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七十六章 如果

第八百七十六章 如果

    吴姑织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灵运散人的视线里。

    看着她离开时的背影,灵运散人长久沉默无语。

    日月星辰,运行自有天道。

    每个人存在这世间,也都有各自的活法,也有各自追求的道。

    就如今日死去的那些皇庭供奉,还有那名好不容易用灵药吊着性命却心甘情愿的将性命送在这里的晋安郡崔家的老怪物,他们追求的道,似乎是家族的延续,子孙后代的福祉。

    那些死去的将领和军士,那些佛寺之中的僧人,包括今日大开杀戒的陈子云,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各自追求的道。

    光明圣宗和吴姑织,也有自己追求的道。

    在吴姑织的心中,这些王朝兴衰,所谓民众的疾苦,当然也无法和她追寻的道相比。

    她和光明圣宗那些宗师们的追求,不在于此。

    和杀死魔宗相比,这人世间付出的任何代价对于她而言不算什么。

    但若是魔宗能够幡然醒悟,能够遵循光明圣宗的道理,她当然是最为欢迎。

    他很佩服吴姑织和光明圣宗的那些宗师。

    只是他知道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如此超脱。

    绝大多数人都在人世间。

    ……

    建康城中,佛光渐渐消隐。

    所有的僧人都停止了诵经。

    所有的修行者都很无言。

    尤其是在杀局之中,在元气肆虐的废墟之中凝立的那些修行者和将领们,他们看着站立在废墟中心的皇帝,都很无言,都很无助。

    他们之中很多人也都觉得此时的皇帝很孤单,很无助。

    而明明在一刹那之前,这人还卷动了漫天的佛光,如同真正的神祇降临。

    看着此时的皇帝,即便是先前那些心中痛恨皇太后的人,他们的内心也都充满了同情。

    他们所有人并不知道魔宗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但他们都很清楚皇太后的结局。

    如此嚣张跋扈和唯我独尊的一个人,南天三圣之中的最后一圣,好不容易隐忍多年之后出山,最为志得意满时,却落得如此下场,哪怕是纯粹的看戏者,想起都不免有些唏嘘。

    更何况身为人子。

    萧衍垂着头站立着。

    他的面色无比的苍白。

    他的发丝间,甚至有之前因为太过急切而流淌下的汗水。

    他比其余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曾经她在旧书楼前杀死南天一刀,大开杀戒之时,他也曾大发雷霆,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到她最好被人杀死,然而这样的念头在当时也只是盛怒之下一闪而过,而现在,当她真的会死去,会永远离开这世间时,他心中的悔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没有人发布去追击魔宗的命令。

    因为所有将领都知道于事无补。

    也没有人敢去打扰此时呆呆站立的萧衍。

    等到许久之后,萧衍才沉默的从那片废墟之中消失。

    他回到自己的座辇之中。

    他看着这座突然显得有些残破的城,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充斥他的身体,这座城还是他的,但他却感觉自己即将失去整个世界。

    “林望北截住了,死了。”

    “党项那边来的军情。”

    一名中州军的将领犹豫了很久到了他的身边,低声汇报了城外传来的一则消息,然后将一封加急密报递到他的身前。

    萧衍的动作分外的迟缓。

    这座城里的一切,似乎和他有些脱节。

    当密件的蜡印脱落时,才渐渐将他拉回了现实,拉回了这残酷的人世间。

    “党项”两字本身便意味着某种心结。

    何修行和剑阁是她母后的心结,同样是他的心结。

    皇太后无比仇恨何修行和剑阁,而他一直觉得胜负既分,他自然便不恨。

    然而到了今日看到凌厉无双,独战整座城的陈子云,他才豁然醒觉,他一直不喜欢林意,和恨不恨剑阁无关,因为他实际上,一直对剑阁有些恐惧。

    正是因为对何修行和剑阁恐惧,他在以往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才分外依赖他的这名母后。

    剧烈的元气波动渐渐平息。

    天空之中有许多尘埃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他手中这份渐渐展开的密笺上。

    密笺是从白水郡以最快的速度传递而来。

    密笺记载着的内容,让他的手指不断的颤抖起来。

    密笺上说,林意在达尔般城发现了灵冰矿脉,灵冰之中蕴含大量天地元气,林意已经制造了许多铅车,可源源不断往南朝内地运送……

    噗的一声轻响。

    他手指上元气的震荡,让这封信笺震成了粉末。

    密笺上还有很多字迹,上面有述说一辆铅车之中的灵冰蕴含到底多少天地灵气,林意可以固定运送多少辆铅车的灵冰….书写这封信笺的将领的字迹之中都可以看出无限的震惊和狂喜,然而此时,他已经看不下去。

    这封信笺上的内容,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完全就已经变成了嘲讽。

    这封密笺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传递过来,如果还能再快一些,再快几天,那他是否就不会再做这样的决定?

    他不知道。

    然而世上没有如果。

    林意还在想着朝南朝运送灵冰,蕴含大量天地灵气的灵冰,自然就会让南朝在灵荒时代称雄。

    然而他已经宣诏林意为叛贼,已经想要杀死林意的师兄,而且杀死了林望北。

    林意的父亲…平时杀就杀了,然而他此时失去了最为依赖的母后,他感同身受,他知道这里的消息传递到党项之后,林意的心情。

    噗!

    他难受得无法言语,再次喷出了一口血来。

    ……

    “你….你想要做什么?”

    黑暗的山洞里,响起一声惊恐无比的颤音。

    只是听着这声音,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名普通的妇人。

    然而此时发出这声音的,却是南天三圣的最后一圣。

    皇太后跌坐在地上。

    她的身下有很多碎骨,也有很多木柴的灰烬。

    这个山洞很深,不潮湿,但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

    魔宗站在她的身前,微笑着看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她,就如看着当年好不容易捕捉到的野兔,说道:“我想试试圣者的味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