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九十章 吊命

第八百九十章 吊命

    崔家这名老人尚且无法完全理解魔宗这句话的意思。

    但魔宗似乎也并不需要他马上理解。

    在说了这些话之后,魔宗直接闭上了眼睛,根本不再和他交谈。

    魔宗的呼吸很平稳,很久都是同样的节奏。

    在黑暗的马车车厢里,魔宗似乎已经彻底入定。

    崔家这名老人看着被黑暗浸润的魔宗的面目,他曾经有一刹那忍不住想要出手偷袭,他可以确定那名驾车的车夫的修为极为普通,然而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这一刹那的冲动。

    他尽可能的平复下心神,他的目光再次停留在魔宗脖子上的那道伤口上。

    那道伤口很深。

    甚至接近颈骨,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有一个人用碗扣掉了他脖子上的一大块血肉。

    许多血脉甚至都直接切断,在魔宗刚刚自割血肉时,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血肉下暴露的食管。

    这样的伤口,足以让寻常的修行者直接死亡。

    即便魔宗这样境界的修行者能够直接控制自己每一丝血肉,甚至可以一个动念便止血,但这样的伤势按理来说依旧可怕,甚至害怕强烈的气息波动。

    然而只是这片刻的时间,他看到那些被切掉的血肉就慢慢丰盈,不是新鲜的血肉,而依旧是如同恶瘤一般的紫黑色血肉。

    只是看着那些东西的生长,他都感到十分的可怖。

    他无法想象这样的东西如果在自己的身上生长,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的精神意志恐怕很快就会崩溃。

    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觉得魔宗是真正的怪物。

    在日出时分,魔宗睁开了眼睛。

    崔家老人在昏昏欲睡之中醒来,当马车车帘掀开时,接着清晨的曙光,他看到魔宗的伤口处已经没有了切割的痕迹,高低不平的血肉就像是很多痦子堆积在一起,更加触目惊心。

    魔宗依旧没有理会他。

    魔宗只是平静起身,走出这辆马车。

    当这辆马车停下,魔宗走出这辆马车时,崔家这名老人才赫然发觉自己来到了九华山宗的山门。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名崔家老人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色再度变得无比苍白。

    “其实你并不用抗拒,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赐予你力量。”魔宗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起来。

    说完这句,他径直走向九华山宗的山门。

    九华山宗是九华山一带最大的剑宗,不仅门人弟子众多,而且有两个铸剑剑坊,所制的长剑在南朝非常出名。

    “什么人!”

    修行地自有修行地的威严,当魔宗接近山门,数声厉喝声便顿时从山道上响起。

    “不在建康的剑宗…孤山剑宗应该算是第一,这种山野剑宗不只是没有多少底蕴,而且连门人弟子都缺乏足够的眼力,若是换了任何一个建康的修行地,像我这样的人出现在山门,他们至少也看得出我的修为不能受他们这样呵斥。”魔宗的声音淡淡的响了起来。

    他似乎是在对崔家这名老人说话,又似乎纯粹只是感慨自语。

    “只可惜孤剑山宗也没有了。”

    魔宗自嘲的笑了笑。

    他是光明圣宗的弟子,但也曾经是孤山剑宗的弟子。

    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他都背叛了这两个宗门,而且都导致了这两个宗门的覆灭。

    自己这一生的轨迹,似乎真的都在背叛之中度过,而且似乎总带着说不出的厄运,只要有他存在的地方,都不会有好结果。

    “或许我本身就意味着死亡,我本身便和死亡的力量有着不解之缘。”

    他感慨的笑了起来。

    在下一刹那,那几名厉声喝问的九华山宗弟子的头颅便已经飞了起来。

    山林之中瞬间响起无数惊骇的喝声。

    原本安静的山林之中,骤然卷起无数松涛。

    魔宗深吸了一口气。

    数缕元气从那几名九华山宗的弟子身上飞起,随着他的呼吸涌入他的身体。

    这些山野宗门的修行者力量太过微小,对于他而言,的确是聊胜于无而已。

    然而对于他身后的那名崔姓老人和对于九华山宗的众多修行者而言,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那几名九华山宗的弟子的血肉迅速的干瘪了下去,不像是刚刚死去,而像是风干了许久。

    “魔宗!你是魔宗!”

    感受着这种死亡和在死亡之中滋长的力量,九华山宗之中终于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那些修行者终于联想到了近日的传闻。

    魔宗微笑不语。

    他的双手十指凌空弹动。

    一团团空气在他的真元牵引之下,在空中化为和他的手指连接在一起的十道剑气。

    这十道剑气横空数十丈,如有十柄大剑在杀伐。

    他的手指只是微微移动一寸,和他手指相连的剑气便已经在空中横扫不知多少丈。

    这是孤山剑宗的独门秘术,只是这种杀伐秘术虽然强横,但太过耗费真元,很多年前开始,他就已经弃之不用,只是今日感怀,而且不需要再像以往一样珍惜体内的真元,他便用了出来。

    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一剑。

    无论是真元,还是飞起的飞剑,还是那些凝聚了真元从剑身上涌起的剑气,在他的剑气之下全部一剑破碎。

    破碎的血肉飞溅在山林之中,许多松林变成了红色,山道上留下黏稠的鲜血。

    魔宗往山上走去,他杀光了所有修行者,然后并不停留,朝着山下的马车走来。

    直到这时,站立在山道上,被鲜血浸透了鞋面的崔姓老人这才真正的明白了魔宗的意思,才明白魔宗需要他解决的是什么样的问题。

    魔宗脖子上和后背的恶瘤,在不断的生长,不断的消耗着他的元气和力量,然而魔宗通过这样的杀戮,便不断的汲取被他杀死的修行者的元气,来补充自己元气和力量的损失。

    只是这样的过程,元气交换太过剧烈,魔宗的身体脏器得不到任何的休憩,无论是那些恶瘤迅速生长的过程,还是他迅速汲取元气补充自己体内力量的过程,对于他的身体本身,都是太过沉重的负担。

    无敌的魔宗,就像是一个上山挑着重担的脚夫,始终在不断负重前行。

    他所能解决的问题,就是和这些年侍奉崔真关差不多,便是尽可能让他身体的负担变得更小一些,便是尽可能的让他的脏器衰败的速度减缓一些。

    如此强大的魔宗,其实也和崔真关一样,需要他吊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