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零七章 请师

第九百零七章 请师

    “哗啦”一声爆响。

    林意甩动锁链,将一圈水剑全部砸碎,但他同时身体踉踉跄跄穿出破碎的水雾,往身后不远处的李三鱼退去,同时叫骂道:“你们这些老贼,嘴上说得好听,暗地里偷鸡摸狗,竟然联手对付我。”

    “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吧。”

    果成子虽然一击不中,但看林意此时模样,心中更是觉得林意体内真元已经彻底紊乱。

    “倒是正好让你瞧瞧我朝天宫的底蕴。”

    他此时料定林意是想直接带着李三鱼遁走,冷笑声中,空气之中一片炸响,他的身体连连破空,朝着林意追去,与此同时,他身前那道两尺有余的剑光连炸,这朝天宫的青石板缝隙之中嗤嗤连响,却是有一颗颗琉璃般的细小晶石不断往上飞起悬空。

    这些晶石从青石板下深处激射出来,带着一些森森的冷气,和空气急剧的摩擦,这些晶石上瞬间结出许多细小的晶莹水滴。

    这些细小晶石只是悬空一刹那,便又落座般往青石缝隙之中落去,这些晶莹水滴却是留在空中,急剧拉长,就像是要变成无数细针。

    此时这朝天宫之中停留着四五支车队的人马,再加上朝天宫本身的门人弟子,修行者没有百余名也至少有七八十名,这些观战的修行者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是觉得果成子的手段玄奇,都觉得果成子稳操胜券,唯有那高台上那名商贾模样的中年男子却是骤然变了脸色,一声疾喝:“小心!”

    “什么!”

    果成子的身体还在向前,他的瞳孔却也瞬间收缩起来。

    他看到林意的脸上突然涌出一丝诡异的冷笑,原本林意的身体在疾退,但此时却突然停顿下来。

    咚!

    也就在这一刹那,林意双脚狠狠踏地,一声巨大的震鸣声中,这朝天宫之中所有人都觉得地动山摇,那些古殿的墙粉都甚至噗噗连掉。

    朝天宫这地面上铺设的青石板极为厚重,下方深处有暗沟水渠,水渠下方甚至还刻了符纹,刚刚那些飞起的晶石叫做沉水晶,原本就是如同一颗颗星辰般嵌在水渠深处的符纹之中。

    这些晶石能够冷凝冻水,组成的法阵叫做“雨谷”。

    果成子所修的法剑本身就是这个法阵的阵枢,因他性格火爆,所以当年他的师尊传他功法和法剑,也是无形之中要绑住他的手脚,让他长留在观中,不要外出惹事。

    果成子修行悟性倒是不错,他踏入了神念境之后,倒是也算不负当年恩师期望,也算得上和这法阵相得益彰,物尽其用了。以他神念境的修为加上这法阵,倒也算是朝天宫的一道屏障。

    只是不管是他当年恩师还是他自己,恐怕都绝对想不到,果成子过了百岁之后,竟然还正好惹上了林意这样的煞星。

    林意此时依旧刻意保留着气力,他双脚发力,脚下的青石板纷纷炸裂,但力量却并不足以摧毁这法阵,反倒是法阵的元气法弹起来,让他好像双脚踏在了一张弹网上。

    “妙极!”

    林意倒是没有想到此点,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大笑声中,他的人还未到果成子的面前,手中的铁链已经如一条乌蟒般绞了过去。

    “啊!”

    果成子骇然大叫,他直到此时才醒觉林意似乎已经彻底摆脱了那音震的控制,此时青石板下方深处的法阵元气激荡,他也根本无法再借用这法阵的元气,仓促之下,他身前那柄小剑直接朝着横卷而来的铁链斩了过去。

    “铮”的一声,他这柄小剑切得干脆,直接将这条铁链斩为两段,但小剑和铁链相交的刹那,他浑身的气血和真元也是震得翻腾不已。

    若是正值壮年的身体强横的修行者,这样的气血和真元翻腾恐怕是瞬间压制得住,但他已经过了百岁,身体原本就已经衰老不堪,此时气血和真元翻腾之下,他只觉得自己的气海和许多经络撕裂般疼痛,但最为紧要的,却是他的胸口一阵阵发闷,完全透不过气来。

    “哈哈哈….”

    林意的狂笑声充斥他的耳廓,果成子已经看到林意的一脚已经踢了过来,踢向他的气海,但是他看得清楚,感知得也是清楚,他只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是根本避不开这一脚。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马车之中那名五官挤在一堆的供奉也是脸色大变,根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他的双唇依旧未动,这古怪的声音,却是腹语,直接从他的气海之中发出来的声音。

    他此时已经是竭尽全力,想要用自己的独门手段救下果成子。

    他这句话的声音飘出,就像是有许多怨鬼从青石板的碎裂缝隙之中钻出来,直往林意的身上扑去,然而林意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缓,“咚”的一声,马车之中这名供奉身体也是跳了一跳,他都似乎被同时踢中了一脚。

    果成子的腹部原本就已经是皮包骨头,此时被林意一脚踢中,他的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虾跳了起来,所有观战的修行者只是感觉他的前肚皮和后背都被踢得贴在了一起。

    “噗!”

