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七章 江滩青衫

第八百九十七章 江滩青衫

    李三鱼没有花很长时间在收敛和安葬这两名同僚的遗体上,既然从军,就要做好随时都会战死的准备,自然也要做好马革裹尸还或者曝尸荒野的准备。

    更为重要的,是不让自己的同僚默默无闻的死去,无法为他们报仇。

    他追着车队的踪迹跟了下去。

    这支“商队”似乎也不愿意让人发现他们所做的事情,在抛尸之后,他们的行踪和之前相比骤然变得隐秘起来。

    这支“商队”很快在一片荒林里弃了所有的马车,全部放了一把火烧了。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这些人全部骑马,折向江夏郡,他们并不往热闹的集镇和县城去,在距离江夏郡大约还有七十里处时,这一行人进入了江边的一片道观之中。

    这道观约有三十余间房屋连成一片,都建立在江边的绝壁之上,而且都是独特的红墙,看上去气势不凡,但外墙和道观门上却没有任何的名号牌匾,而且这道观平时似乎也不对外人开放,道观门也大多数时候紧闭。

    这道观的周围方圆数里都没有什么人家,这段江水也十分湍急,不适合捕鱼,所以江面上甚至也没有多少渔户往来。

    这一行人进入这道观之后,似乎并不急着离开,李三鱼在这道观最近的数里外的村庄暗中打听了一下,这道观在前朝原本是个龙王庙,但在前朝就已经赐给了某个修行者,现在似乎是个修行地,那道观里面平时似乎有不少弟子走动,只是具体有多少人,叫什么宗门,这些村民却是一概不知。

    李三鱼虽然此时已经凝结黄芽,算是入了门的修行者,但他对于修行者的世界却还是一无所知,所以他自己根本无从得知这道观到底是什么宗门,他只是详尽的将自己沿途所见全部记载下来,包括那两名同僚的死状,他们遗体所在的位置,这个道观所在的位置,具体外貌如何。

    他花了不少的时间,又找了几个人帮他送信。

    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觉得,自己说不定也会出事,或许长久下去,即便能够追踪出真相,自己恐怕也无法平安回到铁策军。那所见的事情,那两名同僚的死状,却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支撑着他,让他胸中始终有一股气,让他一定要追下去。

    只是又隔了一日,他赫然发现,先前进入那道观的人并没有离开,但从西边却又分别有两股人进入这道观。

    那两股人身上的衣衫也都是车夫或是商贾的模样,虽然他不敢距离太近,听不清楚这些人的口音,但即便是远远望去,他也觉得这些人的气质相近,恐怕这些人不是军队之中的将领所扮,就都是修行者。

    这些人来得越多,李三鱼的心中就越是有种寒意在生成,他此时心中隐然觉得,若是自己按照原计划返乡,若是左右乡邻知道自己回了,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落入这些人的手中。

    这些人似乎就像是一支支的狩猎队伍,都在四处搜寻铁策军军士的踪迹。

    入夜,李三鱼将日间的所见细细的记载了下来,他没有加以自己主观的判断,因为他觉得林意大将军他们自然会做出更有效和更准确的判断。

    到了清晨,他出现在一个靠江的小镇,他吃了碗当地的鱼片粥,同时默默的物色着可以替他送信的对象。

    也就在此时,江滩上有一名年轻的青衫道人走了过来。

    这名青衫道人很年轻,五官都很俊秀,他在江滩上的雾气里似乎走了许久,但身上的衣衫却一点都没有被染湿。

    这名青衫道人似乎只是在江滩上漫步,顺便想些事情,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但隔着很远的距离,却偏偏看了李三鱼一眼。

    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瞥,李三鱼的心中就有一种寒意生成,他直觉有些不对。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后背微微一痛,就像是有细针扎进了衣衫,他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整个后背已经发僵。

    一种让他的血肉麻痹的气机,正以可怕的速度朝着他的体内扩散。

    “嘿嘿!”

    “昨日喊人送信给铁策军的人,应该就是你?”

    一声细微的冷笑随即传入他的耳廓。

    李三鱼呼吸一顿,不知为何,他此时脑海之中第一时间闪现的,却是唐高中的身影。

    几乎随着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之中闪现,他体内的那些黄芽真元尽数顺着他的右手经络喷薄而出。

    噗的一声,一颗深红色的弹丸从他的袖中喷射了出去,此时他的右手也几乎不能动弹,这颗弹丸直直朝着前方射出,却是落向前方的江面。

    他身后发生的人一声惊呼的低声怒喝,似乎也完全想不到他浑身已经无法动弹,竟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江滩上,那名年轻的青衫道人也是面色微微一变,他微微抬手,似乎想要控住那颗深红色的弹丸,但也就在这一刹那间,轰的一声,那颗深红色的弹丸已经猛烈的爆炸起来。

    一片惊呼声响起。

    无数条粘稠的火焰洒落在江面上。

    寻常的火焰落在水面上,便自然瞬间熄灭,但这一条条火焰坠落在水上,却是漂浮在水面上,继续燃烧,滚滚的白汽和浓烟不断朝着天空飘去。

    “你简直是找死!”

    一只手掌落在李三鱼的后颈上,一股阴狠的气息顺着他的脊椎直入他的气海,瞬间将他的一切气机都镇压下去,也直到此时,李三鱼眼睛的余光里才看清这名乘着青衫道人的出现而偷袭他的修行者。

    这是一名樵夫装扮的男子,四十余岁的年纪。

    这名樵夫模样的男子直接单手提起李三鱼,朝着前方的江面就掠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名青衫年轻道人也是几个起落就到了李三鱼和这名樵夫的面前。

    “这种火油弹,的确是铁策军无误了。只是不知道是哪路做事不小心,竟然被这样的人物跟了上来。”樵夫装扮的男子脸色极为阴沉,对着这名青衫年轻道人说道。

    这名青衫年轻道人面目俊秀,但此时脸色却反而比这樵夫模样的男子还要阴狠,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李三鱼,寒声道:“死到临头,竟还敢闹出这一出。等会就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