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死

第八百七十五章 不死

    “长生不死真的存在?”

    白衣老人无比震惊。

    他是前朝大才子赵灵运,年少时便以才学名闻天下,先是入朝为官,后来感慨吏治腐败,又觉得天下大势非他这样的人力所能回天,所以便拜入白云观,离世修行,无为而修己身,成为了现在的灵运散人。

    他早无争胜之心,也不刻意修行,但即便如此淡泊,却也是在当年南天三圣之后极少踏入妙真境的修行者之一,由此可见他当年冠绝天下的惊人天赋。

    他曾经主持编修藏书,见识之渊博恐怕天下可数。

    然而他见过的典籍越多,便越是明白长生不死只是修行者的美好愿景,只是存在于追求和想象之中的东西。

    他觉得吴姑织不会欺他,但他不敢相信。

    “并非长生不死,我们光明圣宗封印的那门典籍叫做不朽经,虽然号称不朽不死,但并非我们修行者追求的逆天长生。这门功法,也可以叫做活死人经。”吴姑织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

    “活死人….难道说修行这门功法的修行者,会变成那种身体死亡但还能行走的活死人?”灵运散人瞠目结舌。

    “天降邪星,长尾如帚,落于永嘉,冰中有太岁,有胆大者食之,皆活两世,但寿尽之后,皆变成活尸,刀斩斧劈皆不死,唯有火烧挫骨扬灰方能解其厄。”吴姑织看着他,没有直接回应,只是颂出了一段文字。

    “这是幽闻录中的记载,幽闻录是最早搭乘一些出海捕鱼的船舶出外游历的学士所留,记载的都是奇闻异事,但连著作者都不可考,其中很多故事在后世看来恐怕都是东拼西凑的道听途说。”灵运散人苦笑起来,他知道这段记载的出处,但当年他看这种志怪笔记,也只是当故事书消遣来看。

    “最初的不朽经,便来自于这天外陨星。当时有比牛车还大的冰晶有上百团,崩裂在数十里的区域之中,其中有一团冰核之中有异物和民间所说的太岁差不多,似肉非肉,在水中能够生长。当时永嘉一带一共有七人胆大,将那团东西切了分而食之。结果他们之中寿元最低的活了一百二十余岁,最多的活了一百六十岁有余,而当地以往最长寿者也不过八十有余,所以在当时便称他们为活了两世,但他们心跳和气息断绝,家中后代将他们收敛入葬时,他们却变成了活尸,意识不清,但气力却比寻常人大出许多。活死人以新鲜血肉为食,自然引起当地人的恐慌,当地人围起攻之,但这七人之中,有的肠穿肚烂,有的头颅崩坏都能依旧行走,最后这七人之中有六人全部被挫骨扬灰,烧为灰烬。但其中有一人被天命宗带回,天命宗历经数年,发现木化的灵芝竟然能完美吸纳和融合那人体内的古怪元气,所以天命宗以一巨木灵芝为原材,雕刻木盒,吸纳保存了那活死人体内的古怪元气。他们以修行者试炼这古怪元气,便发现借助这古怪元气有食死之力。借助这古怪元气,便可感知到那些从死亡的修行者身上散逸出去的灵气,吸纳归为己用。天命宗将那木盒称为天命血盒,并借此迅速壮大,甚至在两江一带建立了天命王朝,天命王朝数十年之后覆灭,天命血盒和秘密被终南山道人李固之得到,他发现借助这种古怪元气修炼,修为越高,自身的血肉便越是被莫名的替代,不仅身体渐渐变成活死人,而且随着身体肉身的被侵蚀变化,整个人的意识也会不再完整,简而言之,便是脑部都会损伤。但他好奇能否逆转这种损伤,所以他花了一生的时间去推究,留下了一门完整的功法,不朽经。”

    吴姑织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她只是平静的述说来龙去脉,“这不朽经在终南山之中流传了百年,有数人修行,其中一名王姓修行者修到了神惑境,他对功法做出了诸多的改变,但依旧无法摆脱这最后的厄运,他最后将自己自斩,令门下弟子将自己化为灰烬。但这名修行者做出的贡献便是,他可以保证,在自己的身体彻底变成活死人时,都能维持自己的意识清醒,如同驱动外物一般,驱动自己已经是活死人的身体。后来这门功法被光明圣宗所得,光明圣宗的四名祖师,原本就曾是那个时代最强的修行者,他们创立光明圣宗,也只是避免修行者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之后,便不再遵循人世间的伦理道德,尽情的杀戮和放纵自己的欲望。光明圣宗起初也并不想封印这门功法,只是花了数代的时间,最终得出的结果便是,这种功法便是使得修行者像另外一种生命的进化,但就像是人不能变成牛羊,不能变成鸟虫一样,这冥冥之中的天道,无法违反。”

    “那为何不直接毁灭?”

    灵运散人当然知道当年那些光明圣宗的顶尖修行者是何等样的人物,他无法理解光明圣宗的决断。

    “这种东西原本对于修行者而言,就是巨大的诱惑,它的存在,对于光明圣宗的真正传人便是永恒的意志考验。即便将它抹灭,世上总有更为诱惑的东西。我们光明圣宗不怕这种魔物,只怕自己堕落。”

    吴姑织摇了摇头,她淡淡的接着说道:“我光明圣宗的历代祖师,其中大多数人都并未将无敌于世间凌驾于众生之上作为修行的终点,他们也不在于这所谓的王朝争霸,他们认为修行的意义,在于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既然有天外之物,那天外又是什么?这方天地,不是世人的终点。他们始终认为,我们所有修行者的最大威胁不在于我们自身的人世间,而在于天外这些未知的世界。所以这种东西,在他们看来,即便是给后人保存的样本,也不应该毁灭,而应该封存。有些东西,我们现在的修行者无法理解,将来的人却未必不能解读其中的最深层本源。”

    灵运散人静默了片刻。

    他喝了一口酒。

    不知为何,他不只是赞叹于光明圣宗那些人的气魄,而且心有所悟。

    “只是你为什么要帮魔宗?”

    他看着吴姑织,心情也平静下来,道:“他吞噬了这样的一名圣者,天下便没有人再能比他更强。”

    “我师尊虽然早就选择了我作为将来光明圣宗的宗主,但在修行之道上,他始终觉得他的成就要比我高出很多,他对他始终抱有很大的期望。”

    吴姑织道,“只是他始终无法明白师尊要他明白的道理,他若是最终都不明白也好,我的出现,便是要破坏他的不死,或者说让他的进化走得更快一些,让他朝着最终的变化转变,若是到那时他还不明白,那他就去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