    果成子的身体弓成虾形,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便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还未落地,脸色已如同金纸一般,口鼻之中气若游丝,恐怕是活不成了。

    “区区音震之法也想伤我?”

    林意目光已扫向那名供奉所在的马车方位,那名供奉方才太过急切的想救果成子,身上气息波动太过剧烈,他的感知又远超这些神念境修行者,所以此时他便已经确定了那名供奉的位置。

    “你们这些人,恐怕都没有听说过度厄寺的红莲法身?”

    林意冷笑连连,他暗中急剧的运动气血,他的整个身体体温都急剧升高,肌肤都透红起来。

    他这是故意用言语诱导,度厄寺是北魏漠北的苦行僧聚集地之一,红莲法身是苦行僧的一种用密药炼髓和真元功法结合的法门,修行红莲法身的苦行僧除了寻常毒物根本无法侵袭,肉体强横之外,甚至可以主动断绝自己的六识,甚至可以控制自己某一区域的细小血肉和经脉。

    这种音震之法,对于红莲法身是根本无效。

    他在建康城中时就在一些冷僻典籍上看过这种法门的介绍,这种红莲法身在行功时,身上肌肤会隐隐显出红光。

    他方才直接击破果成子和那名隐匿在马车之中的神念修行者的联手,生怕此时朝天观的人就此胆寒,要是一哄而散,还是十分麻烦。

    他此时虽然口中说观战的这些修行者恐怕都没有听说过红莲法身,但心中却是明白,此时在朝天观之中的绝大多数修行者都大有来头,不是盘踞在这种小地方的修行者,恐怕其中就有不少人也见过红莲法身的记载。

    “北魏漠北苦行僧的密药功法!”

    “难道是魔宗的人?”

    “他和魔宗……”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的话音刚落,就有数道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

    “魔宗?”

    林意此时是故意将这趟浑水彻底搅混,听着这些惊呼声,他微微仰头,不屑的冷笑道:“实话也不妨告诉你们,我乃北魏隐剑山宗的修行者,当年魔宗骗了我宗修行秘术,害我宗分崩离析,我和魔宗乃是死敌。我修有这红莲法身,只是从某些苦行僧的口中逼问出来的功法。”

    高台上,头戴白玉冠的这代风调雨顺真人面色煞白,他脸上冷汗如瀑。

    果成子根本不敌林意,他自知也不可能敌得过林意,但他是此地主人,却不得不出声。

    “先生既然是隐剑山宗的修行者,为何到我朝天观来寻事,我朝天观和隐剑山宗毫无瓜葛。”他强行镇定心神,出声说道。

    他和身边那名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此时也信以为真,不自觉的觉得林意就是隐剑山宗的修行者。

    这种误判,反倒是要怪这名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见多识广。

    他在林意最先出手时,就已经觉得林意的剑元是隐剑山宗那种独特的本命剑元,此时林意亲口承认,他反而丝毫不疑。

    “早些年被魔宗部众追杀,好不容易逃到吐谷浑,其中却是受了北魏一些贵人的恩惠。现在正巧在这南朝境内,铁策军有事,我自然要尽薄力以报恩情。”林意微讽说道。

    他和那高台隔着两进楼阁,不过他目力惊人,风调雨顺真人一开口,他也就看清了其头顶那前朝御赐的白玉冠,知道这就是此间的宫主了。

    “你受过北魏一些贵人的恩惠,和铁策军….”这风调雨顺真人原本想说你受的是北魏一些贵人的恩惠,和铁策军又有什么关系?但他话出口了半截,却是骤然想到之前皇帝讨贼书上罗列的林意罪名,便顿时想明白了,若是那北魏的贵人就是北魏长公主元燕,那以元燕和林意的关系,他来为铁策军出头,也是顺理成章。

    他此时绞尽脑汁,思绪飞快,却全然不知道,此时站在面前和他侃侃而谈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

    但此时他哪怕相信这是北魏某个名宗的高人,他也觉得以朝天宫之力完全无法匹敌。

    他也瞬间胸闷起来,也不顾脸上流淌的冷汗,转头求救般看着那名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道:“詹大人,此人肯定不会善罢干休,我恐怕只有去请我师尊出关,但我下得江去,此间恐怕要先请詹大人援手。”

    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微微沉吟,点了点头,道:“他既是因铁策军而来,自然不只是你朝天宫的事,你不去请你师尊,我自然也要对付此人,只是此人的确难缠,你先去请你师尊出关,以防不测。”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