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六章 血债

第八百九十六章 血债

    李三鱼捂住了自己的嘴,他靠着墙跌坐了下来,他生怕自己哭出声音。

    除了钟离之战那批幸存者,铁策军其余绝大多数军士都是和他以及唐高山一样的寻常人,至少在李三鱼看来,自己和唐高山都是很寻常的人。

    他和唐高山之前并不算特别熟悉,然而当唐高山在他的面前这样悲壮的死去时,他却感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痛。

    这是真正的失去手足之痛。

    他真正的明白了,何为手足。

    他没有冲出去,不是因为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那名剑师的对手,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他不能让唐高山这样的手足白白死去。

    他必须让铁策军的人知道,是谁杀死了唐高山。

    镇区里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一个平静的远落突然发出了这样的爆炸和火光,伴随着战斗和有人死去,自然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有无数的脚步声和呼喊声响起。

    许多镇民朝着这个小院行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院门口那名中年男子的小剑还在身前的气雾里悬浮飘飞,他看着身前那名铁策军军士和其余几名同僚的尸身,心境激荡兀自不能反应过来。

    这名铁策军军士虽说入了黄芽境,但黄芽境的修行者原本只是修行者世界里最低等的存在,谁能想到,这样的一名铁策军军士,竟然杀死了一名如意境和三名命宫境的修行者?

    这名中年男子自身都是承天境的修行者,以他这样的身份前来督办,结果只剩下了他一个,这种结果,如何能让他相信。

    明明只是一名普通的铁策军军士,为什么竟然如此果决,如此悍不畏死?

    “郡守府办案,闲杂人等回避!”

    这名中年剑师还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他无法相信的结果,他身后的道路上,却是响起了一声厉喝。

    伴随着这一声厉喝,一名青衫男子落入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一柄无柄小剑随之发出凄厉的剑鸣声,在他身周数丈之地飞舞缭绕了一圈。

    剑光瞬间消失,尖利的鸣声却是依旧在所有人的耳中回响。

    这种集镇之中,原本就没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修行者,更不用说真正的飞剑。

    此时这道飞剑一出,所有原本想汇聚过去的人全部都停住,一个都不敢靠前,更不用说去问是什么郡守府办案了。

    已经两名能够使用飞剑的剑师了。

    李三鱼深吸了一口气,他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站了起来。

    他直觉这两名剑师在那支商队之中也并非是最顶尖的存在,尤其那支商队都是吴中一带的口音,如此一来,那支商队绝对不可能是属于哪支郡守府,这边任何一个郡县的郡守府,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混乱之中,他看到那些马车周围也有不少河边往来的商户经过,只是几名护卫依旧不让任何人接近那数辆马车。

    很快这些马车中人收敛了尸首,离开了这个镇区。

    很显然他们也不想太过引人注意,不想要暴露行踪,在离开这个集镇之后,这些马车走得很急,而且都不走大路,一直到了夜间,这支商队都没有在任何集镇停留,而是在江边的野地里扎营。

    在半夜里,这支商队抛了一些重物在江中,然后在天色还未放亮时,就继续上路,往东行。

    这支商队行远之后,李三鱼的身影在江岸般的草丛里显现出来,他脱下了身上的外衣,钻入冰冷的江水之中,连续入水数次之后,他从江水之中拖出了两个重物,拖到了岸边的树林之中。

    这是两具用厚布包裹的尸首,后背上都绑了铁块。

    切开了厚布之后,李三鱼看着这两具尸首的面容,捂住了自己的嘴,他忍住了没有哭出声来,但是有一种如同野兽咆哮般的声音,却是从他的喉咙深处不断的响起。

    这两具尸首之中,其中一具是唐高山,他的整个面孔都几乎被烧烂了,但李三鱼却依旧看得出他的五官轮廓,而另外一具尸首便是失踪的陈松。

    陈松的脸上和身上,也是无数的伤痕,甚至还有很多针孔般的伤口。

    很多伤口明显都是新伤,最让李三鱼痛苦和愤怒的是,陈松的双手和很多穴位之上,还钉着一些很奇特的木钉。

    在被杀死之前,陈松肯定经历了某些想象不到的酷刑。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到底想要探听出什么秘密?

    这些李三鱼都还不知道,但他知道,只要自己将所见的这些完整的告知林大将军,这些人就一定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应该的代价,一定会血债血偿。

    ……

    就在这个清晨,韦睿的车列刚刚从某个驿站出发,便停了下来。

    有数名骑军沿着官道赶来,到了他的车列前,然后马上的几名骑者全部跃落在地,跪在韦睿的马车之前。

    这几名骑军都是星夜兼程传递消息过来,而且他们都是地方上的镇戊军,原本这种军情的传递并非他们的职责,所以他们知道按照军法,他们一定会受到些处罚。

    但是他们不在意这些,他们只想尽快要让韦睿得知这个消息。

    “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车车厢里,元燕看着韦睿问道。

    她看到韦睿的手指在拆开那封密笺时僵住了。

    “我们或许得换个计划。”

    韦睿叹息了一声,他的面色没有多少改变,但似乎眼角又瞬间多了两条皱纹。

    他看着元燕,看着这个来自北魏的小姑娘,轻声道:“林望北死了。”

    “是萧衍杀了林望北?”元燕面色一寒,第一时间反应道。

    韦睿没有回应,只是将手中的密笺递到了她的手中。

    元燕看完了这封密笺,她沉默了数个呼吸的时间,然后认真道:“如果可以,我想见一下萧淑霏。”

    韦睿看了她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元燕看着他,说道:“林望北因为萧淑霏走漏消息而死?….我并不怎么相信,能够让林意倾心的女子,不可能因为惧怕或是害怕失去荣华富贵而做出这样的选择。”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