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八十七章 唇枪舌剑

第八百八十七章 唇枪舌剑

    萧素心在平日里便内向,此时心事重重,她看着齐珠玑,欲言又止。

    齐珠玑突然微微一笑,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小事我们自然可以劝诫,但这种大事,却最终要他自己拿主意,林意虽然生气,但目前看来不失方寸,他不着急召集我们议事,想必是要等接下来的消息,以做决策。”

    也就在此时,他感知到异动,转身朝着一侧天空望去。

    只见一座火焰浮屠正在升空,那座火焰浮屠十分庞大,正是夏巴萤平日所乘坐的火焰浮屠。

    他和萧素心远远望去,看到那火焰浮屠上隐约只有两人,一人是夏巴萤,一人是林意。

    “他先去和夏巴萤商量,现在他若是和皇帝开战,便是真正的两国相战,他先要和夏巴萤共进退。”齐珠玑有些感慨,道:“林狐狸平时看着乱来,但遇事自有大将之风,我们也静待消息再说。”

    ……

    火焰浮屠渐渐升空,对于火焰浮屠上的两人而言,天地越发空旷,不似在人间。

    今日已有惊天大事发生,不过夏巴萤的面色却依旧平淡,她看了一眼面色略微显得有些凝重的林意,却是笑了笑,道:“我听闻南朝有登高望远的习俗?”

    林意点了点头,“每逢重阳,许多人便呼朋唤友登高望远,平时有些庙会,道会,也会在山上。”

    “我也喜欢高处,尤其有了这火焰浮屠之后,我许多时候无事也会升空到高处独处。高处清净,但最关键便是看得远。”夏巴萤微笑道:“我不知道你们南朝人登高为何,但我总觉得,经常看得远,心气便会不同。”

    林意看了她一眼,道:“你说这些,是让我不要觉得你小家子气?”

    “知我心者,林意也。”

    夏巴萤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我知道你心有顾忌,但不需顾忌我这边。”她看着林意,道:“你敢那样说话,便至少让我确定你有足够的勇气和南朝一战,至于我这边…”

    她微微停顿,脸上却是又显出些傲意。

    “其实不说你也懂得,不管中土王朝是南朝还是北魏为王,又或者南北一统,我们和中土王朝之间,必有一战,因为古往今来,任何王朝想要获得其它王朝的承认,唯有靠战争。不打过,如何能获得认可。我唯一没有想到的,只是这场大战来得如此快。”

    “这一场大战对于夏,对于我而言,都是命中注定,晚有晚的好处,但早也有早的好处,对于南朝而言,我自然还是立足不稳,但对于我而言,南朝何尝不是如此。北魏未灭,又惹你这个封疆大将。”

    一场大风吹拂过来,火焰浮屠微微晃动,她却是安坐不动,傲然笑道:“西域各国这边你也不用担心,我自然会说服。这一战,我会倾尽全力和你一起打。”

    林意苦笑,道:“我原以为你会劝我暂且忍耐。”

    “你是言不由衷,明明知道我不会那样。”夏巴萤收敛了笑意,道:“你今日得知消息会激怒,只是因为你心中恐怕已经想到,接下来的消息会越来越坏。”

    林意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点了点头,道:“我们南朝本来就有祸不单行的说法。”

    “但你们南朝自古也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说法。”夏巴萤说道,“你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林意已经彻底明白了她的心意,他看向无尽远方,缓缓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不管我如何反击,都可以放心的放手去做。”

    “正是如此。”夏巴萤点了点头,她看着林意的脸,说道:“萧衍从坐上皇位到现在,也未满十年,他也是从别人手中夺得的皇位,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便如此理直气壮了?”

    林意听着她的话语,心中一动,便也有“知我心者夏巴萤”的念头闪现,他知道夏巴萤又和他想到了一处。

    “我虽是将门之后,好歹也首先是个读书人。我在建康读的书,恐怕要比他多一些。”

    他转头看着夏巴萤,说道。

    ……

    “魏将军,林大将军写的是什么?”

    魏观星的营帐里,聚集了不少铁策军的将领。

    此时山雨欲来,所有铁策军的人都是心中不安,就等着听林意的说法,之前他们得知了林意是先去见了夏巴萤,接下来林意却是先回了自己的营帐,写了一封檄文出来,这些铁策军的将领之中,有数人都不太识字,所以看着那一篇字迹密集的文章,他们的心中也都是七上八下,有如无数蚂蚁在爬,心急得不行。

    魏观星的脸色也是精彩至极,先是有些发愣,一时又有些神色古怪,此时又有些哭笑不得的模样。

    “书读得多还是有道理的。”

    “这世上有些人不讲道理,但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应该有道理,讲规矩的。”

    魏观星先说了这两句,这才放下那篇文章,对着这几名心急得不行的将领解释道:“他直接将皇帝萧衍狠骂了一通。”

    “狠骂了一通?”

    这些将领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些发寒。

    “他这篇文章叫做哭天书,意思是说天意不公。”魏观星心中感慨的解释起来。

    林意的这篇文章先是说萧衍原先也是蛟龙伏渊,前朝皇帝倒行逆施,他这才得了气运,起兵夺了皇位,按照道理,萧衍原非天子,坐上了皇位,便是上天赐他太厚的福缘,他便更应该停止刀戈,以正其名。接着林意又哭诉他父亲一生为南朝征战,但无辜获罪,他也受牵连但不自弃,在钟离血战九死一生,最终又到党项镇边,现在好不容易镇住了可能为祸的诸多乱族,和南朝秋毫不犯的夏巴萤缔结盟约,怎么又突然变成了乱党?

    最后林意说若是皇帝无错,那必定是天意惑乱,是上天无眼,忠臣良将,竟遭受如此不公。

    魏观星将这些意思对着这些将领说了一遍,他只觉得自己也只能说个大概,无法完全说得清楚其中精髓。

    听他说完这些,那几名将领面色略有缓和,其中一人问道:“那林将军这意思…是哭诉不公申述之意,或许可有缓和余地?”

    魏观星听着这句问话,顿时苦笑,认真道:“读书人的唇枪舌剑可抵千军万马,其中阴险,远超我们这些武夫。我说他是将皇帝狠骂了一通,但通观这全文,其实一句都没有指着皇帝骂的粗鄙话语,但他这全文质疑皇帝的皇位是否正统,而且北魏和南朝打仗,原本也不是皇帝一个人所能避免,但他这文章一出,恐怕南朝许多百姓都会隐然觉得,现在南朝和北魏大战,包括接下来若是南朝和党项大战,恐怕都是因为萧衍。这比直接对着他骂还要可怕,林意写这篇文章,在南朝煽动的力量,远超十数万军队,而且他如此做,也是铁了心和皇帝撕破脸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