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零九章 出关

第九百零九章 出关

    “怎么,还是不够?”

    林意见一时没有人回应,顿时再次冷笑起来。

    “兄台稍安。”

    高台上那名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也不再犹豫,他微微垂首,眼中厉芒闪烁,他此时心中也已经决断,现在哪怕能够保住多宝天师和那两名剑师不死,但多宝天师和那两名剑师气海被破,在这灵荒年代也是废人,而且今日如此损兵折将,之前从铁策军军士的口中却又并未问出什么有用的讯息,按照目前情形来看,似乎只有生擒住此人,或许能够派上用处。

    他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要生擒这“北魏修行者”,但口中却接着说道:“此时我们手中的确有两名活口,但关在道殿静室之中,要押解过来需要些时间。”

    “那还等什么?”

    李三鱼听到有两名铁策军军士在这朝天宫之中,身体顿时一颤,但林意却是面色如常,只是冷冷道:“难道真的要逼我大开杀戒?”

    ……

    朝天宫建在绝壁之上,山崖高处距离江面有数十丈,下方江水湍急,平时连往来渔船都没有,便是因为稍有差错,便无法控船,撞上崖壁而船毁人亡。

    风调雨顺真人从崖上直接跳入江中,他虽是神念境的修行者,而且已经如此出入黄龙洞数次,他也依旧不敢怠慢,从空中直直坠入江水的刹那,他已经浑身真元密布,包裹着气劲,看上去他身周形成了一个晶莹的气团。

    这晶莹的气团看上去轻盈,但实则十分沉重,在入水的刹那,他就像是一个沉重的秤砣,直直的坠向江底深处。

    他的身体连续往下沉了数丈,他才双手一划,整个人的身体在水中如同箭鱼一般朝着一侧崖壁下的一条阴影射了过去。

    也不过数个呼吸,他的身体往上冲出,啵的一声,却是冲出了水面。

    水声还在轰鸣,但是他置身的所在,却是一个足有十余丈长宽,头顶都高达数丈的石窟。

    这石窟的石壁上都是凿切采石的痕迹,十分平整。

    这里的山石都是异常坚硬,隐隐泛出青光,朝天宫地面铺设的青石也是从这里采出。之所以这石窟在沿水的江边,是因为江水之中可以放置浮木,便于拖曳石碑,一些小型的石材,也可以直接用船装载。所以这里石窟的入口并非是寻常石窟的甬道或是圆洞,而是贴着江水的长长一条横洞。

    只是江水上涨之后,这石窟入口的一条横洞便成了江水深处的一条阴影。

    原本按理而言,这种石窟沉于江底,哪怕有空气被封在石窟之中,也应该十分气闷,但此时这石窟之中,却是“嗤嗤嗤”的声音不绝,就像是有无数水壶烧开了在不断冒气一般,但这石窟之中却并不炎热,而是十分阴凉,就像是始终有一蓬蓬凉水冲在人身上。

    “师尊!”

    风调雨顺真人一进入这空旷的石窟之中,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石窟中心行了一个大礼。

    那石窟的中央部位有一块横石,估计是当时的匠人特意留下当做石床所用,而此时这横石上放置着一个蒲团,上面跌坐着一名老道。

    这名老道的五官和肌肤倒是不显苍老,但是须发也都是已经全白如雪。

    在风调雨顺真人出水之时,这名老道的双目就已经半闭半张,此时风调雨顺真人行礼,这名老道的双目才真正的缓缓张开。

    他看着风调雨顺真人此时的身体,眉头微微皱起。

    他的眉头皱起的刹那,他的眉心之中竟有实质性的晶光流淌出来,在他眉心之前一寸处自然形成一枚晶莹的小剑。

    与此同时,这洞窟之中的空气都随之自然扭曲,竟是形成一朵朵灵芝般的祥云。

    风调雨顺真人一呆,瞬间又是大喜,“恭喜师尊入圣!”

    “行就将木,人已老朽时才堪堪入圣,又有什么值得可恭喜的。”

    老道缓缓起身,看了大喜过望的风调雨顺真人,道:“整个南朝虽然都没有几个能够跨越神念到达入圣境的,但细细回思起来,却是只有壮年入圣才有意义。到我这种年纪勉强入圣,便是想要稳固境界都不知道要多久,更不用说身体老朽,根本不能和壮年入圣的那些人一样,肆意的调用天地元气。”

    “师尊!”

    风调雨顺真人面容瞬间僵住,方才他满心欢喜,想着的只是数年未见,自己的师尊真的厚积薄发,真正的踏入了入圣境,在他看来,既然师尊已经入了入圣境,那现在出关对付外面那名煞星自然是举手之劳,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名老道竟然有些意兴萧索。

    “看你这彷徨神态,急着来请我出关,必定是朝天宫有了什么祸事?”老道却是站直了身体,看了他一眼,说道。

    风调雨顺真人浑身一颤,“弟子不肖,为朝天宫惹来了祸事。此时有人杀入了朝天宫,连果成子师叔都是不敌,他身受重伤,眼看是….”

    “这也是天意,近来我心绪不宁,看来注定是有如此劫数。”

    老道默然,直直朝着前方动步,“修行之道,修到最后尽是苦。”

    风调雨顺真人完全不能理解老道这最后一句的意思,他还在发愣,水声响起,老道的身影已经没入水中,消失在他视线之中。

    ……

    朝天宫之中,那名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正用言语稳住林意,“现在用那两名铁策军军士交换这几人自然是可以,只是我想知道,你交换了之后,是就此作罢,离开这朝天宫,还是另有打算。”

    林意冷冷的一笑,但他还未来得及答话,所有人陡然听到,山崖下的江水之中一声巨响,犹如龙吟。

    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从江中深处直冲天空。

    也就这一刹那间,天空之中的云气都受牵引,一朵朵的白色云气隐隐泛出晶莹的色彩,空气里骤然多出许多如意状的水汽。

    那名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还未转身,陡然感知到这样莫名的气机,他自身的修为不俗,但面对这样的气机,他依旧有种被大山的阴影瞬间笼罩,有种被碾压的感觉。

    他便也是瞬间狂喜,脸上谨慎恭顺的神态彻底消失,“也无须和你废话了,实话不妨告诉你,那林意虽然年轻,但治军手段却是惊人,我等俘获的铁策军军士,却是几乎没有人肯老实说话,到了此处,却是连一个活口都无,哪里还有人和你交换。”

    他此时说的全是实话。

    他也不怕林意发怒暴起杀人。

    此时那名老真人出关,而且境界是彻底碾压了神念境,想来传言不虚,这名老真人二十年前开始就闭关不出,就是为了踏入入圣境。

    他心中此时算盘打得极好,林意最好暴起杀人,此时这老真人已经出关,若是林意在这朝天宫之中当着他的面杀人,那老真人出手就更不留情,更不会让此人走脱。

    “原来那风调雨顺真人跳江,是下去请援。”

    林意也瞬间想明白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名狂笑的富商模样男子,心中杀意盎然,“原来是用言语诳我,等着这人出来对付我?”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