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七十一章 惊天

第八百七十一章 惊天

    魔宗很感慨。

    他很少会真正的感慨,因为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太多,需要思索的事情太多,他没有时间也不喜欢去回顾自己已然走过的路。

    走过的路无法改变,能够改变的唯有将来。

    只是这名黑衫女子的时候,他却是真正发自由心的感慨。

    这名女子是他的师妹,有关他的师门,是他的故人。

    他的师门已经消失,这名的一名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就相当于将一个尘封已久的世界重新打开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和子云一样,他也是今日的豪赌者。

    甚至他和子云不一样。

    子云有天下无双的遁术,若是他愿意,早在危险来临之前,他便可以远走高飞。

    然而他回到南朝是自己的选择,他的修为远低于天下独圣的南朝皇太后,他是南朝皇太后手中的刀,不可能从南朝皇太后的手中逃脱。

    他的赌若是失败,他便注定陨落在南朝。

    只是他是天下资质最高的修行者之一,常年在命悬一线的境地行走,他的嗅觉甚至比林望北这样的人还要灵敏,早在林望北感知到有异常之前,他便已经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何修行的这名弟子是皇太后最想杀死的人,若是能够杀死子云,接下来天下独圣的皇太后最仇恨,最想杀死的人,应该便是何修行的另外一名弟子林意。

    她的心中被最炽烈的欲望和杀意充斥,注意点便和他截然不同。

    他更为关心的是子云这些年在哪里,何修行和他这名弟子,这些年在编织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所以当他隐约猜测出子云的身份时,他便明白自己很有可能赌赢了。

    而现在这名故人的出现,便应该是这一场惊天大变的真正开幕。

    魔宗很感慨,而许多将领和修行者,尤其是那些最为忠诚于皇帝的中州军的将领和修行者则陷入了巨大的震惊里。

    这是吴姑织。

    这名南天院的女教习之前在南朝并无多少声名,然而随着她和一些南天院修行者的逆反,随着魔宗的回归和光明圣宗这个宗门的被人重新提起,她此时便是南朝军方眼中最可怕的敌人。

    像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进入这里而没有被提前察觉。

    皇太后没有时间去感慨和震惊。

    她身外的气息不停的膨胀,手中的降魔杵不断的震鸣,就连天上无数若有若无的佛光都被牵引了下来,无数原本只是闪耀着淡淡金光的佛光形成了纯金般的光束,让她手中的降魔杵变得如同耀眼的金色烈阳。

    然而无论是她身上荡漾而起的本命元气,还是这根降魔杵上激发出来的威能,却依旧无法完全阻挡那朝着她袭去的那道剑光。

    喀喀喀喀…..

    她身周的元气不断的爆裂,发出了近乎瓷器碎裂般的声音,一团团破碎的元气就像是火花一般不断的在她身周绽放。

    之前被她连连震退的子云御空而行,每一步都是横空数十丈,何修行的那道本命剑飞在他前方,和他隔着数丈的距离。

    何修行的这柄本命剑也很纤细,然而此时从它剑身上涌出的剑光,却是难以想象的壮阔。

    这些剑光就像是永无止尽的神辉一般,不断的朝着皇太后冲去。

    “够了!”

    皇太后的身体在空中倒飞数十丈,她终于真正的出离愤怒,咆哮了起来。

    她的左手挥了出来,整条左臂在这一刹那变得晶莹,近乎透明。

    一颗奇异的云雾缠绕的白珠在她的左手手心闪现出来,然后瞬间变成一股恐怖的力量。

    唰!

    朝着她斩杀而至的剑光被瞬间抹灭。

    那道一直无比稳定的朝着前方飞行的本命剑停顿在空中。

    子云握住了这柄剑。

    他银白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身上肌肤之中涌出丝丝的声音,在许多人的感知里,此时他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之中,都似乎在往外喷发着剑气。

    “你还有什么手段?”

    皇太后愤怒的厉吼起来。

    她的左手手心有一条细长的伤口,伤口之中开始流出血来。

    “化寿”是前朝万寿宫透支生命力和寿元的搏命手段,只是对方只是踏入了妙真境的修行者,根本没有真正接触到神惑的领域,在今日如此多的布置之下,对方竟然还能将她刺伤,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我师尊虽和你们并列南天三圣,但他这一生,却始终是以一敌二。”

    子云落在地上,他此时浑身都在淌血,但他的神色却依旧宁静,甚至带着一些不屑,“若不是沈约,恐怕你早就已经被他挥剑斩杀,杀你也如屠狗尔。”

    何修行这一生从未面对过沈约和南朝皇太后的联手,他和沈约公平对敌,不敌沈约,但此时子云说他一直以一敌二,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心中却隐然觉得这是事实。

    因为当年的南天三圣中,其余二圣皆以他为敌。

    若是只有沈约,恐怕他也不会自困荒园,天下之大,他到处都可去得。正是因为除了沈约之外,还有一名剑阁无法对付的敌人存在,他才不得不低头。

    而若是没有沈约,南朝皇太后却不是他敌手,真的会早就已经被他斩杀。

    皇太后的嘴唇微启,然而她却是气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身上的气息和天地隐隐连成一体,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她甚至不想再考虑今日之战会不会影响到今后自己的修行。

    她此时心中闪过的念头,是这一战只要将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全部在这里抹杀。

    她的杀意如同实质,铺天盖地。

    “她连你也会杀。”

    吴姑织看着魔宗,说道。

    她面对故人,面色却是平静,眼神也是平静如水,没有任何的感慨。

    魔宗微笑起来,道:“那你呢,也来杀我?”

    “我来,是要让你明白师尊当年所说的道理是对的。”吴姑织说道。

    魔宗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笑道:“那便好。”

    “当!”

    远处的清欲钟又再度敲响。

    音波震鸣,这杀局之中几乎所有人都神魂震荡,遥遥欲坠。

    轰!

    皇太后体内似乎有一片海空了,而她手中的那枚降魔杵炸了开来,无数金属的碎片朝着天地间射去,碎裂的降魔杵中心,却有一点寒光显现出来,就像是有一颗星辰瞬间生成。

    唰!

    吴姑织身外骤然出现无数道往上空冲去的气息,数名朝着她袭去的修行者被这种可怕的气机压迫,瞬间如静止在空中。

    她的力量落在了魔宗的身上。

    魔宗微笑不语。

    他气海深处那朵灰黑色的花朵开始崩解,片片花瓣碎裂成粉,落在他的气海之中。

    当吴姑织的元气冲击到他的气海,这些灰黑色的晶尘骤然转金,变成最为纯正的金黄。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