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十章 诛敌

第九百十章 诛敌

    富商模样的男子冷笑一声。

    他有些懒得再和林意说话,此时他看着林意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个死人。

    也难怪他这般心念,天下入圣境的能有几人,能敌得过入圣境的,又有几人?

    现在天下耳熟能详的,除了魔宗之外,要么还有何修行那名真传弟子。

    南朝有限的入圣境修行者,就如崔家那名老不死,也已经折损在了建康。

    至于铁策军,哪怕是林意,此时其实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对林意的实力判断,其实和绝大多数南朝的权贵一样,还停留在钟离之战的层面。

    在他想来,林意虽然强大,但在钟离之战也不过是力敌神念境修行者的境界,若非有剑温侯在场坐镇,若非后来南天院的副院长都因此陨落在魔宗的手中,那林意在钟离之战也早已死在北魏名将的手中。

    在他和绝大多数南朝权贵的潜意识里,对敌神念境,林意应该能够胜出,但对敌入圣境,自然是不能的。

    魔宗不在此处,何修行那名真传弟子不在此处,天下的年轻修行者,还有什么人有可能是这老真人的对手?

    绝对无人!

    这朝天宫之中其余所有修行者也是和他一般的想法,他们看着林意,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富商旁边那名锦衣少年原先也是脸色泛白,但此时却是眉开眼笑,肤色红润,道:“詹大人倒是要交待老真人,最好要生擒此人。”

    这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平时也是举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贵,但听到少年这句,却是不免有些犯难。

    这代的风调雨顺真人对他是言听计从,但这上代的老真人,却已经不是他所能指使的人物。

    “李三鱼,你且先告诉我,你跟着的那支杀死了陈松和唐高中的是哪些人。”林意也不再看这名富商模样中年男子所在的高台,只是转头轻声的问李三鱼。

    李三鱼此时也能感知到江水之中涌出的惊天动地的气势,但听到林意的这一句话,他的心潮澎湃,却似丝毫没有感到压力和害怕,他心中已经明白,林意清楚了这里面并无受制的铁策军军士活着,而且清楚了那名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是此地首脑之一,他已经是要真正的大开杀戒帮那些铁策军军士报仇了。

    “那些身穿青衣的,还有那几人。”

    李三鱼一路跟随那列商队,已经牢牢记住那些人的面目,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指连点,同时说道。

    “等会你以这三人为盾,在其中不要任何动作,我会护你周全。”

    林意的目光扫过那些人,他先行轻声对李三鱼说了一句,然后冷冷的出声,道:“此地这些人都是手上沾染着血腥,但因这列车队才追踪至此,所以这些人也算是有功,我可以让他们得个全尸,死得痛快一些,至于其余人,便是没有这么痛快。”

    他这句话没有压低声音,不只是全朝天宫的人都听得见,就连朝天宫外的路上,江面上都似乎有声音在回荡。

    有功,赏个全尸,死得痛快一些,其余人,便没有这么痛快?

    此时听着这样的声音,朝天宫内外的修行者,心中再次升腾起荒谬之感。

    “唰!”

    一道气机真正降临朝天宫,这道气机似乎带起了这整个朝天宫周遭的天地元气的共鸣,尤其是朝天宫的青石下方那些暗沟之中的元气。

    地上噗噗噗连响,一朵朵青玉灵芝般的元气不断实质般生成。

    “真道法相!”

    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又是惊喜又是敬畏,他知道道门之中,也唯有一些强大的秘法,在真元修为修到一定境界之后,才会有一些奇异的法相如影随行。

    现在这朝天宫之中地上青玉灵芝遍地绽放,只能说明这上代风调雨顺真人所修的真元功法也非同寻常。

    “啪!”

    然而也就在此时,林意已经从原地消失。

    地上数株青玉灵芝被快到根本看不见的脚步踏碎,这朝天宫之中绝大多数人还未看清他身影落处,一名青衫男子颈部咔嚓一声,他的颈椎完全被折断,头颅歪向一边,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便已经断绝了气息。

    也直到此时,绝大多数人才真正反应过来,这名修行者直接被林意一掌劈碎颈骨,劲力直冲脑内,直接就被震死。

    这名被林意一击击杀的青衫男子,便是之前李三鱼点出的人之一。

    “他的身形怎么比之前还要快!”

    这样的心念才刚刚在许多人的脑海之中闪现,轰的一声闷响,林意已经直接从原地跳了起来,他的整个人已经如同陨石一般直接砸中一名车夫装扮的修行者,这人距离他刚刚击杀的青衫男子还有五六丈距离,但这人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眨动一下,林意的一掌已经拍在他的头顶。

    他的脖颈咔嚓嚓连响,整个头颅往下陷去,脖子都瞬间消失了一般。

    直到林意连杀两人,绝大多数人才反应过来,一时间惊呼声和怒喝声、破空声四起,距离林意较近的修行者都骇然的往后狂退。

    “且慢!”

    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想不到林意竟然反而大开杀戒,他眉头才刚刚皱起,身后便有一种阴凉如水的气息传来,接着耳中便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

    那名老道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这名老道人才刚刚发声,地上一朵朵冒起的如青玉灵芝般的元气便直往林意的所在涌去,瞬间无数道青影如活物飞旋,又如虚空生长的枝蔓,缠向林意的身体。

    这便是许多典籍之中记载的言出法随,这名老道距离林意此时至少还隔着一百几十丈的距离,但他的声音才刚刚响起,身外真元气息也不见得如何波动,一股股独特的威能,却是已经直落林意的身上。

    哗啦一声,林意的身影继续向前,这一道道青影全部扯断,就像是一道道流水般从他的身上流淌下来,他的身影竟然是没有多少迟钝。

    “怎么可能!”

