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八十一章 喜忧

第八百八十一章 喜忧

    “我已老了。”

    韦睿叹息了一声,他呆呆的看着被风吹动的营帐帘子,缓缓的说道:“如此视作告老还乡,哪怕在江州终老,倒也算是安享晚年,将军免得阵上死。只是将来风云变化,我最怕见到的,却是见到手足相残。”

    这些将领都是彻底的沉默下来。

    甘心终究是不甘心的。

    换了他们之中任何一人,从镇戊军到边军,耗尽了全部心血,眼见可以达成平生所望,却不得不归老,任谁都无法甘心。

    只是违背圣命,和手足厮杀,这对于他们而言便更不愿意。

    但若是真的和前朝末年一样,要到了皇位之争的时候,他们这些边军最终如何抉择,却都是现在无法预知之事。

    明威、定远两部边军平时绝大多数将领极为熟悉,算得上同气连枝,但勇武、壮威和宣威三部,其中一些高阶将领,恐怕是人人都有不同的打算。

    “我这一生,不曾惜命。临行时不想多言,但有些话却如哽在喉,不得不说。”

    韦睿走出了营帐,在准备离开前对着这些将领说道:“为臣子者,必须忠,但切莫愚。心中实在为难,便不如不为。”

    这些将领心中沉重,最多只是点头,也不回应,沉默一片。

    但听说敬爱的韦虎大将军即将离开,这连绵的军营之中,却是隐约的哭声连成一片。

    这许多连平时身边的伙伴战死的铁血军士的哭,很多也是感同身受的感怀,很多是不舍,很多却是也因为感受到前途叵测。

    ……

    “诏书的内容确定无误?”

    几乎同一时间,就在原本雄心勃勃的韦睿一瞬间变成落寂的老人的刹那,南朝西部的建平郡,郡守黄旬心惊胆颤的摔了手中的水瓢。

    虽然明知诏书传递到自己的手中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不可能有误,但是看着传令来的那名将领有些苍白的脸,他还是忍不住多问了这一句。

    他有点不敢相信皇帝会做得这么绝,一点余地都不给。

    那诏书竟然直接叫做“讨贼书”!

    这封诏书,是针对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

    皇帝的诏书,是直接将林意归为剑阁余孽,乱臣贼子,而且现在拥兵乱关,自立为王。

    但凡是臣子有罪,这名臣子在南朝又有威望,那按理而言,便应该是派御使到这名臣子面前宣旨,或是由御使当面赐罪,或是将这臣子带回建康治罪。

    但眼下皇帝的这诏书,却是直接昭告天下!号令天下共伐林意这个逆贼!

    这诏书从建康发出,一路传递,传到他这西部接近边境的州郡,这便意味着此时南朝大半地方都已经传递到了,或许再隔个大半日的时间,便是北部边军都传递到了。

    这就是直接堵死了林意辩驳的机会,这已经是坐实了林意的罪名。

    之前钟离之战的绝世战将和功臣,现在已经变成南朝共伐的叛国逆贼?

    建平郡在整个西部乃至整个南朝而言都不算什么大郡,也不算战略要地,平日里也没有多少军队镇守,但若是征伐林意,建平郡和西部的十数个小郡却是首当其冲,他该如何自处?

    抛开自身,这和北魏的仗还没打完,林意来这西边,原本就是为了平定西方边境,这怎么突然之间又要反而和林意打仗了?

    更何况若是按诏书所说,林意已经拥党项女子夏巴萤为王,一统党项和吐谷浑,那皇帝怎么能不先设法安抚,或者先谈一谈?

    如此丝毫不留回旋余地…南朝就何止是征伐林意,而是相当于直接征伐党项和吐谷浑,这又是和两个诺大的王朝直接动起了干戈。

    这…这可如何是好?

    ……

    南朝诸多觉得好不容易才局势略有缓和,觉得南朝刚刚才赢得修生养息的机会的臣子,听到皇帝发布“讨贼书”,号令天下讨伐林意的消息时,都和这建平郡的郡守差不多反应,都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然而在党项,得知这消息的人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一只鹰隼从高空落了下来,落在细封氏的一名将领的手上。

    这名将领抽出这只鹰隼脚上缚着的密笺,他看了一眼,先是震惊,接着却是反而大喜。

    讨贼?

    讨伐铁策军和林意?

    这讨得好啊!

    这名将领第一时间判断完了这军情的内容应该为真之后,他都甚至有种忍不住哈哈大笑之感。

    他们细封氏被迫臣服于夏巴萤,虽然心中是有些不服的,但这时日并未过多久,他们却是也发现了诸多的好处。

    别的好处暂且不说,在通商贸易这一块,他们便是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和公平。

    夏巴族原本就是以诚信守信立足,现在夏巴萤为王,他们反而根本不用担心其余各族的背后暗算。

    夏巴萤虽然是女子,不是以前的王族,但再怎么说,都是党项人。

    征服了吐谷浑之后,自然对整个党项大有好处。

    相反他们细封氏和其余各氏族一直最为担心的就是林意。

    不管林意体现得如何守信,但毕竟是南朝人。

    他毕竟是接受南朝皇帝命令的南朝大将。

    他们担心的,便是南朝皇帝将来一个命令,令他割舍诸多党项的利益给南朝,到时候林意如何处理。

    但现在可好,南朝皇帝竟然直接就和林意撕破了脸。

    南朝皇帝竟然直接就将林意划成了逆贼。

    这对于他们而言,当然是绝世的好事,这简直就像是让林意陡然之间变成了党项人。

    党项的王族原本就对南朝的土地垂涎万分,之前是害怕南朝的修行者和军队,有点缩手缩脚,现在若是林意和夏巴萤联军和南朝开战,那他们的军队,恐怕也是有用武之地了。

    “快快快…向王和林意大将军报喜。”

    他狂喜之下,一时竟是对身后的传令官如此说。

    “报喜?”

    他身后的传令官也看到了密笺的内容,一时有些发蒙。

    “哦,自然不能说报喜。”

    这名细封氏的将领瞬间反应不过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旋即拍了拍这名传令官的肩膀,“但也的确是万分火急的军情啊,一定要尽快让林大将军知晓,以做应对。”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