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八章 你们是谁

第八百九十八章 你们是谁

    李三鱼此时没有恐惧,只是极其的愤怒,只是那一股阴狠的气息死死的镇压着他体内的真元,他连体内的每一丝筋肉都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就连吐口口水和怒骂都做不到。

    他虽然已经感气,是身为修行者,也听了一些修行的道理,看了一些分发的修行典籍,但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的明白,何为境界之间的碾压。

    这名樵夫模样的男子至少是如意境的修行者,如意境和黄芽境之间,还隔了命宫一个大境,这种力量等级的碾压,在平时是根本不需要乔装打扮和偷袭,显然也是之前那些铁策军军士的难缠,才让这些人如此小心。

    但即便如此,还是让李三鱼打出了一颗那样的火器。

    “走!”

    青衫年轻道人的修行境界似乎比这樵夫模样的男子还高,但这樵夫模样的男子行事却似乎比他稳重,听得青衫年轻道人如此说,他也不想停留,提着李三鱼就想尽快离开此地。

    “咚!”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声巨大的闷响突然从远处的山林间震响。

    这声巨响传来之前,这两人已经感到地面剧震了一记。

    两人的脸上同时变色。

    他们只觉得似乎有一颗巨大的陨石直接砸在了地面,但他们只是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位看去,还未来得及反应,“咚!”“咚!”“咚!”一声声这样的沉闷巨响已经连续传来,越来越近。

    这种声音首先压迫着他们的耳膜,让他们的心中都是发慌,接着地面不断跳动,他们的气血都被震得有些浮动,两人甚至都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怎么回事?”

    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惧。

    他们两人都是同样直觉,似乎有什么巨|物在不断弹动,以恐怖的速度在逼近,但他们的潜意识里,这似乎是一名修行者在剧烈的践踏大地而来,但这又似乎绝无可能。

    因为对于这两个人的见知而言,他们所见最强的修行者,都不可能造成这样的声势。

    两人呼吸困难,也就犹豫了这片刻的时间,他们看到西边的江岸山林之中,已经涌起一蓬蓬的粉雾。

    一股可怕的破空声,夹杂在这种锤地声中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廓。

    “是修行者!真的是修行者!”

    这两人听得这样的破空声,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走啊!”

    那名樵夫模样的男子还是比青衫年轻道人反应要快,当下恐惧的一声大叫,体内真元狂涌,朝着青衫年轻道人来时的江岸疯狂的飞掠。

    青衫年轻道人终于反应过来,他脑海一片空白,双脚似乎不在自己身上,但耳边却是风声呼呼,他身体都似乎失去了控制一般,但飞掠的速度,却是比他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快。

    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充斥在他的体内,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那似乎已经快要落在头顶的沉闷巨响带来,还是他体内的经络所受的压迫超过了平日的极限。

    他的修为远超那名樵夫模样的男子,此时无意识般亡命狂掠,两三个呼吸之间,便已经超过了那提着李三鱼的樵夫模样的男子。

    “咚!”“咚!”

    然而两声沉闷巨响连续砸入他的耳廓,这两声巨响响起之后,便再无这种沉闷声响连续压迫。

    这其中一声巨响来自他的身后,但第二声巨响,却是已经在他的身前。

    一蓬烟尘在他身前的江滩上涌起。

    江滩上原本湿|软的泥土凹陷下去,然后随着气浪荡起一圈圈涟漪。

    烟尘的中心,有一道身影。

    这身影,也穿青衫。

    只是和这青衫年轻道人相比,一个是沉稳如岳,一个却是失魂落魄。

    李三鱼此时依旧无法动作,甚至无法发出声音,他的双眼被气浪冲来的泥屑所迷,说不出的酸涩模糊,但几乎是一眼,他就认出了来人是谁,一时之间,他鼻子发酸,胸中一股气就想要拼命的嚎叫出来。

    “你…!”

    青衫年轻道人浑身冰冷的站住,他没有感到任何剧烈的真元波动,但直感到一种如山的压力扑面而来,他下意识的想要问你是谁,然而他这一个字才刚刚出口,那道身着青衫的身影已经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唰!”

    那名樵夫模样的男子只感到一种可怕的气息逼近身前,在这一刹那间,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明明看到对方已经朝着他一手抓来,但他却似乎偏偏来不及做出多少反应。

    几乎是他身体的直觉,一股真元从他的左手中迸发而出,但这股真元到了对方的面前,却是如同原本就不存在一般,直接消失。

    喀嚓一声。

    他是右手抓着李三鱼,但这声声音响起时,他的整条右臂骨骼就已经全部碎了。

    对方的手掌似乎只是在他的右肩上拍了一记,但他的右肩就全部粉碎,无匹的力量震碎了他的整条右臂,甚至震散了他的真元,伤及了他的肺腑。

    他的双脚狠狠钉入身下泥地,直至没膝。

    他无法发出痛苦的声音,只是剧烈的咳嗽起来,不断咳出血沫。

    那道青色的身影就站在他的面前。

    那是一名年轻人,看上去最多不过二十如许。

    这名年轻人扶住了李三鱼,看都不看他,转头看向他身前不远处的青衫年轻道人。

    只是这一眼间,却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强大气度。

    李三鱼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的身体还有些不受控制,但他的喉咙里却已经能够发出声音。

    “林…林大将军。”

    那名青衫年轻道人头脑嗡嗡作响,还未恢复思索能力,此时听到李三鱼的这一句,这名青衫年轻道人张开了嘴,一口气却是堵在胸口,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断往复,“林意,难道是林意亲自到了…怎么可能,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亲自到了这里。”

    “你们动了我铁策军的人,难道还想我是谁?”

    一袭青衣的林意完全没有以往嬉笑怒骂的神色,他的脸色只是一味的冷。

    他看着这名青衫年轻道人,接着道:“你们是谁?”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