    近处的一名神念境修行者骇然变色,这名修行者四十余岁年纪的模样,面孔方正,肤色有些黝黑,看上去倒像是寻常的车夫,他之前也是隐匿得极好,还未对林意出过手。

    此时在他的感知里,他也只觉得那一道道青影就如千钧锁链,若是自己被纠缠住,一时根本不可能脱身。

    在这些青影落在林意的身上时,隐忍已久的他自觉是已经等到了最佳的时机,一片红色枫叶般的法器已经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他体内的真元也随之狂涌而出。

    “这是姑苏同里书院的一叶知秋!”

    林意眼睛微微眯起,瞬间认出此物。

    这看似人工雕琢才能形成的枫叶状法器,实则是一片天然的火融晶,这是数朝之前姑苏一带的一个读书人在安阳文笔峰一带游历时偶尔得到,那名书生并非是修行者,虽然对这片在火山岩石之中得到的火融晶极为珍爱,甚至当成传家宝流传了两代,但是这书生家中却从未将这件东西和修行者的法器联系在一起,直到这名书生的重孙辈染上赌瘾,将这件东西抵挡到了当铺,当铺的掌柜也从未见过这种奇特的晶石,请人来看,有修行者才发觉这片在火山喷发时自然形成的火融晶对于修行者的离散真元有着独特的牵引力,具有天然的“借势”功用。

    “借势”原本是法阵的说法,简单而言,这件法器甚至能让此刻的林意联想到魔宗的那门魔功。

    因为这件法器平时毫无威能,但若是遭遇有修行者斗法的环境,真元破碎,威能乱冲,这件法器却能自然引聚那些破碎的真元,就像是一个独特的漩涡,将四溢的力量能够卷吸进去,再释放出来。

    后来这片东西落到了同里书院的修行者顾三尺的手中,几经阵师研究,又经过一些巧匠的布置,终于变成了一件十分厉害的真正法器。

    这件后来被命名为“一叶知秋”的法器成了同里书院的传承法器,它不只是能够吸纳战场上破碎的真元威能,而且拥有它的修行者用真元引聚的力量,也能汇聚在它的符纹之中,和那些它自然吸取的真元威能一起迸发出来。

    如此一来,任何等阶的修行者御使此物,都能够发挥出比自身修为更高的威能。

    此时这名修行者本身是神念境修为,这法器又吸聚了周围的破碎真元威能,真正所冲向林意的威能,几近神念境巅峰。

    “同里书院并不属于军方管控,按理即便是皇帝的中州军都不能调用,但这人能够手持同里书院的传承法器,难道就是同里书院的顾轻问?”

    林意脑海之中念头电闪,同里书院的顾轻问是姑苏一带唯一的神念境修行者,他在建康时都听过这人的名头,但此时他杀心已起,这人乘着那上代风调雨顺真人出手而乘机对付他,对于他而言,这人不管是不是同里书院的顾轻问,都已经是他的敌人。

    敌人便可杀。

    他早已经不是在建康读书时的书生,经历了诸多残酷杀阵的他十分清楚,越是有威胁的敌人,便越是不能留手。

    “噗!”

    一道深红色的焰剑直接顺着他的手指所指,就如同从他手指上自然生长出来一般,直接朝着那片枫叶般的法器冲去。

    这片“一叶知秋”才刚刚绽放威能,它只不过巴掌大小一片,但是周围数丈的空间里,却是晶光闪烁,隐约出现许多像叶脉一半的光纹。

    这些光纹的元气波动十分可怖,令空气都刷刷作响,但林意这道深红色焰剑一冲上去,这些刚刚亮起的光纹瞬间熄灭。

    这道焰剑的前半截虽然也不断崩塌,但是崩塌之后,却依旧是一团深红色的浓雾冲击上去。

    又是“噗”的一声响,就如同一蓬流沙冲在那片火红色枫叶般的法器上,这件法器上所有的光焰瞬间消失,那名神念境修行者瞬间和这件法器失去了联系。

    这名修行者正是姑苏一带唯一的神念境修行者顾轻问,他平日里在书院也做教习,也教人身体力行,甚至让那些书生亲自耕田,此时一看到那道深红色的焰剑,他脑海之中就顿时浮现出一个可能,他的心中顿时生出极大的悔意。

    然而也就是这一刹那,一道剑元已经掠过了他的脖颈。

    这道剑元是从林意左手发出,同样是之前被他们认为是北魏隐剑山宗的本命剑元,但这道剑元在此时林意的手中,却是有真正的剑招剑意,一剑斩杀过来,角度刁钻,他根本无法避开。

    他只觉得脖颈微热,在下一个呼吸之时,他的眼前已经失去了林意的踪迹,与此同时,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发轻,他眼睛的余光隐约看到自己的头颅往上飞了起来,接着便全无意识。

    “啊!”

    一片极为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许多名后掠的修行者甚至止不住自己的身影,纷纷撞跌在墙上。

    他们骇然欲绝的看到,顾轻问竟然被这人一剑斩杀,头颅被自己脖颈之中涌出的鲜血冲起。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