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三章 寻常人

第八百九十三章 寻常人

    在南朝的这个清晨里,原本似乎最应该风云变幻的北部边境反而风平浪尽,那些因为魔宗的意志而投降过来的北魏降军都平稳的接受着整编,并未因为传递过去的消息而哗变。

    北魏方面也很平静,他们一直在调整着布防,只是因为大量军队叛离导致的缺口,他们的防线更向洛阳方向收缩,甚至直接将一些要塞变成了空城。

    但与此同时,一场巨大的风暴却在以建康为中心以及这帝国的西边不断发酵。

    魔宗在离开建康城之后不断的杀戮,已经有数个望族和修行地遭受了他的屠戮。

    没有人知道他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境界已经远超过了在建康时那一战的领域。

    他隐然已经超越了妙真,真正的踏入了这百年来只有那南天三圣才真正踏足的神惑领域。

    即便那日有着众多强者的限制,在建康城内,何修行的那名真传弟子已经展现出了近乎无解的速度和力量,现在在建康城外,还有谁能够限制比当日何修行那名真传弟子更强的魔宗?

    而帝国的西边,一封“哭天书”正在疯狂的朝着南朝的深处传播。

    “哭什么哭,我看这皇帝老子也太不厚道了,按我来看,林意还和他扯什么犊子,直接起兵反了就是。”

    巴东郡的一处马市里,一个卖烙饼和面糊的早餐铺里,一名只不过粗识字的驯马汉子狠咬了一口烙饼,恶狠狠的说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啃着建康那些贵人的肉一样。

    这种话在靠近建康的那些都城里可是根本不敢说,但是在巴东郡的这个铺子里,这名粗汉的话语却是引起了一片叫好声。

    “我看你也是扯犊子,说反就反,好歹人家在建康也有家业…”也有这种声音响起,在这地方,这种反对的声音更多是调侃,并非是真正的辩驳。

    “我可是听说了,林意大将军可是没捞着什么好处。他父亲的家产在皇帝老子登基时就被收没了,上个月建康那边我堂哥他们商队过来,还有人说,他在建康城就是住一个四处漏风的破院,就连他去南天院修行,也根本不是皇帝老子保荐,而是他同学之中有贵人提携,否则他从军的资格都没有。”

    “你是在说笑吧?连从军去打仗的资格都没有?”

    “你去打听打听,罪臣之子不入军籍,想要入军打仗建功立业,门儿都没有,直接就是堵死了。”

    “这皇帝老子可的确不地道。”一开始直接放言皇帝老子不厚道的那名驯马汉子又狠狠咕嘟了一句。

    “你也别说不地道和反了,我就是,要是林意大将军真的起兵攻过来了,你到底帮谁,你反不反?”他身旁一名马贩听了,顿时忍不住笑骂了一声。

    “那还用想,谁有理我帮谁呗。我跟你们讲,就这理,我肯定帮林意大将军啊。”这名驯马汉子顿时双目一瞪,涨红了脸,挥舞着手中的烙饼,叫嚷起来,“要么林意大将军看不上我,也不让我从军,否则真缺人要拉人打仗,我肯定报名。”

    “得了吧,你会用刀用箭吗?招你去养马,你也好像不够格啊。”一群人哄笑起来。

    这名驯马汉子这下倒是不生气,他讪讪一笑。

    早些时候其实像他这样的市井汉子就都知道,现在好像铁策军没多少骑兵,但是有限的骑军据说可是陈家的金乌骑的残部,那些人可是天下一等一的骑军,别说上马刺杀的功夫,就是驯马,那也根本不是他们这种驯驯平常拖马车的马的人所能相比。

    那根本不是一回事。

    不过讪讪一笑之后,这名驯马汉子哧溜溜的吸了半碗糊糊,却还是抹了抹嘴拍着胸口嚷了一句,“驯马打仗咱自然是不够格,不过这行军打仗难道不要人卖些力气?像我们这些有些死力气的,难道帮忙搬运个粮草,搬些军械之类的,还不行?”

    “那可行。”一群人又是哄笑出声。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说这皇帝老子要是不回心转意,这仗会不会真打起来?这不和北魏人打了,和自己人先干起来了?”隔了不过一个呼吸,有人却是忍不住这么说了一句。

    “那打就打,林大将军的这哭天书说得一点都不错啊,皇帝老子还不是从前朝的皇帝老子手里抢到的皇位,要不是有林意大将军,恐怕现在我们南朝不完也已经丢了一半了,难道接下来皇帝老子无论做什么,他都要忍气吞声?”

    一群人沉默了也只是一瞬间,尤其有些喝了早酒的汉子更是鼓噪起来,“不打的话,想想都替林意大将军憋屈。”

    “这群人,打仗是要死人的。”一些从更东边一些来的商队听到这些人的鼓噪,嘴角都不自然的流露出鄙夷的神色。

    在这些人心中,这些边远州郡的人实在是太粗鄙太不知危险了。

    若是现在这片市场里真的有皇帝的密探在,这些人恐怕当下就被记录在案,若是真正战事起来,这些人恐怕就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些从东边那些富庶州郡来的商队自然是不希望打仗的。

    他们有家业,而且自从林意去了党项之后,党项的那些人也是开始规规矩矩做生意,边贸生意,不再是那些马帮的专属。党项和吐谷浑的边贸现在还没有彻底放开,他们这些商队已经有了无数的商机,若是再安稳几年,南朝的诸多商号,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好处。

    但就基于这点,他们是觉得这些粗鄙汉子太过鼓噪,但心中却也是向着林意这一边的。

    在他们看来,林意越是对于南朝重要,就越是应该安抚,这样硬吃,吃相的确是太难看了些。

    此时无人注意,在热气腾腾的铺子一角,一名衣着普通的汉子拿着一个长条包裹很低调的悄然走了出去。

    长条布包裹里的东西很显然不是刀就是剑,光看形状就都看得出来。

    只是在这种闹市,带刀带剑的过往旅人却实在很多,所以这名面目寻常只是略微显得风尘仆仆一些的汉子根本就显不出来。

    这名悄然走出这个铺子的汉子被热气熏得心中有点暖。

    他叫李三鱼。

    这个铺子里此时鼓胀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李三鱼是铁策军的军士。

    他是齐珠玑心忧的数百名铁策军之中的一员。

    他原本接受的军令说简单也简单,但真正做好说难也难。

    也就是回乡物色一些适合铁策军的人。

    找人特别简单。

    比如刚刚那个叫嚷着宁愿给铁策军搬运粮草的驯马汉子就还不错。

    只是要找到最为合适的,的确能够让林意和齐珠玑他们满意的,在他看来却并非很简单的事情。

    毕竟那种被挑选出来的人,会成为灵荒时代的宠儿,应该有很大的机会和他一样,成为修行者。

    而对于他和其余像他一样的铁策军军士而言,这种挑选的权力本应该属于林意和齐珠玑他们这些将领,现在他们拥有了这种权力,他们就必须越加小心。

    其实回到乡里之前,他心中就一直在盘算,他的心中其实也是有了一点很好的人选的。只是离家也已经数年,那些在他脑海里的人还在不在,还能不能和他想象的一样,却是未知之数。

    只是现在,这件事情却必须缓一缓。

    现在虽然离他的家也只有半日的路途了,但有件事他却需要先弄清楚。

    他的一名同僚,一名和他一样的铁策军军士,似乎在附近失踪了。

    这似乎就和此时停留在市场东面的一支商队有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