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四章 失踪

第八百九十四章 失踪

    他铁策军之中的那名同僚叫做陈松,是钟离之战中铁策军的生存者,也是教导他们刀术的教习。

    李三鱼自己是在桐山监之中被林意挑选出来的囚徒之一,他当年之所以被收押桐山监,是因为当地郡守私扣了赈灾钱粮不用于赈灾而挪作他用,李三鱼便打了个地洞直接到了那郡守的库房,直接将赈灾钱粮都搬运一空,发放了下去。

    李三鱼的祖上也暗中做些盗墓生意,不过让林意看重李三鱼的,是因为即便是李三鱼的那些祖上,也都是颇有侠风,一般只在自己或者邻里生活难以为继的荒年,才去偷盗富人家的墓藏。偶尔有了些积蓄,李三鱼的那些祖上也都不大手大脚的花用自己享受,而是充了一些贫苦孩童的治病花销。

    李三鱼往上数代一直都很清贫,不过当地有个医馆,却是时常会免费施药,帮那些看不起病的人治病,其中费用,其实也一直是李家所出。

    李三鱼那偷盗官府钱库的罪名极重,按例是要斩首示众,家人也要分配边关为奴的。但李三鱼当年被抓时,便直接民愤起了民乱,那名郡守也因此下狱,而李三鱼却也是没有斩首,被收在了桐山监服苦役。

    李三鱼自己这一代没有做盗墓的营生,不过祖上也是流传了一些基本功,他在被林意挑选进铁策军之前并非修行者,但也颇有武技,之前铁策军暗造了铅室之后,他也是铁策军之中第一批成功凝结黄芽的。

    陈松在铁策军之中是他的长官,这次和他执行的军务不同,但到了这边差不多同路,陈松是去巧炉镇的一家工坊,他则是要路过巧炉镇。

    但在今日日出前后,他却发现陈松在这个马市附近失踪了。

    马市附近过往的商队有些杂乱,只是李三鱼本来就是本地口音,和人交谈打听起来毫无障碍,所以很快便打听出来,那支商队之前也向人打听过陈松。

    铁策军的人在外办事,都是身穿便服,寻常人就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李三鱼心中清楚,陈松之间一直走的这条线,往来这个工坊办事已经有两次,所以若是工坊之中人走漏了消息,那陈松的身份便自然暴露。

    李三鱼锁定了目标,却并未急着去接近那支不知什么路数的商队,他假装成了到马市边上的皮货和干货市场收买一些皮毛和干笋之类的货物的小商贾。

    他游走于那些商户之间,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他就轻易确定这支商队果然有很大的问题。

    这支商队居然都是吴中一带的口音,吴中一带养蚕盛产丝绸,平日里只要到巴东郡一带的吴中口音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丝绸商人,偶尔也顺带着做些棉布生意。

    只是这支商队却不是做丝绸和布匹生意的,他们贩卖的却是一些香料。

    若是那种上等的沉香,精制的麝香、檀香等香料也就算了,那种香料的确很受西域一带的欢迎,价格高昂,但这些人用来交易的香料,却是一些用来佐菜的香料。这些香料的价格在巴东郡这边还不如一些干菇山菌,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支商队所带的货也不多,装货的货车就头尾各两辆,载人的马车倒是足有七辆。

    这些人哪怕把这些货卖出个好价钱,恐怕都抵不过这些人远道而来的人工钱。

    这些人也根本不做其它生意,和人商谈卖这些香料,也是一副可有可无懒气洋洋的劲道,这只要有人认真打量了,第一时间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支商队根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商队,而是别有所图。

    而且光看其中一些人的神色,李三鱼就觉得他们是一股在这里事情已经办完,没有耐心再多停留的神色。

    这些人接下来只是卖了数分之一的货,就已经在备马准备离开。

    在这段时间里,李三鱼发现这支商队中人对于其中的五辆马车防卫甚严,明显很刻意的不让人接近那五辆马车。

    除了那谈货卖货的两三个在外走动的人之外,其余露面的一共有十六七人,其中有一大半人看上去身材并不显得过分壮硕,但是都给他一种精气十足的感觉。

    尤其在那五辆马车之外行走的数人,腰间都配着精美的剑鞘,明显都是擅长用剑的剑师。

    李三鱼犹豫了片刻,他先找了一支和党项人做生意的马帮,花了些银两让他们帮他带个信,接着又返回了先前的马市。

    在那个马市里,他找到了之前那个驯马的本地汉子。

    “兄弟,你叫啥名字,我有个活想找你做。”他打了个招呼,开门见山的说道。

    “啥活?”

    这名驯马的汉子有些狐疑的看着他,“我叫胡本善。”

    “我叫李三鱼。”

    李三鱼将这驯马的汉子拉到一边,直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不要大惊小怪也不要声张,我是铁策军林大将军的人,现在有个要紧事,想要你帮忙。”

    “啥!”

    这驯马的汉子顿时一跳,但旋即回过神来,眼睛瞪圆了看着他,一副质疑其中真假的样子。

    “我们有个兄弟出了问题,但我一个人恐怕处理不了,我已经托其余人给林大将军传信,但唯恐不稳妥。”李三鱼从袖中掏出一个布包,塞进这驯马汉子的手中,“你什么都不用多做,你只要帮我跑一趟,到了最接近党项境内的坎儿坝,你找那里的党项人,告诉他们一个叫做陈松的铁策军校官落在了一支吴中口音的商队手里,有可能是被杀了,也有可能是被掳了。”

    这驯马的汉子只觉得布包沉甸甸的,里面明显都是银钱,他原本还有些不信,但听着要他带信给党项人,又听着是带这样的口信,他顿时就紧张起来,紧张之中还带着一丝恐惧。

    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马上将布包塞给了李三鱼,轻声道:“李家兄弟,为你们铁策军和林大将军办事是我的荣幸,怎么能收你们的钱财。你放心,就是这跑腿的事情,我一定帮你做到。”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李三鱼摇了摇头,让这汉子拿着布包,道:“你和我们铁策军没有什么瓜葛,沿途过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怀疑,但既然有人对付铁策军,我总是觉得有些危险,所以你在到达坎儿坝前,千万不要让人知道你在替我们铁策军送口信。”

    “放心,我有时候去收野马,也会去那边。”驯马汉子拍了拍李三鱼的肩膀,“你自己小心。”

    “那就此别过。”

    李三鱼也不多说,他见到那支商队已经启程,他便直接和这驯马汉子别过,远远的跟在了后面。

    这支商队做生意的时候不紧不慢,但启程之后,却是骤然换了精气神,行速极快,那些驾车的车夫也是一改疲态,远远望去都是坐得端正,别有一股肃杀的气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