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零一章 无礼

第九百零一章 无礼

    “是什么人,气力如此惊人?”

    朝天宫之中有些楼阁位于高处,看江面自然更加看得清楚,那两名道人刚刚跨出门槛看得呆住之时,一间临江的楼阁之中,一名戴着白玉冠的道人原本正和一名华服男子谈话,他正对着江面,此时看到这样的景象,也是一怔。

    这名道人身穿镶了金边的赤红色道袍,明明色彩浓烈的道袍,穿在他身上却不显得夸张,他一举一动都似乎缓慢平静,从他的面容根本看不出他的真正年龄,但这种沉静平稳的气度,给人的感觉却是他的真实年龄应该不小。

    和他对坐着的那名华服男子却是相貌威严,自然有种咄咄逼人的威武气焰,若是那些胆小怯懦的人,恐怕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如此耗费力气逆行江上,难道是……”

    此时这名华服男子转头看着江面上那逆行的一叶扁舟,眉头微皱。

    他此时自然怀疑这扁舟上的人是针对朝天宫而来,而且很显然那扁舟上的人修为也是不凡,只是在他的潜意识里,此时朝天宫强者云集,而且放眼周围数个州郡,任何人来现在的朝天宫找麻烦,恐怕也是自找无趣。

    “华真宗。”

    这名头戴白玉冠的道人略一沉吟,朝着门外唤了一声。

    一名身前青色道袍的年轻道人很快推门走了进来。

    “若是这人往我们朝天宫来,好生招呼了,问问是什么来意,切莫失礼招惹麻烦。”头戴白玉冠的道人吩咐道。

    “知道了。”

    这名年轻道人行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此时江面上那一叶扁舟明显偏向朝天宫这一侧的岸边,正值江面转弯,在这白玉冠道人所在的楼阁,却是一时正巧看不到那一叶扁舟,不过既已安排了人下去,这名道人也不在意,继续和这名华服男子谈事。

    但也就隔了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外面破空声起,之前那名叫做华真宗的年轻道人去而复返。

    “师尊!”

    这名年轻道人飞掠而来很急,但脸色还算镇定,只是迅速禀报道:“玖月师弟似乎被那人置于船头,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头戴白玉冠的道人愣了愣,他的神情却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微微皱眉,道:“竟真是冲着我们朝天宫来的?”

    “玖月师弟是去协助王爷的人办事…来人恐怕和铁策军有关。”华真宗些微犹豫了一下,看着这名头戴白玉冠的道人和他对面的那名华服男子说道。

    “不是强龙不过江,不过铁策军的厉害人物都在党项境内,就算是有什么人物过来,恐怕也是送上门来。”那名相貌威严的华服男子眼睛却是微亮,“也来得正好,正愁那些寻常军士口中也问不出什么事来。”

    “玖月师弟修为虽然也不算太高,但这人在江上行走的气力却是…”华真宗看着头戴白玉冠的道人,道:“我看是否请石玉师兄他们出来,一起组成剑阵,以防不备。”

    “那是自然,一切小心为上。

    头戴白玉冠的道人看着华服男子,道:“此事就先由我们朝天宫处理,若是此人太强无法应付,便再请王爷的人帮手。”

    “好。”华服男子点了点头。

    这一个“好”字才刚刚出口,外面却是一声刺耳的金铁震响,伴随着这金铁震响响起的,还有一片惊呼声,与此同时,整座朝天宫都似乎微微震动。

    “怎么回事?”

