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八十四章 道韵天成

第八百八十四章 道韵天成

    原道人点了点头。

    修为境界越是提升,对于这天地本源便有着全新的认知,今日原本只是想帮助林意探知今后修行之路,却没有想到这树心竟和云棠之间有如此奇特的感应。

    这纯属意料之外的事情,然而越是如此,他反而越是自己和林意之前的推断可以和此印证。

    当年那名大能硬生生在雪线之上,在万物寂灭之地留下了这样的一株妙树,在云棠发现这株妙树之前,这株妙树尚且能够存活、生长,它靠的便是内蕴的独特法则,就如一个永恒不灭的法阵,不断从周围的天地间汲取所需的元气。

    事实上很多惊人的天地灵药,之所以能够凝聚大量的天地灵气,便是因为其本身的自然法则。

    这便是最初的道,很多典籍都用“道韵天成”来形容。

    甚至有些修行宗门的强大法门,便是从一些惊人灵药的炼化之中,领悟到了这些灵药汲取天地灵气的奇妙法则,才渐渐演化成修行者用来修行的法门,或是诸如法阵等对敌手段。

    从古至今,那些可以牵引和控制天地元气的符纹,在绝大多数修行者看来自然是刻于死物之上,都是篆刻在一些独特的精金和晶石之上,但修到了他和云棠这种境界的修行者,自然不会如此认为。

    他和云棠此时都是隐约觉得,大俱罗晚年的修行,很有可能和他们现在猜想的一样,是在不断感悟之中,雕琢自身,内蕴自然大道的道纹。

    “这道理推究起来似乎可行,这种树木的材质本身也和诸多天地元气毫无感应,但经过古时大能的妙法孕育道纹之后,却就像是顽石变成美玉,可以和诸天元气感应,甚至能够和我的真元沟通。经过无数年的生长,这种气机道纹都没有改变,这便说明自然有手段可以巩固这种道韵。这就像是有些灵药,经过许多代的自然繁殖,但它的本质不变,它体内的气机吸纳天地灵气的法则不变。”

    云棠沉思许久,神情越发凝重,像他和原道人这样的修行者,修行已经不只是追求纯粹的力量提升,还蕴含着对前人之道的追求,对未知之道的求知,“在此时此事,我和你的修为已算是顶尖,只是留下这妙树的前贤,以及这大俱罗前辈,他们的修行境界远在我们之上,但若是他们能够留下足够的道给我们去参悟学习,我们说不定能够感悟他们所悟,学到他们的道。若是由我来说,前去花模国天密寺是势在必行,越快越好。”

    魏观星也是赞许,道:“古之圣贤也不是平地而起,也是在前人先贤所留的修行感悟之中学习。若是林意真的能够超越他,他若有知,恐怕也会欣慰。”

    “你最近的修为进境放缓了?”云棠看着林意,认真的问道。

    对于林意,他有时觉得林意幸运,因为在得知林意是如何获得大俱罗的修行之法时,他便觉得林意也是天命眷顾的幸运儿。灵荒到来,正巧他的师尊沈约也在思索灵荒年代的修行之法,林意去了南天院,又得了何修行的无漏金身决,这种法诀似乎正巧是大俱罗的补足,按照他停留在此之后,所见到的花模国留下的大俱罗的记载,何修行的这门功法,不知道让林意省却了多少麻烦,恐怕至少让他节省了十几年苦功,而且恐怕还让他无形之中度过了劫关。

    因为无漏金身决不只是刺激内脏潜能,最大程度壮大气血,关键在于洗髓伐骨,能将林意肉身之中的诸多杂质洗伐出来。

    大俱罗这种修行方法,通过五谷之气来推动内气,究其内气原理其实和修行者吸纳天地灵气相似,但这种吞食五谷修行的方法,和修行者吸纳天地灵气修炼相比,最大的问题便是五谷之中对于修行者不利的杂质更多。

    若是没有无漏金身决这种功法补足,这种大俱罗功法修行太快,其实就相当于修炼真元功法的修行者在修行之中太多的借助于各种灵药,吞食灵药太多。

    天地灵药虽妙,内蕴的天地灵气虽然惊人,修行进境一日千里,但各种天地灵药蕴含各种药气,许多药气无法洗伐出身体,便是如同毒素积存,也会留下诸多害处。

    无漏金身决极妙,但自然也不是何修行无缘无故给出,沈约和林意相遇之时,沈约恐怕也没有料到林意会有如此成就,但肯定也是抱着探究这大俱罗功法真正奥秘的态度,想给后世留下些东西,何修行的这门功法,恐怕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否则剑阁那么多法门,他不会就挑这一门给林意。

