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零五章 旁若无人

第九百零五章 旁若无人

    “啊!”

    四周都是一片惊呼,朝天宫这方的所有修行者看到多宝天师连祭重宝,又看到林意被赤雷真符的闪电击中,都只觉得胜券在握,哪里想到林意竟是会瞬间反击,剑元直中多宝天师胸口。

    “当!”

    多宝天师被林意剑元击中,却是没有发出血肉破碎声,也无鲜血迸发出来,他的胸口竟是响起一声奇异钟鸣声,衣衫破|处,一片斧状的铁甲竟是闪烁发光,荡漾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灰色符纹,这灰色符纹之中奇异的力量激荡,竟是将林意的这一道剑元消磨。

    “这又是什么异宝?”

    林意自己也是惊讶。

    这一片斧状的铁甲很小,只有成年男子拇指指甲般大小,是用一根五色绳穿着,挂坠般挂在脖子里。方才他剑元冲击过去,他都没有感到多宝天师的真元朝着这片铁甲之中贯注,这片铁甲挡住他的剑元,似乎完全凭借的是铁甲自身蕴含的力量。

    这片铁甲的威能竟然和赤霄观三宝之一的护心印十分相像,都是能够自动护主的奇异法器,但他见过确切记载,赤霄观三宝之中的护心印说是印,但实际外形却是一面亮黄色铜镜,这片斧状的铁甲,显然不是赤霄观的护心印。

    “竟然连赤雷真符的雷电都能抵挡?”

    多宝天师噔噔噔连退三步,这片斧状的铁甲的确和赤霄观的护心印一样,是罕见的可以感应不同的真元力量冲击而自动护主的法器,不过这种法器并非是道宗的法器,而是前朝西域某国的佛宗进贡给前朝皇帝的佛宗法器,叫做威德无上天铁托甲。不过前朝皇帝也的确昏庸,这种法器是用独特的陨铁制成,是佛宗大能用大手段篆刻了惊人符纹,是足以传世的异宝,但前朝皇帝当时却只是觉得这件东西难看,随手就赐给了宫中的道人,也就是此时的这多宝天师。

    西域佛宗和前朝道宗的理念原本十分相悖,前朝皇帝这样随手处理西域佛宗的至宝,自然令那些佛宗僧人极为恼怒。原本西域佛宗想入南朝传道,若是西域佛宗入了南朝传道,那西域各国恐怕也从此和南朝通贸,但如此一来,西域佛宗是怒而转投北魏,不过在北魏这些西域的佛宗也并未如意,反而是和北魏荒漠之中的一些苦行僧众有了恩怨,引发了数场大战,损失惨重。

    这也是时运不济,若是当时西域佛宗遇到了南朝萧衍这样的皇帝,恐怕真是一拍即合,南朝恐怕会增添不少西域佛宗的佛寺出来。

    多宝天师借助这件异宝挡住了林意一击,浑身却是吓得出了一声冷汗。

    不过他还是没有觉得对方的境界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心中和那些观战的修行者一样,都只是觉得恐怕是林意体内的本命剑元特殊,能够大幅度的削减赤雷真符的雷电之威。

    这赤雷真符的雷电在十余丈的空间之内是真正的电闪即至,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根本来不及反应,他想着虽然不足以直接让林意重创,但至少可以对其行动阻碍,所以此时也舍不得直接将这赤雷真符弃用。

    他的身影还未退定,嗤啦啦一声爆响,又是一片闪电如暴雨淋花般扑洒到了林意的身上。

    “你也真是找死!”

    这些赤红色的电光在林意的身上乱炸,几乎交织成了一张网,但林意却是一声重重的冷笑,直接穿过水幕一般穿过了赤红色的电光,伸手一抓,直接将那枚行涛法印抓在了手中。

    “什么!”

    多宝天师原本就是想借助赤雷真符阻挡林意一瞬,接着收回这枚法印,眼见这枚法印竟然直接被林意抓入手中,他的脸色顿时一片煞白。他的身体继续往后狂退,一颗青玉色的珠子却是从他的右手衣袖之中飞了出来。

    这颗青玉色的珠子一飞出来,只见他体内的真元不像是随着他心念主动流淌出来,倒像是反而被这颗珠子抽引出来。一股股真元急剧的从他右手指尖喷涌出来,凝结成水流一般,急速的涌入这颗青玉色的珠子。

    “嗤!”

    这颗青玉色的珠子吸纳了真元,瞬间变化,竟是直接激发出一道水剑。

    一道青幽幽的水剑长达数丈,直接冲向林意的胸口。

    “这又是什么法器?”

    这道水剑来势也是极快,林意才刚刚抓住行涛法印,这道水剑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即便是以他的感知和身法也根本来不及闪避,他心中惊讶,索性右手也放开了那条铁索,掌心直接对着这水剑抓去。

    “这人是要找死吗?”

