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八十六章 羁绊

第八百八十六章 羁绊

    齐珠玑站在一块大石上,他负手看着远处的荒原。

    这块大石的阴影里,有冻得如同玄铁色的泥土。

    他明明是个很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然而此时安静的看着远方,却莫名显得有些沧桑。

    萧素心来到了他的身后。

    “你也知道今日林意说了什么?”齐珠玑没有转头,说道。

    萧素心点了点头。

    “身为人臣,按理不应该说这样的话。”齐珠玑微讽的笑笑,“不过这也是我欣赏林狐狸的地方,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没有什么模棱两可。”

    萧素心的嘴唇微动,她想说什么,但一时却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是人臣…然其实他成为何修行的弟子开始,便不可能和朝中那些臣子一样。何修行什么身份?更何况他其实又是沈约的弟子,南朝皇位都是沈约和何修行定的,他是什么身份?像他这样的人,原本才是真龙。”

    齐珠玑冷笑起来,道:“林望北原本就是他和皇帝维持臣子和皇帝关系的界限,若是皇帝善待林望北,他或许能安于坐镇一方,帮南朝稳固天下,但现在皇帝讨贼,怎么对待林望北已经不重要。”

    萧素心心中越发沉重,依旧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是担心林望北出事,担心林意发狂。”齐珠玑转身看了她一眼,道:“不过这种担心无用,以林意的性情,既然已成皇帝讨伐的乱臣贼子,他和皇帝对敌起来,原本就不可能留手。”

    顿了顿之后,齐珠玑接着冷笑道:“当年何修行看人果然没有问题,像萧衍这样的人,果然不适合做皇帝。平日里任人唯亲也就算了,到这种时候尚且因母乱世,这便是真正的无能。”

    “其实….”萧素心犹豫了一下,终于出口,“你不担心你的父母?”

    “我的家人?”

    齐珠玑自嘲的笑了笑,道:“我哪里需要担心他们…我的父亲何等聪明,他哪里需要等我的表态,我猜恐怕皇帝的这讨贼书刚刚出来,他说不定就已经和我断绝了关系,说不定还面了圣,咬牙切齿的要对付我这不孝之子,更甚者说不定捐出些家产以充军费。”

    萧素心顿时愣住。

    她其实来时最为担心的就是齐珠玑两难。

    林意和皇帝之间已经无法调和,但她想着若是皇帝以齐珠玑的家人要挟,那齐珠玑该如何抉择。

    “你以为我父亲是什么样人?”

    齐珠玑看着她,道:“改换新朝时,他还不是见机得快,所以我齐家在萧衍登基之后也是权势依旧。他当然希望我这个儿子平安无恙,但他心中很明白这种时候该摆出何种架势。他哄皇帝哄得好,心中想着的,恐怕是将来我真的和林意战败,我若是被俘,他说不定还能在皇帝面前求情,饶我一命。至于他自己的安危,根本就不需我考虑。以他的手段,恐怕现在在建康见人就哭诉生了个不肖子,天天在外人面前扎小人诅咒我短命都做得出来。”

    萧素心原本心事重重,此时听齐珠玑说得有些好笑,她都忍不住嘴角牵起了笑意,但这笑意也是转眼间就消失,“我倒是也不担心我的家人,原本我在家中便是没有什么地位,若不是进入了南天院,恐怕我早已被家中逼着嫁人…但这讨贼书一出,我们铁策军那么多人,他们该如何自处?”

    “他们这些寻常的军士太过弱小,如随波之浮萍,这种时候便不该由他们选择,林意比我更清楚,他自然会约束。”齐珠玑的脸色莫名的有些阴沉下来,“他应该十分清楚,若是不加约束,若是任由其中一些人动摇而离开,那些离开的人恐怕回到南朝之后也是结局悲惨。其实你来前,我最为担忧的并不是这些远忧,而是之前我铁策军返乡的那一批人。他们恐怕不会像我父亲一样八面玲珑。”

    萧素心骤然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如被无形的大锤砸中,身体猛然一震,脸色也顿时变得雪白。

    她在铁策军中并不怎么管军务,也不管那些军队人员的调遣,寻常军务都由魏观星等人处理,但大多和外界之联系,一些修行资源的调配,却大多由白月露和齐珠玑处理。

    现在听到齐珠玑的这些话,她才想到,之前铁策军和那些军械工坊来往,以及一些运送灵冰的铅车押送,都有不少铁策军的军士和南朝内地往来。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之前因为独占天地灵气,铁策军也有意培植一批修行者,所以这一两个月间,铁策军其实有更多的人随着一些商队和车队来往于南朝内地和党项边境之间。

    其中不少铁策军军士也受命回乡,挑选一些合适的人选,到时候便一起返回铁策军。

    其实现在光是灵冰这一点,便应该有无数人心动想要加入铁策军,只是林意并不看重修行天赋,最重看这人是否重情义,是否有侠勇之气。

    这受命回到南朝的铁策军军士之中,其中有为数不少都是之前修行天赋平平,但此时都已经成功感气凝结黄芽,他们这些人对于那些徒有修行之法,却无灵气修行,以及资质不算太好的人而言,便是最好的例子。

    “我们有多少人还未回党项?”

    想通了这点,脸色雪白的萧素心问道。

    “算上跟着一些马帮商队通贸的…总共有三百余人,那些返乡的,有八十余名。”齐珠玑声音微寒的说道。

    在他看来,一些跟着马帮通贸的军士恐怕不算太过危险,但运送铅车…尤其是那些返乡选人的铁策军军士,很有可能便陷落在了南朝。

    “皇太后天下独圣,又和魔宗联手,要对付的当然就是沈约和何修行这两脉,现在这讨贼书一出,无外乎就是对付林意和他那名师兄。”

    齐珠玑微微眯起了眼睛,道:“他那名师兄现在不知如何,但按照目前情形,林意他最紧要做的事情,便是去花模国看看是否有突破之道,但你也十分清楚林意不会不管这些军士。和魔宗那样的枭雄相比,他的弱处便是不够无情,容易被人牵制。羁绊的事情太多,便容易阵脚大乱。”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