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九章 血偿

第八百九十九章 血偿

    青衫年轻道人心中生出莫大的恐惧,他的背心汗如浆涌,他此时不敢不回答林意的话语,但同时又生怕自己如实回答之后,自己也活不下来。

    林意摇了摇头。

    在下一刹那,李三鱼只觉得自己飞了起来,他的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眼中的景物一片模糊。

    青衫年轻道人的瞳孔剧烈的收缩。

    只是这一息之间,林意已到了他的身前。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下意识的出剑,一道剑光才刚刚闪现,就已经消失。

    林意的手直接抓住了他的剑。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只觉得自己的剑好像被一座大山直接镇住。

    他的眼瞳深处除了恐惧之外,全部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无法想象对方竟然带了一个人还拥有如此可怖的速度,他也无法想象,竟然有人能够空手直接握住他的剑。

    林意很简单的夺剑。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的手上响起音爆声。

    他的真元疯狂的在指间涌动,却根本无法和这种力量抗衡。

    破碎的真元在他的指间炸开,不只是震裂了他的虎口,还将他的五指指间割出无数道血口。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的身体隐然往后震去,但是他的双足还未真正的离地,林意手中握住的这柄剑已经拍在了他的肩上。

    是拍,而不是斩。

    扁平的剑身就像师长的戒尺一般拍打在这名青衫年轻道人的肩上。

    喀嚓一声脆响。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的肩膀内里的骨骼全部粉碎。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的身体如受雷电冲击,整个身体都猛然一颤,然而与此同时,林意的脚尖已经点在了他的腹部气海。

    啵的一声脆响。

    就像是某个瓷瓶从桌面掉落下来,在地上砸碎般的响声。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的气海破了。

    “啊!”

    直到此时,这名青衫年轻道人喉咙间的一口气息才吐出来,发出了一声剧烈惨叫。

    林意没有去看这名青衫年轻道人,他转身看向那名也已然被他重创的樵夫模样的男子,再问了同样的问题:“你们是谁?”

    樵夫模样的男子原本已经心生死志,然而不知为何,被林意这一眼扫过,他意志全消,下意识的便颤声道:“不关我事,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不关你事?”

    林意冷笑道:“奉命,奉谁的命?”

    樵夫模样的男子浑身一颤,他陡然想到某位大人物说过的某句话,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和师门,他牙齿咯咯作响,心中死志再生,他完好的左手朝着自己天灵一拍,砰的一声,他七窍之中都震出血来,整个身体朝着前方栽去,眼看已经没有了气息。

    林意转头再看那名青衫年轻道人。

    那名青衫年轻道人原本还在踉跄后退,口中鲜血直流,但被他这回头一看,那名青衫年轻道人再次骇然一声大叫,整个人往后一栽,竟是吓得直接昏死了过去。

    “林大将军,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时候他身边的李三鱼体内的气血已经渐渐活动开来,他看着那名青衫年轻道人都直接吓得昏死了过去,无法逼问,他觉得时间紧急,而且之前林意在铁策军时,也并无将军的架子,甚至和他们也是直接名字相称,所以此时他也顾不得许多,甚至忘记了行礼,只是连连说道:“林大将军,我先前传出去的信笺,您都看到了?”

    “你沿途都有传出信去?”

    林意神色凝重的看着这名铁策军军士,眼中也有些感慨,这些铁策军军士实在是比他想象的要出色,“我在党项边境接到细封氏传来的急报,你在信笺之中所说陈松有可能被一支神秘商队所俘,之后我追了下来,后面你传出的信笺,我却是没有看到。”

    “这…..”李三鱼心中无比震撼,他一时都不知道林意是如何凭借他的第一则传讯就追上来的。

    自己第一则传讯过去,即便林意正巧在党项边境,但即便那名驯马汉子昼夜不停的送信过去,算上路途的时间,林意接到传讯之后,是花了多少的时间就赶到了这里?

    一时之间,他只觉得喉咙哽咽,竟是难以说出话来。

    “你后面传讯的内容我并没有看到,这几日你一路追踪至此,你又发现了什么?”林意看着李三鱼,知道对方也已经猜出了他是如何才能以这样的速度赶到这里。

    事实上世上恐怕也只有他才能以这样的速度追查到这里,若是换了世间其余的任何修行者,一直日夜不停的以近乎全速奔行,不是真元早已耗尽,就是身体也早已无法支撑。

    所以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到了这里。

    不过看着这名修为微弱得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的铁策军军士所做到的事情,想着之前赶来的路上,那燃烧之后的小院的残迹,他便只是觉得,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也是已经足够了。

    “陈松死了,唐高中死了。”

    李三鱼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他的眼角有泪水流下,但是他马上狠狠的擦干净了,他在林意的眼中其实已经足够优秀,但此时他还是痛恨自己太过软弱,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还落泪。

    “陈松应该是被他们逼供而死,唐高中是战死。不止有这样一支队伍,还有很多支队伍和他们一样,似乎在捕猎我们铁策军军士,想要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他们现在的落脚点,就在那处的一片道观。那处道观原先是龙王庙,现在不知道是什么。”

    李三鱼点了点那处道观的所在方面,他再补充了几句,尽可能简单的将自己所见的事情告诉林意。

    “不只是他们。”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神情在萦绕,那似乎是一层阴霾,他的脸上,很少有这种神色。

    在党项边境的时候,他就得知了一些应该按期到达某处的铁策军军士并未到达。

    只是李三鱼让人送来的讯息,却是最早也最快清晰的指出某股敌人所在的情报。

    那支拥有不少修行者的商队,便是引子。

    哪怕那支商队背后的人是皇帝,他也不会留情。

    “那是朝天宫。”

    他看着李三鱼所点的方位,说道:“最早之前是断头山衡水龙王庙,后来被赐予前朝风调雨顺真君为修行地,改名朝天宫。改换新朝之前,那名前朝的真君已经将宫主之位传给大弟子,在新朝似乎也没有什么动静,看来也是依旧得到了新朝的恩泽。”

    “血债自然是要血偿。”

    林意脸上和眼中的那种神色更浓了些,“我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我沿途听到消息,我的父亲林望北,也被皇帝派人截杀。”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