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变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变

    “她真是奇女子,怪不得当年齐云学院那么多佳人,林意却偏偏对她心有所属。”

    林望北身边的几名部将一阵默然,心中也是叹服。

    他们此时无法得知萧淑菲那边的具体情形,但按照之前得来的讯息,皇帝的确是早就已经知晓了他们的逃亡线路,若非萧淑菲将计就计,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出建康。

    另外改设逃亡路线,并用一名死士假扮林望北,成功的吸引皇帝那边势力的注意,哪怕是萧宏亲自操刀,这也已经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更何况萧淑菲一直受萧宏管辖,她是既要瞒过萧宏,又要瞒过皇帝,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在暗中行事。

    在这种情形之下能够帮助他们顺利逃脱,他们简直是想都无法想。

    “她也是有心了。”林望北苦笑起来。

    以萧淑菲所能动用的萧家力量,不可能在短短数日甚至数十日之内完成,恐怕是许久之前,在他在边军获赦获准返回建康时,她就已经开始谋划如何让他安然逃离建康。

    人还未回,她便恐怕已经谋划让他走。

    之所以她会如此做,自然是因为她对萧衍的了解远胜于林意。

    当林望北获准返回建康时,林意已经开拨去党项,在林意的潜意识里,恐怕林望北回到建康,便意味着安稳,然而她却十分清楚,林望北返回建康,除了自己困锁在这座城之外,同样也是对林意的枷锁。

    她想去党项常伴林意身边,但她知道若是真和林望北同行,她和林望北便都不可能到达林意的身边。

    她想替林意解除被胁迫之忧,所以她早早的开始为林意谋划这一切。

    所以最重要之处,并不是她对萧衍更多了解,而是始终心系林意,她要林意安稳,她为林意解难,哪怕无法在林意的身边。

    她能够折服林望北和林望北座下这些修行者,林望北也明晓她对林意的深深爱意,只是越是明白,此时他却越是担忧。

    按萧淑菲的计划,接下来皇帝会认为他已经死去,他和这些部众便能安然的通过海域绕行至南朝和北魏的靠海边境,然后他必要时便能在边军起兵,和林意遥相呼应。

    然而为了行踪隐秘,接下来他们原本就尽可能先不和旧部联络,而且大船航行海上,联络更加不便,所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日,他们就如与世隔绝。

    萧淑菲自然也不可能和林意联系,如此一来,她的计划越是完美,那林意便恐怕越是会相信他已经被皇帝杀死,而且最令他担忧的是,萧衍在非常时刻往往会用非常的手段,所以他现在极为担心林意对萧淑菲误解。

    “林意也不是莽撞之人,而且若是他看不清人,又岂会和萧家大小姐心心相印,让萧家大小姐为他做这些事情。将军您放宽心。”

    他身旁一名部将猜出了他此时为何事而忧,出言宽慰了这数句之后,这名部将望向建康的方向,忍不住轻声道:“相比这些,我倒是反而担忧林意这师兄的生死。林意这师兄何等气魄,一人独战一座城,只是人力终有尽时。”

    “林意根基尚浅,抛开他自身修为和远在党项的军力不计,他在南朝空有声名,一时却无法利用,隐于暗面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却恐怕还不如我。”

    林望北摇了摇头,有些敬佩道:“但林意这师兄却不同,他恐怕已是真正的深渊潜龙,已有以一人之力搅动天下风云的能力。皇太后隐忍多年,终于发动杀局,但何曾又不是他等待多年的时机,在我看来,今日之南朝,就有大变。”

    “南朝之大变?”几名部将心中都是一震,他们跟随林望北许多年,对林望北熟悉到了极点,他们很清楚林望北一直是智谋远优于修为的智将,而且他们也十分清楚,林望北很少会用这种言语来形容局势。

    “之前我便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只是一直未想得清楚,但直到登船,我心中有关自身生死的念头一松,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却突然豁然而解。”

    林望北轻声道:“若你是陈家…如此乱局,你当该如何?”

    这几名部将呼吸骤然停顿,这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他们的脑海之中也是如有闪电划过,接着一个清晰的念头瞬间浮现在心头。

    在南朝,此时萧家之下就为陈家,即便南朝和北魏征战开始之后,陈家将自己的力量尽数砸向边军,但到了这种时候,陈家却依旧显得太过沉寂,太过低调。

    尤其是在他们之前暗通边军时,他们几乎没有感觉到陈家势力的插手。

    尤其到了现在这种时候,陈家的力量却似乎也都没有展现出来。

    所以今日若是有大变,这大变便应该来自于陈家。

    “陈家那位千金也是有情有义的人物,之前我在边军便有接触,她举荐林意进了南天院,而林意在眉山之中也救过她的命,以她所能,在这种时候,岂会不帮林意,不帮我?哪怕陈家真决议站在皇帝一边,那便也应该对付我们才对。我们即便有萧淑菲的帮助,恐怕也未必能够如此顺利的离开建康。”

    林望北此时也是已经彻底想明白,他脸上的神色也彻底古怪起来,“我原先只是想林意这名师兄选择留在建康,只是准备好了自己逃脱的后路,只是想要让所有人再记起当年的剑阁,记起当年的何修行是如何行事。但现在想明白了,这恐怕不是皇太后的杀局,而是改变整个南朝的大局。料想何修行是何等人物,连他和沈约离世时都未让他这名弟子出手,可想而知,他这名弟子在他心中的分量。那他这名弟子何等人物,又岂会意气用事,以他的气度,隐忍无数年,这自然是惊天大局。”

    几名部将都是说不出话,他们经历过无数惨烈杀阵,也经历过旧朝新朝的风波,但想到其中可能,他们还是忍不住心中震撼,脸色都不免有些苍白起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