    这下就连这名头戴白玉冠的道人都是有些微微色变,速声问道。

    外面很快有人出声回报,“那人停船在下方崖上,竟是直接将崖下小道上的铁索全部扯了下来。”

    头戴白玉冠的道人和那名华服男子互相望了一眼,都是惊愕不解。

    那崖上的铁索是前朝此处刚刚建成龙王庙时所用,当时那铁索一是通往崖上刻风调雨顺四字,而是要在下方礁石上摆供桌祭龙王所用。

    那一条铁索用铁环扣在崖壁上,是用上好玄铁制成,经历百年风雨都是不朽,想不到今日竟然硬生生被人从崖上扯了下来。

    此时这头戴白玉冠的道人和那名华服男子只是直觉此人气力骇人,那些铁环连接于崖壁,要扯下这根铁索,不知要多大的气力。

    但也就这片刻的时间,又有弟子仓皇飞掠而来,急速禀报,“那人就提着锁链和玖月师弟,另外一手还提着一人,竟是双足直接踩踏岩壁,直上道观大门。”

    “速组剑阵!”

    头戴白玉冠的道人脸色再变,厉声疾喝,同时看着华真宗,道:“让你的诸位师叔也准备应对!”

    朝天宫之外,道观之外的台阶上,已经站立了十余名道人。

    就在他们身体左侧靠江的石壁上,林意如履平地,他的身后是惊涛骇浪的江面,涛声轰鸣,却遮掩不住他的脚步声。

    他的衣衫在狂风之中猎猎作响,长长的铁索和山壁撞击摩擦,带出片片的火花。

    等他的身影真正上岸,落在这道观门正对着的平地道路上时,他还未说任何一句话,但那十余名道人已经面色苍白,被他的气势所逼,身体都有些发颤。

    道观非野外战场,虽然有前后数进,殿宇楼阁数十间,所能容纳人数不少,但对于修行者而言,从内里飞掠出来,也不过数个呼吸之间。

    “大师兄!”

    道观门后人影晃动,剑光闪烁,华真宗的身影出现在这道观门口,这道观外的十余名道人这才胸口稍松,齐齐的叫了一声。

    华真宗就是这一代朝天宫的真传大弟子。

    真传大弟子不仅得授朝天宫所有秘术,而且以往道观的事务,也是由他代观主真人管理。

    “不知前辈何人,扯了我们朝天宫的临江锁链,是为何事?”

    华真宗面色肃然,他看着不远处的林意,看着林意一手提着的那名青衫年轻道人,他感知出来那名青衫年轻道人还有呼吸,心中不由得略微一松,他心知对方非同小可,所以也不敢轻易冒犯,只是认真躬身行了一礼,问道。

    林意随手将青衫年轻道人投掷于身前地上,他看了一眼华真宗,道:“这一代风调雨顺真人是谁,让他出来和我说话。”

    华真宗眉头微微一皱,只是面色却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清声道:“家师正在闭关,暂时不方便见客,不知前辈是何来意,若是有急事,我自当禀报。”

    “五湖四海的修行者众多汇于你这朝天观,身为观主还能安心闭关?”

    林意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也不用他出来,我自己进去看看就是。”

    华真宗道:“前辈不说来意,便要闯观,如此可是有些无礼。”

    “是么?”

    林意冷冷一笑,也不再多说,直接就朝着朝天观的观门走去。

    “前辈请止步!”

    华真宗脸色骤变。

    林意不再说话,只是往前行去。

    “你们让开!”华真宗知道已经不可避免动手,他对着门外那些道人厉喝。

    那些道人早就被林意的气势所慑,此时甚至不敢和林意对视,听到华真宗的厉喝,顿时纷纷朝着一侧道上避开。

    这些道人甚至根本不敢在靠近江边的这一侧,生怕等会被气劲轰击,直接砸下江去。

    “大胆狂徒,先吃我一剑。”

    道观门后一阵白茫茫的剑气闪烁,就如一团云气在酝酿,但一道剑光却是已经如蛟龙出渊,直接闯门而出。

    这是一名中年道人,手中是一柄剑身比寻常长剑要宽阔一倍有余的大剑。

    这柄剑看似直直朝着林意飞刺而来,剑身上真元疯狂滚动间,两条剑气却是从剑身上逸出,如同两条白色蛟龙在空中弯曲翻滚,朝着林意噬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