    所以林意在最初时,自然是无比幸运,真正的得到了这世间最强的两名修行者的调教,聚合了这两个人的智慧,一个指明了修行的道路,一个直接给予最强的配合功法。

    但云棠有时看着林意,却也会觉得有些愧疚。

    因为林意走的是和天下修行者截然不同的道路,他就像是一个无宗无派的散修。

    无宗无派的散修和那些名门大派的修行者最大的区别,便是缺少底蕴,缺少足够多的师长帮助,缺少足够多的修行经验可以借鉴。

    林意虽然后来成了剑阁之主,又成了他的师弟。

    这就相当于沈约和何修行的修行之道终于合一,本来底蕴超凡,但偏偏他修的是大俱罗,所以无论是剑阁,还是他对于林意的指导都极为有限。

    现在反倒是林意在动用各方资源,在收敛天地灵气,帮他修行。

    林意收起了树心,倒是觉得自己得了无上妙树,只觉得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欢喜还不够,哪里觉得自己吃亏,他当然不会想到云棠还有愧疚。

    听着云棠的问话,他嘴角还流淌着掩饰不住的笑意,道:“之前就知道修行者用自身真元帮我洗伐,能够让我修行进境更快,铁策军到了党项之后,天地灵气不缺,剑阁这些前辈就时常帮我洗伐,尤其原前辈破境之后,也帮我洗伐了数次。只是到了半月之前,我的进境就有些凝滞,一开始怀疑有可能是真元洗伐过度,对冲了我体内元气,但仔细感知之下,明明是有所增益。而且我现在食量已然大增,真的是一餐都可以吃得下一头牛,但越是如此,我的肉身似乎已到一定瓶颈,进境已经开始变得极为缓慢。”

    顿了顿之后,林意道:“我在建康看过一些大俱罗的记载,又加上此次花模国拿回来的记载,大约倒是也可以互相印证,大俱罗的力量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似乎也是不再突飞猛进,后来他是游历天下之后,才真正的无敌天下,那段时间,便是我和他们推测的,他有了新的感悟,在体内篆刻道纹,以合天地元气。”

    云棠微微皱眉,忍不住问道:“那你现在的肉身力量若是以真元修为的修行者的境界衡量,到了哪一步?”

    “按原前辈所说,应该也到了入圣境了。”林意说道。

    云棠瞬间有些骇然,他直觉之前林意和他初见时,虽说应该是神念境无敌,但也是诸多特殊之处让神念境修行者无法抗衡,但以纯粹的力量而言,神念境巅峰的修行者恐怕能够将他击退,只是神念境修行者的真元容易被林意破去,而且神念境巅峰的修行者也无法和林意一样久战,肉身也扛不住那种力量的互相冲击和震荡。

    神念境和入圣境是大境之隔,只有像他这种真正渡过了入圣境的人,才明白其中的力量等级相差多少。

    “入圣境初阶?”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能确定的问道。

    林意微微一笑,道:“应是接近了中阶。”

    “这……”云棠虽然明知这是整个剑阁努力的结果,而且还有原道人这样已经到了妙真境的修行者的全力施为,甚至还有夏巴萤掌控的整个党项和吐谷浑的助力,但听到这样的结果,他还是有些无语。

    虽然他认知的修行者世界里,有许多时代的顶尖宗门集合全宗之力造就一名修行者时,成果也是十分骇人,有许多流传至今的天子骄子,便是许多宗门倾注无数心血的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天子娇子的修为到了神念境之后,修为的进境也不可能如此恐怖。

    “这是剑阁的底蕴深厚,还有这大俱罗的功法本身近乎无解。”林意说道。他此时倒不是谦虚,而是真心之语。接着他甚至还有些沮丧,忍不住道:“只是原前辈也刻意压制了真元力量和我交过手,入圣境之后,真元修行者的真元手段更是妙用无方,我交手起来,更显得自己迟缓笨重。我的力量虽然已经不弱,但真正遇到入圣境的对手,除非对方大意或者一定要和我死拼,否则我恐怕无法将之击杀。”

    顿了顿之后,林意却像是得了些安慰,道:“不过现在倒好,有了你这无上妙树,我若是遭遇入圣境的对手便应该轻松许多,应该可以借用天地元气来限制对方行动。只是不知道你这真元能够最远隔着多少距离注入这无上妙树。”

    “这倒不是问题。”

    云棠终于恢复平静,道:“到了妙真境之上,原本就能大量搬运极远处某处特定天地的元气,至于我有独特手段,又本身有着这种气机牵引,我恐怕只要到了入圣境,哪怕你身在南朝,我在北魏,恐怕真元都能任你这无上妙树取用。”

    林意眼睛瞬间发亮,嘴上却是忍不住说:“那师兄你这辛苦修来的真元,会不会不舍得。”

    云棠好不容易心情平静,听着他这种话语,忍不住又是胸口发闷。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