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九百章 惊涛

第九百章 惊涛

    李三鱼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林意的脸上此时有那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那不只是悲伤和愤怒,而且是无能无力。

    他和铁策军的所有人都知晓林意的过往,他们知道从这个新兴的王朝诞生时开始,林意的父亲就已经变成了罪人,而林意留在建康一直苦苦寻求的,便是帮他父亲开罪的方法。

    对于功名利禄,林意一直是不看重的。

    因为他自幼便是将军之子,他不喜欢借着权势欺压人,所以便不觉得权势是多好的东西,他见得更多的,是边军那些将士的苦,是生死离散。

    他只想要自己的父亲平安归老。

    所以不管是之前的眉山,还是后来的钟离之战,抑或是惹上魔宗这样的敌人,与其说他是为了这个新兴的王朝,为了那个皇帝的欢喜,不如说他便是为了他父亲的平安喜乐。

    “书上教人太多道理,然而很多道理其实都是说服他人所用,真正到了自己的身上,这道理便是最简单,谁打了我,便打回去。”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表情却是淡淡的,他看着李三鱼,说道:“之前皇帝下了诏书,称我为乱臣贼子,令天下共讨。我在党项却并未由你们自由选择,我约束你们,不容你们离开铁策军,便是因为我知道覆巢之下便无完卵。我料想此时皇帝除了想要知道我在党项拥有的军力、我的修行境界之外,最想知道的,便不过是灵冰来源,以及蕴含天地灵气的灵冰到底有多少储量。”

    “当时这讨贼书出来,我和齐珠玑等人就觉得你们有危险。我觉得这危险便在于你们忠于我,忠于铁策军。若是你们真的直接贪图富贵叛了我投敌,自然就不会危险。”

    “你们因我加入了铁策军,我便是要负责,你们是我的兄弟手足。无论是唐高中,还是陈松…他们的血债,自然由我讨还。”

    “我其实不太喜欢杀人,尤其是杀我们南朝自己的人,但临到事前,心中却是有一个声音,北魏那些敌人是人,南朝这些敌人也是人,真正讨债起来,心中便觉得没有南人北人之分,只有敌友。”

    “你虽然修行才刚刚入门,帮不得手,但想来你也想见到那些人血债血偿,你就跟着我去朝天宫,看我为他们讨还公道。”

    林意平静的说完了这些话。

    他的血有些冷。

    在刚刚听到自己的父亲被皇帝派人截杀的消息时,他的心境狂躁无比,真想突去建康杀死所有人。

    只是连续不停的狂奔之下,他沸腾的鲜血渐渐冷了下来。

    若是他父亲真正死了,那也无可挽回。

    他必须抓住眼前能够抓得住的事情。

    他在来时的杀意滔天,在此时心境却是如同很多年前他一个人寂寥的行走在建康城的秋雨里那般清冷。

    他对这个王朝本来也从未报以希望,但此时他知道自己是终于彻底的失望。

    江面上的火焰已经全部熄灭。

    江边有些小船,大多不是渔船,而是短驳货物所用的小船。

    他的目光落在一条空船上。

    “铁策军借船一用,落在此地,便做船资。”

    他清声说了一句,提起那名昏死的青衫年轻道人,随手扯碎了那名青衫年轻道人的衣袖,掉落些银钱和玉符等物。

    在下一刹那,他一手提着这名青衫年轻道人,一手抓住李三鱼的后背,一个起落便落在了那艘空船上。

    这是一叶扁舟,也仅能容纳三四人同坐而已。

    林意在建康城中虽然也粗通水性,也撑着小船观过荷花,但毕竟不懂真正操舟之法,他落入这扁舟之中,水浪翻卷,一时小舟剧烈晃荡,几近翻覆。

    只是林意早就想到了如何用法。

    他将青衫年轻道人压在船头,让李三鱼在他身后坐下的刹那,他双手之中各留出一道深红色的丹汞元气,两边按入江水,仅凭着感知,便将这小船置稳。

    他此时的感知何等惊人,对于力量的控制也自然是妙到毫巅。

    他刚刚才借助丹汞稳住船身,再下一刹那,他已经双手分别从旁边船上各抓了一柄船桨,划动起来。

    寻常船夫用这种船桨划船,一般都是坐在船身之中用浆,否则人站直便也不好掌控平衡,但林意只划了数下,他却已经将这用力和水流之间的互力感知得清楚。

    他笔直的战立在船上,双脚微分,这船竟是如同被两根铁柱压在水面上一般,丝毫不晃。

    他双手划浆,初时还在试力,但片刻之后,双手船桨每一次入水,船底就是一声嗤响,船腹摩擦着水花,在船尾带起一条白浪。

    若非船头压着那名青衫年轻道人的身体,恐怕这叶扁舟就要高高扬起。

    江岸上的那些寻常民众看得都是震撼无比,那叶扁舟在江面上逆流而上,速度如飞一般,只是片刻时间,他们甚至已经看不清林意划桨的动作,他们的眼睛里,那叶扁舟已经变成了江面上一个小点,扁舟之上那一道青衫身影,却似乎还牢牢的钉在他们的眼瞳深处。

    “那是什么?”

    江边崖上的红墙道观的门口,两名道人刚刚开门,两人各有一脚刚刚跨过台阶,这两名道人一个手里把玩着一个紫金香炉,一个手持着一个白玉把儿的拂尘,两个人都是三十余岁的年纪,肤色如玉。他们正有说有笑,突然之间却听见江面上传来异样的水声,他们转眼望去,只看到一条白浪以惊人的速度逆流而上。

    “什么人撑船这么快?”

    “这样大的气力?”

    “如此划船,难道毫不费力?”

    这两人愣了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后面一只脚还都停留在门槛之内,但隐约看清那是一叶扁舟,再看到船上站着一道人影,他们便都是越看越骇然。

    “果然是朝天宫!”

    李三鱼坐在林意的身后,狂风拂面,船舷两侧白浪如鱼飞跃,但他此时胸口只有一股说不出的热意在澎湃,却是丝毫也不紧张和担心。他远远的看向那片道宫,在上面道路上,根本不见任何牌匾,但是此时在这江面上往上看去,却是可以看到这片道宫所在的绝壁上,竟有两副巨大石刻。

    一副是朱红色,是风调雨顺四字。

    一副是赤金色,朝天宫三字。

    从那片道观的临崖墙边,隐约还有凿出的石径小道,通向下方浪水汹涌的水边。

    “我们从那小道进去吗?”他忍不住问道。

    “登门讨债,自然走大门。”林意冷冷的笑了起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