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二章 态度

第八百九十二章 态度

    韦睿微微垂下头。

    他轻声的对着身后一名随从说了几句。

    那名随从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眼瞳里也出现了深深的震惊神色。

    他悄然的离开了韦睿的身边。

    当韦睿和这些迎接他的百姓说了些话,进入驿站之后不久,这名随从领着那名小姑娘进入了驿站,到了韦睿的身前。

    驿站的官员和其余人员都被请了出去,这些人对韦睿无比尊敬,自然不会有不快的感觉,而且他们十分清楚,韦睿这样的人物是真正的南朝柱石,这样的人身上,再小的事情也是大事。

    这是一名形容有些憔悴的小姑娘。

    她的身上不见任何的武器,她的神态也很安静,只是即便是这名随从,看着这名少女也直觉有些危险,所以他甚至在带来了这名少女之后,并未离开,只是在韦睿的身后坐了下来。

    “一起吃吧。”

    韦睿点了点案上热气腾腾的酒菜,看着这名少女,平静的说道:“远来是客,洛阳到这里很远,你来到这里也不容易。”

    “您已经猜出了我是谁?”元燕的眼睛深处也有敬畏的光芒闪动,她可以确定之前韦睿肯定不知晓自己的行踪,然而他却偏偏能够在一眼之中便猜出自己是谁。

    “离家很远的人往往会有离家很远的人的气息,而像你这样背负着家国的人,就更不同。”

    韦睿看着元燕,伸筷帮着她夹了些菜,看着她慢慢的吃起来,他才一边喝着肉羹一边问道:“只是我原以为你会去找林意。”

    元燕笑了笑,她的笑容里有孤独,但更多的是骄傲,“您应该明白,像我这样的人不可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做。”

    “那是自然。”

    韦睿正色道:“更多的是责任和负担,或者说牺牲。”

    “我离开北魏是意外,但不久之后我却明白,是必然。”

    元燕认真的吃着菜,同时认真的说道:“其实魔宗的部众就算不发现我和林意的关系,魔宗迟早也会叛回南朝,他要吃肉,必定是吃最大的一块,他一直在等着机会将南朝皇太后吃掉。所以当他叛回南朝的时候,我也应该会到南朝来。”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

    她的筷子停顿了一下,然后也替韦睿夹了一块肉,然后接着慢慢说道:“我对林意了解,按我所想,如果一定要请求南朝某个人的帮助,也自然是找他,只是他和南朝皇帝之间无法调和,我皇兄要和南朝皇帝联手对付魔宗,只有您才是从中撮合的最佳人选。”

    “真是厉害。”韦睿由衷的感慨道。

    “不是我,是我皇兄厉害。”元燕看着韦睿,道:“只是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魔宗,他知道魔宗在南朝必定生乱,只是就连他都没有想到,魔宗竟然能够将天下独圣的人都杀死。”

    “我也没有想到。”韦睿卸下了铠甲之后,便更加像个寻常的老人,他现在不需要掩饰自己的任何情绪,所以情绪低落时,便显得更加落寞。

    “我们皇帝也没有想到,原本按照他的想法,若是何修行那名弟子顺利被杀死之后,接下来要除去的就是魔宗,如此一来,最大的不安稳就只剩下了林意,林意若是出兵讨伐,便成了真正的逆贼,而林意若是割据党项,那对于南朝的直接威胁也小于之前的北魏。他接下来先可以用雷霆手段一举击破北魏,再慢慢来解决党项的事情。”

    韦睿苦笑起来,“即便之前由我来看,这计划也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无敌就是无敌,仅凭皇太后一个人,便足以能够决定战局。她若是亲征,不仅北魏可平,而且可以迅速收复人心。任何的意见,在南北的真正一统面前,都不算什么。然而谁会想到无敌的人死了。”

    元燕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她对南朝皇帝和皇太后自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对于北魏而言,她却不得不抛弃个人的好恶。

    “在魔宗叛到南朝之后,我北魏自然岌岌可危,只是在我看来,你们皇太后被魔宗杀死之后,萧衍的皇位却更加岌岌可危。”她认真的看着韦睿,说道:“我受我皇兄之托来见您,是因为我知道将军您并不在意您个人的得失,而在于南朝的安危,在意这些民众的安稳,所以在我看来,您和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和萧衍谈,我皇兄其实现在很愿意和他谈,他愿意和萧衍联手对付魔宗,杀死了魔宗之后,我们都停刀兵。另外一个选择是抛开他直接和陈家谈,我们和陈家联手对付魔宗,同时让他让出皇位。”

    韦睿点了点头,他也不先做表态,只是示意元燕可以接着说下去。

    元燕道:“只是我皇兄和任何人联手,都自然基于北魏的存继…所以这只是他的设想,他最后要找的,只是愿意和北魏停止刀兵的那个人。”

    韦睿感慨的笑了起来,“所以最后的选择是林意,想必对于你而言,林意应该是愿意和北魏停止刀兵的那个人,他应该不会一定要想着南北合流,灭掉北魏。”

    “如果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只会和林意谈,因为我信任他。”元燕点了点头,她没有掩饰的说道:“只是将他摆在最后,这对他并不公平,而且他和萧衍之间恐怕无法调和,我其实并不愿意最后我皇兄也变成他的敌人。”

    “但是对你皇兄而言,似乎也是形势所迫。”

    韦睿平静的说道,“毕竟他在党项,相隔太远,现在最能够影响北魏的存亡的,还是萧衍和陈家。”

    “无论是在修行还是在战场上,您都是真正的前辈,您现在应该明白我和我皇兄的意思了。我和我皇兄的喜好,对于整个北魏的生死存亡而言都不值一提。”元燕停了下来,她认真的对着韦睿行了一礼,道:“所以我想知道您对于这天下的态度,我想听您的意见。”

    韦睿苦笑起来。

    他微微抬起头来。

    清晨的阳光很柔和,但此时对于他而言,却莫名的刺眼。

    他只是个归老的老人,然而可笑的是,这个帝国接下来的命运,却突然又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今日的一个选择,便会彻底决定这个帝国的将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