    朝天宫之中那些观战的修行者只觉得林意的手掌和身体都要直接被一剑洞穿,但脑海之中才刚刚闪现这样的想法,只看到林意的手掌却是继续按压向前,那道水剑竟是节节崩溃。

    林意的身体看似颤动不已,脚下和地面摩擦,发出裂帛般的声响,但他的手掌却是毫无阻碍的向前,破开了所有水剑,直接抓住了那颗青玉色的珠子。

    此时多宝天师的真元兀自不停的涌入这颗青玉色的珠子,他浑身气机都像是一根绳索一般和这颗青玉色珠子相连,林意抓住这颗青玉色珠子,直接一扯,将这颗青玉色珠子收入衣袖的同时,这多宝天师和这颗青色珠子之间的真元虽然绷断,但他整个身体都被牵扯得往前一冲,直跌向林意身前。

    “啊!”

    多宝天师体内真元乱冲,身体又朝着林意冲来,顿时心知不妙,骇然的大叫起来。

    “啪!”

    林意原本想一脚踢破这人气海,但转念之间心想这人身上异宝众多,却是瞬间改了主意,他左手持着那枚行涛法印直接拍在了多宝天师肩上。

    林意不修真元功法,无法激发这行涛法印的威能,但这枚白玉小印自身符纹吸纳天地元气,这一击敲击下来,却也是如同一柄重锤砸击,它内蕴的元气和多宝天师体内的真元互击,多宝天师的肩上也瞬时一片水纹般的气劲翻卷。

    多宝天师无法承受,他不只是肩部骨骼碎裂,膝盖处的骨骼都是承受不住,发出了骨裂声。

    林意不等他跪倒在地,右手如闪电般一探,将他胸口挂着的那片铁甲也是扯在手中,收入了衣袖之中。

    一片惊呼声和倒吸冷气声响起。

    林意的动作毫无停留,此时多宝天师已经毫无抵抗能力,跪坐下来,他左手行涛法印依旧是压在多宝天师的肩上,压住这人身体,他的右脚却是提起,脚尖在多宝天师的气海上戳了一脚。

    噗的一声,多宝天师身后浊气飞扬,整个人猛的一僵,眼珠子都如同蛤蟆瞪眼般鼓了出来。

    “这人身上宝物众多,好好搜搜他身上还有什么东西,一样都不要放过。”

    一废除多宝天师的修为,林意直接将他提起丢给了身后的李三鱼,同时说道。他直接让李三鱼搜身,根本无视朝天宫所有人。

    “这人……”

    朝天宫高台之上,那名锦衣少年目瞪口呆,他身份非凡,平时也都是眼高于顶,但此时看着林意旁若无人的姿态,他一时间竟是瞠目结舌,不知道用什么合适的话语来评论此人。

    “此人的剑元倒像是北魏隐剑山宗的万化剑元。”

    他身旁那名商贾模样的蒋姓修行者眉头深深蹙起,他的见识显然非凡,虽然误判林意修为,但从林意施展的剑元,却是隐约看到了出处,“隐剑山宗似乎和魔宗有深仇,若基于这点,被铁策军所用倒也正常,毕竟林意已经入住党项和吐谷浑,隐剑山宗的修行者也有流亡党项和吐谷浑的。”

    他不知道林意方才其实便是靠着压倒性的强横肉身强行破开对方真元力量,只是被林意迷惑,只道是林意将本命剑元蓄积于掌心,凭借剑元破开了水剑。

    “北魏的隐剑山宗?”

    头戴白玉冠的道人一脸凝重,“是那剑阵出名的北魏剑宗?此人在这里想必无法用剑阵,但此人修为实在是…”

    这名头戴白玉冠的道人便是这代的风调雨顺真人,道号抱月。

    他之前只觉对方单枪匹马,所以夸下海口,说朝天宫自行对付此人,但眼下朝天宫连连折损,连多宝天师都不是对方对手,他心中踌躇,只觉得自己若是此时出手,恐怕也未必能够取胜。

    他身旁那名年老的道人是他师叔果成子,这名老道之前也浑然不将林意放在眼里,但此时却是也浑身气得发颤却不敢做声,单凭战力而言,他也就和风调雨顺真人抱月相差无几,而且肉身衰老,更不耐战。

    在前朝,往上数十年,朝天宫在道宗之中其实赫赫有名,到了今朝,虽然道门渐微,朝天宫在整个南朝也没有了什么名气,但一处修行地,三代之中能有数名神念境修行者,还有多宝天师这种战力和神念境修行者相差无几的修士,朝天宫也算得上是有深厚底蕴,足以傲视一方。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日,被一名修行者杀上门来,就弄得彻底束手无策。

    正在朝天宫这两人为难之间,那名商贾模样的中年男子却是善解人意,他目光微微闪动,轻声道:“这人修为非凡,我们万不能托大,不如请宋供奉出手,果成子前辈掠阵,你们看如何?”

    他这句话说得客气,但即便是他身旁的那名华服少年都听懂了意思,这便是让那宋供奉和果成子联手。

    听得他这句话,风调雨顺真人抱月和果成子顿时大喜。

    那宋供奉是吴中侍奉皇子的供奉,神念境之中的高手,果成子虽然也是神念境修行者,但自知不如。

    两名神念境联手,岂能对付不了这样一名敌手。

    “若是我与宋供奉还解决不了此人,我便跳江逼我师兄出关。”果成子原本性情火爆,此时大喜之下,他身影一动,直接往高台下方跳去,与此同时,狞笑着说出一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