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零二章 剑阵

第九百零二章 剑阵

    “哦?”

    林意似笑非笑的看着这道剑光,他手中的锁链飞起,当的一声巨响,两道白蛟般的剑气被锁链击碎,但这条上等玄铁炼成的铁链也是硬生生被切成两断。

    “此人修为好高。”

    持剑这名中年道人虽是一剑切断锁链,但是虎口震裂,鲜血直流,整条手臂都是酸麻不已。

    他哪里知道,林意是故意收敛了力量,林意看这些人的口气,就知道绝对没有想到是他亲至。

    他知道没有真正见到他战斗过的修行者心中总是不会觉得自己无法战胜,此时这处修行地之中修行者数量众多,他心知对方哪怕明知道他是林意,恐怕也会试着杀他,但在他想来,若是一上来就直接杀得他们下破了胆子,这些人若是四散而逃,其中头目逃脱了,那追查真相起来便是十分麻烦。

    所以他上来时就已经交待过李三鱼,不要当着这些人的面称呼他为林大将军。

    此时他虽然强势,但却是刻意造成对方有可能对付得了他的假象。

    “我已接了你一剑,你现在也接我一记。”

    林意纵身继续向前,右手接住那截被切断的铁链,直接朝着这名中年道人击去。

    这名中年道人根本不敢硬接,骇然往门后退去,但林意这右手一击只是虚招,他左手略微一抖,啪的一声爆响,他左手之中这根铁链就像是一条响尾蛇猛然抬头一般,往上一突,这铁链的一端直往这名中年道人的怀里钻去。

    这名中年道人整条右臂此时酸软,只是勉强握得住剑,此时看到突往怀中的这条铁链,他顿时骇然,体内真元朝着右臂狂涌,强行挥剑斩向这根铁链。

    又是当的一声爆响。

    这名中年道人握剑不住,手中阔剑往上飞起,这根铁链余势未止,打在他的胸口,直将他打得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往门内倒飞进去。

    “朝天门,门都不朝天,怎么算朝天门。”

    林意看也不看这中年道人,他目光落向这道观大门的上方,随着他的出手,他左手这根至少长达五六丈的铁链如乌蟒往上横扫出去。

    轰隆一声,道观这大门上方的门框连着上面的牌楼硬生生被打烂,无数碎木和乱石坠落下来。

    门外门外都是一片惊呼声响起。

    对于修行宗门而言,若是有人上门挑战,重伤甚至杀死门人弟子,这或许还有可能化解,但破拆山门,这却已经是不解之仇。

    乱石碎木如瀑坠地,烟尘和气雾汹涌扑面而来,李三鱼站在林意的身后都是觉得心神震动,但他看到林意一动不动的站在前方,如山岳一般,他心中只是好生敬佩,却根本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生成。

    “你这狂徒,敢拆我宫门。”

    一声清脆的厉叱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啸鸣响起。

    一柄灰色的无柄小剑从一片灰木的下沿飞出,凄厉的破空声响起时,已距离林意的头顶不足数丈。

    林意放开左手这根长长的锁链,好整以暇的伸手一点,当一道剑气凭空凝出,当的一声,那柄飞剑直接被震飞出去。

    接着他脚尖一挑,却是将之前那名中年道人的阔剑挑起,他伸手接住这柄阔剑,直接朝着手上那根较短的铁链上连着的铁环刺去。

    铮的一声。

    这柄阔剑就像是归鞘一般,直接卡在了这根铁链上其中一个铁环之中。

    “此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彰显战绩,将每一个败在他手中的剑师的佩剑都收集起来,插于这根铁链之上?”朝天宫内里,先前那名戴着白玉冠的道人和华服中年男子已经到了一处可以看清这道观门口处的高台上。除了他们之外,此处高台上还有三人。其中一人是一名身穿玄色道袍的老道,看上去至少有七十余岁的年纪,头发和胡须都是雪白,脸上的肌肤却是反而如同婴儿一般红嫩。

    除了这老道之外,另外一名却是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华服少年,还有一名却是商贾打扮的中年男子,只是此时负手而立,给人的感觉却反而是一副宗师的气度。

    此时第一个出声的,就是那唇红齿白的华服少年。

    “小王爷说得有些道理,典籍之上就不乏这样的修行者记载,甚至有些宗门都喜欢收集敌手的佩剑,放在宗门之内炫耀,积剑甚至成塔。”头戴白玉冠的道人恭维了一句,转头却是肃然的看着那名商贾模样的中年男子,“蒋兄看不看得出此人的出手路数?”

    “这种剑气不像是寻常真元凝气的手段,倒像是某些异种剑元。”商贾模样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这种手段和我们南朝的净念宗的剑气十分相像,但有本质不同,反倒像是北魏有些宗门的手段,我也辨认不出来。只是观此人意态游刃有余,根本就未动全力,恐怕是为了节省真元,我看至少是在神念中阶以上。”

    “今日之朝天宫能人汇聚,别说是神念中阶,就算是神念巅峰,也让他有来无回。”那名身穿玄色道袍的老道狞笑起来。

    修行者往往驻颜有术,这名老道面目看起来七十余岁,但实际年龄恐怕至少再多个几十岁,但像他这般年纪的修行者,性情却似乎反而最为火爆,此时他狞笑满脸,看着被彻底豁开的朝天宫门,眼中全是杀气,“现在剑阵已成,他能不能过这剑阵也未必。”

    “桑老道长,我对这人倒是有些兴趣,等会若是这人陷落剑阵,倒是要劳烦你告诉一下你这些徒子徒孙,让他们尽量留手,留个活口。”唇红齿白的华服少年微笑道。

    此时山门前烟尘弥漫,那名口中鲜血狂喷的中年道人正被两名道人快速扶走,鲜血淋洒了一地,但这名华服少年看着这些淋漓的鲜血却似乎早就习惯了,心中似乎也根本没有任何嫌恶的情绪。

    “那是自然,倒是要问问清楚他到底什么来历。”这名老道士顿时重重点了点头,他对这名少年倒是似乎也不敢轻慢。

    “这是阴雷剑阵?”

    林意在门外就已经感知到那名中年道人的出手和这柄飞剑都是为了拖延内里剑阵的布阵,只是他也不急,只是这朝天宫门一破,他踏着碎石残木往前看去,却是微微有些意外。

    宫门后空地之上,有十七名青衫道人各站不同方位,都是右手持剑,左手捏剑诀。

    他们身上气息互相牵引震荡,引动了更多的天地元气,连一侧江面上都有阴寒水汽被不断牵引出来,不断凝聚在他们身周。

    他们的身后影子里,各有一团阴灰色的水汽在涌动,看上去倒像是鬼怪一般。

    这剑阵,分明就是他以前在建康城中看笔记就看过的阴雷剑阵。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