背上的包裹之中,有那根被他称为无上妙树的树心,方才他借着烟尘和丹汞的阻隔,也是暗中动用了这无上妙树的一些威能,但此时这些剑还未真正临身,烟尘已被水汽尽洗,天地澄清,他却是还不想在这些人的面前动用这件东西。

    从他修行开始,他能够连连战胜强敌,除了他修为进境惊人之外,最大的原因便是别人根本无法知晓大俱罗功法的奥妙,真元手段对他屡屡吃亏。身上藏着的底蕴越多,面对将来的强敌便越是轻松。

    他是一路疯狂赶路过来,只是凑巧得知了他父亲没有能够离开建康的消息,其实到此时为止,他都没有闲暇去探听,他都尚且不知道自己的师兄陈子云已经在建康大杀四方,也不知道那天下独圣的皇太后其实已经死在魔宗的手中。

    他潜意识之中的敌人,始终是天下独圣的皇太后和魔宗这样的存在。

    他要隐藏些手段,但最为关键的不在于此。

    在他的感知里,这每一道水剑都比之前那些人的飞剑要强大。

    但对方施展出来的这一击,最强大之处,却在百剑之后的那些剑。

    当这样的上百剑冲击下来,即便是那些拥有最完美防御之法的修行者,恐怕都会有些破绽,体内的气机都会震荡不堪,在那时,后继的这些剑,将会毫无停歇的继续冲击下来。

    这是真正的入圣境的手段,是将一方天地的风雨都凝聚成剑,甚至将这条江水的去势都借用了不少,一齐朝着他砸了下来。

    虽然之前在党项时,他和原道人也已经试炼多次,但那种切磋,和此时的这种真正的生死厮杀相差很多。

    哪怕动用的力量相差无几,但其中只是一些时间上差池,一些略微的保留,对于他们这种层面的修行者而言,便是相差极多。

    所以上代的这名风调雨顺真人,应该是他第一个真正遭遇的入圣境的敌手。

    而且他十分清楚,这种层面的敌手,今后罕有。

    因为天下入圣境的修行者,原本就已经没有几个了。

    所以他虽然杀意盎然,但是他很珍惜这次和对方的交手机会。

    他不想太过借用外部的力量,他也想将这名老真人物尽其用。

    他决定完全凭借自己的手段,来接下这名老真人的每一招。

    他仰头微眯着眼睛看着这些剑。

    阳光洒落在这些剑上,这些剑没有热意,反而比江中的水流还要清冷,但此时这些剑的剑身上元气缭绕,却仿佛要燃烧起来。

    “刷刷刷…”

    无数声密集的切割声瞬间充斥了他的耳廓,无数剑带起的剑痕,让天空之中就像是有一朵巨大的鲜花在绽放。

    林意的左手和右手分别往上挥去。

    左刀右剑。

    丹汞成刀,剑元成剑。

    一刀一剑,又冷又狂,朝着这看似清冷却无比狂暴的剑流斩去。

    他身体的温暖急剧的升高,他身体周围的空气依旧透明,但却像是被那种火红的炭炙烤一般,扭曲了起来。

    他的整个身体,也像是变成了一柄巨大的刀,或是剑。

    上百剑斩落,接着是更多的剑。

    他手中的丹汞和剑元不断崩碎,变成团团的粉雾和气雾。

    只是随着他的呼吸,这些破碎的丹汞和气雾,却是依旧如水流一般被他吞吸进去。

    无数破碎的水剑也冲击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似乎很痛,身体也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但是他始终站得很稳,没有倒下。

    那些破碎的水剑冲击在了他身周的地上,地面瞬间如同被某种东西腐蚀一般,出现了一个个深坑和剑痕。

    一团团的粉雾刚刚涌出,却又被充盈的水汽吸收,随之在地上冒出一个个灰色或是青色的泡泡,就像是有些烂泥地的沼气冲出时的那种粘稠的泥泡。

    剑流还在冲击。

    林意依旧好好的站着。

    他脚下所站的一片石地却在渐渐消失。

    方圆数丈的坚硬石地往下凹陷了下去,被无数剑气刺出无数的孔洞,然后连孔洞都消失,冲击成粉,变成泥浆。

    林意的身体并没有陷进这样的泥浆之中,哪怕他现在就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碗里。

    无数可怕的气劲沿着他的身体流串,随着他身体的微微震颤,一圈圈的气浪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往外炸开。

    这些泥浆形成一条条环状的泥浪,被尽数逼开,涌出这个碗。

    看着这样的画面,看着在无数剑的冲击下巍然凝立的林意,这朝天宫之中所有的修行者都被震撼的无法言语。

    包括那名老真人,包括那名根本无法理解詹同古为何屡屡阻止他出声的小王爷。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