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六十七章 恶花

第八百六十七章 恶花

    皇太后冷笑起来,道:“你应该明白你说这句话的后果。”

    魔宗淡淡的笑了笑,道:“我自然明白,杀他或许你们还要顾及后果,但若是杀我,那我便是真正的满城尽敌,建康城里所有这些修行者,应该都很想我死。”

    皇太后冷漠道,“你明白就好。”

    魔宗微微的摇了摇头,道:“他的手段还未尽出,他是何修行的弟子,你我皆不知何修行让他隐忍这么多年是去做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在何修行的心目中,恐怕沈约并非他的最终之敌,他一心想要对付的,恐怕是你。”

    皇太后声音骤寒,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越是如此,皇太后您越是要小心。”魔宗微笑道,“哪怕您如今已经天下独生,是世间唯一活着的神惑境修行者,但或许何修行让他消失于世间多年,便是让他准备了对付您的杀圣手段。尤其他很显然并非闭门不出只知修行的存在,他的消息灵通,今日留在这里等候我们,当然不可能只是吸引力量让林望北逃出这座城,也绝不可能以死明志…何修行岂是那般不珍惜生命的迂腐之徒?他的弟子,又如何会迂腐?所以最大的可能,只是他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手段,皇太后您是要杀他,但恐怕他也是等着这机会要杀你啊。”

    “就凭他也杀得了我?”

    皇太后不屑的重重冷哼了一声,但心中对魔宗的杀机却是尽去,若她是当时刚刚从湖心静院脱困时,她必定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但经过和南天一刀的旧书楼一役,她胸中的戾气依旧,但傲气却无疑被消磨了不少。尤其今日看到何修行这名弟子每一次出手都是惊天秘术,许多秘术甚至是连她都只是从典籍之中看到记载,她此时心中便也有些自己不肯承认的心虚。

    “杀!”“杀!”“杀!”“杀!”“杀!”

    俞言连续暴喝,他每一个“杀”字出口,身上的气血就是一次爆震。他手中的长枪上不断迸出赤铜色的符文,一圈圈围绕着他的长枪旋转。

    远远看去,他手握的不像是一柄长枪,倒像是比他的身体还要庞大数倍的一根巨棍。

    这是“五气杀神枪”,是以每一次音爆来带动体内脏器的内气流动,逼迫出五脏的最大潜能。只此一击,即便他将来数年不再和人交手,恐怕都是元气大伤。

    只是此时子云以自身鲜血为引,施展出的血煞魔剑太过邪门,那斩杀在他身上鲜血依附在他的铠甲之上,竟像是粘附在他身上的血符,源源不断的隔空抽引着子云体内的真元。

    大量的天地元气从高空之中垂落,其中甚至有他无法理解的星辰元气。

    他这具铠甲即便纵览过去无数朝,防御力都可位列前五,但此时这血煞魔剑凝聚的力量,却是像无数可怕的绳索在不断的收缩,就像是无数利锯在不断的厮磨。

    他的耳朵里全部都是刺耳的摩擦声,他心神震撼,直觉连自己这具铠甲都支撑不了多久。

    轰!

    他五气杀神枪出手,无数赤铜色符文虚影围绕着枪身旋转,越来越为扩张,这些符文从四周的天地间疯狂吞吸元气,然后疯狂的挤压。

    一道如龙的元气随着他的枪尖所指冲出,这条如龙般的元气剧烈旋转,呈现五色。

    “杀!”

    他身前的部将虽然已经全部被杀,但在他身后的所有部将和他心念相通,一时都是激发自己最强手段,飞剑狂舞,一道道元气在空中交织成网,将子云的身影逼在这道元气笼罩的区域。

    五色罡气映衬得子云的身体都变成了五彩,不知为何,在所有的感知里,子云此时似乎分外安静,分外肃然。

    “唰!”

    一股可怕的本命气息爆发。

    子云负手而立,他的身前却出现一道绝丽的剑光。

    这剑光和这道枪上涌出的罡气相比极为细小,然而这道剑光往前斩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剑开天,将前方的天地都斩了开来。

    “啊!”

    即便是俞言都骇然大叫。

    在这一道剑气之前,他拼命竭力激发潜能施展出来的五气杀神枪根本无法阻挡,那道剑气就像是切过柔软的豆腐一般简单,而且在他的感知里,这道剑气之中蕴含的气息,远比此时子云的本命气息更为可怕。

    这一剑,充满了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味道。

    也就在此时,噗噗噗噗…他身上的铠甲被血煞墨剑的力量瓦解,片片崩飞开来。

    绝丽的剑气轻易的切开他的五色罡气,直接迎面斩杀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体直接在原地裂开两半,他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一道笔直的剑痕,不断往他身后延伸。

    他的身体后方,有数名修行者和他正在一直线上,这数名修行者也毫无反抗能力,也直接被这一剑斩开。

    “本命剑!”

    “他的真正本命物,是剑。”

    有些惊骇欲绝的声音响起。

    这些声音显得有些可笑。

    何修行是剑阁之主,剑阁之所以为剑阁,便是其中修行者皆用剑。

    然而此时无人觉得可笑。

    因为战斗到此时,何修行的这名弟子才真正彻底绽放自己的本命元气,才绽放出自己的本命物,才真正的用剑!

    这一剑的气机出现的刹那,就连远处的皇太后都是身体震动,脸色有些发白。

    “这是何修行的剑!”

    在下一刹那,她咬牙,身外元气激荡,空气里有无数透明羽毛般的元气在飞旋,“他竟然将自己的本命剑早就传给了这人。”

    魔宗的面色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有些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

    一道新鲜且强大的元气从俞言陨落处无声的飞起,随着他的呼吸,涌入他的口鼻之中。

    他体内一条重要的经络之中原本只有涓涓细流在流淌,而这道元气冲入他的体内,他体内的这条经络之中,顿时如大雨滂沱。

    他的眼中神光灿然。

    他的气海深处,有一朵灰黑色,但显得无比晶莹璀璨的花朵,悄然的绽放开来。

    “我便说他还有后手。”

    他看向皇太后所在的方位,淡淡的说道:“何修行的剑,谁能轻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