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七十章 熟悉

第八百七十章 熟悉

    无数僧人在建康城中颂经。

    整座城沐浴在漫天的佛光里,无数修行者抬头看着天空,无论参与了今日的杀局与否,他们的心中都是震撼到了极点。

    萧衍登基之后,有说他的修为得自佛宗,所以自然大兴佛寺,也有说他原先身为将领,又起兵夺位,所造杀孽太多,所以要广建寺庙,也有说他想要以佛法仁治天下,然而无论是何种说法,都无法压制此时这些修行者的联想。

    难道从很多年前开始,从萧衍建立这些佛寺开始,这些僧人存在的重要意义,就是为了这一座无比恢弘的大阵?

    没有凌厉的杀机,然而这漫天的佛光,那无数音律带起的震动,却像是无数透明的甲胄一层层覆盖在这片天地,然后将这片天地封印起来,和外界隔绝。

    所有外来的元气不能进。

    任何人都是如此。

    这任何人虽然包括天下独圣的皇太后,虽然她无法尽情的从更远处汲取如山的元气,然而她的修为境界毕竟凌驾于子云之上。而修为境界凌驾,便意味着她的体内有更多的真元可以调用。

    更何况还有清欲钟。

    所有人的感知都出现了问题,然而清欲钟却似乎对皇太后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是天下独圣的时代。

    当漫天的佛光洒落,沐浴在佛光里的皇太后最后那一丝疑虑都尽数消融。

    相对于这城中的所有人,她前所未有的强大。

    她缓缓的抬起了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的身体开始发光,在所有人有些混乱的感知里,她的身体不断的变得庞大起来。

    子云的脸色有些发白。

    并非是因为恐惧或是情绪有激烈的变化,而是因为他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他的遁法依旧是天下第一,但在清欲钟的影响之下,他的感知却慢了一些。

    这便意味着他无法在速度上领先于皇太后。

    唰!

    一枚降魔杵出现在皇太后的手中,她朝着子云虚空敲击了一记,也不见有任何剧烈的元气波动,但一股恐怖的冲击波已经直接冲击在子云的身上。

    数道青符显现出来,啵的一轻响,这数道青符同时崩裂,他的身体不断朝着后方急剧的倒退,双脚踏在空气里,显现出一个个星光脚印。

    魔宗出手,他伸出手指朝着前方的虚空划去,点点灰黑色的晶辉在他的身前也是形成了一张符。

    这张符形成的刹那,无数灰黑色的元气隔着百丈的距离,直接在子云的身周显现出来,变成一朵朵灰黑色的花朵。

    这些花朵如有生命,全部都朝着子云漂浮过去。

    子云双眉微蹙。

    他身上流淌的血液再次飞起,变成无数道细小的血剑,剑气纵横,所有这些灰黑色的花朵全部都被搅碎。

    皇太后手中降魔杵毫无停留的虚空点去,子云身外那些破碎的灰黑色元气之中骤然出现许多细碎的孔洞,噗噗噗噗…子云身上银光流动,有无数奇异的银纹在荡漾。

    强大的元气随着这些银纹的荡漾释放出去,子云身周的地面不停的炸开,形成一条条深深的沟壑。

    这杀局之中,即便是那些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毛骨悚然。

    子云轻轻咳血,然而他的面色依旧没有什么改变。

    嗤的一声裂响,漫天的佛光都似乎被刺出了一道缝隙,那刺天戮地的剑气再现。

    魔宗一声轻喝,他的身体剧烈震荡,每一次震荡之间,都有一团浓雾形成的黑影从他的身体里透出。

    他的身体连震四震,便如有四个黑影从他的身体里冲了出来,拦在他的身前。

    每一条黑影明明都是元气凝成,然而每一条黑影却都是双手结不同法印,疯狂的将周围的空气拧结在一起,形成透明的法盾。

    然而裂响似乎才刚刚从子云的身前响起,这四条黑影就直接被剑气破开,魔宗身前气息狂涌,他身上的衣衫上都涌出道道符纹,显然不是凡物,然而即便如此,他的身上还是涌出了一道血光,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鲜血狂涌。

    皇太后的脸色也是骤然难看,这是何修行的本命剑,子云这一剑斩出,竟是两道剑气直接生成,一道斩击魔宗,一道却是直接斩到她的身前。

    十数片晶莹羽毛般的本命元气阻挡在剑气之前,剑气逐渐消散,并未能够斩杀到她的身上,然而她的身体也是微微震动,本命元气被消磨不少。

    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怒意从她的体内燃起。

    这柄本命剑应该是在何修行困于荒园之前便已交给子云,然而即便隔了多年,这柄剑重现时,依旧有隐然凌驾于她的本命元气之势。

    而当年,拥有此剑的何修行都被沈约压制。

    “我看你还有多少血可流!”

    唰!她瞬间前行十余丈,她左手牵引元气,有无数洁白的枝蔓在她的左手之前急剧的生长,这些枝蔓不断的抽引着周遭的元气,不断抽打在子云的身上。

    与此同时,她的右手持着降魔杵不断的击出。

    无数可怕的轰鸣声在子云的身上和身前不断响起。

    他的身体前方不断出现明亮和黑暗交织的光影,就像是有一座座小山不断镇压在他的身上,然后又迅速消失。

    子云的身体不断的倒飞出去,他身外的元气都如巨浪般不断轰鸣,他的伤口之中鲜血不断的喷洒。

    “直到此时,他还不走么?”

    观秋台上,白衣老人都是眉头大皱。

    不管子云还有什么秘术没有施展,但很显然他的身体已经受伤颇重,即便何修行的本命剑令人恐惧,但在他看来,以子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对皇太后造成致命的威胁,最多就是和魔宗两败俱伤。

    子云身上血雾震荡,他的发丝在空中飞舞,只是刹那间,他的黑色长发之中黑意褪去,满头长发竟是瞬间变得银白。他的眼角也出现了数条细微的皱纹,就像是瞬间老了几岁。

    “化寿!”

    原本已经冷笑连连的皇太后骤然感到危险。

    她的身影带出一道道残影,急剧的往后退去。

    “嗯?”

    也就在此时,魔宗突然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眼睛亮了起来。

    一名黑衫女子出现在了他的感知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