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六十六章 大鱼

第八百六十六章 大鱼

    “轰!”

    一名修行者突然从土中深处冲出,他的浑身包裹着一种青蒙蒙的混沌元气,就连观秋台上那名对各门各宗的秘术如数家珍的白衣老人都根本看不出虚实。

    这名修行者虽然从土中冲出,但身下的那些泥土碎石丝毫没有对他造成妨碍,反而就像是蕴含着奇异的力量,将他的身体用力的从地下挤出。

    这是一种土行秘术,就连建康城中这些行就将木的老派修行者都根本没有见过,他的速度也是极为骇人,直接就出现在了子云的身后。

    砰的一声巨响。

    子云第一次显露凝重之感,转身一掌挥击出去。

    他的掌心闪现出七颗星光,就像是有七颗星辰在生灭。

    所有人都根本看不清楚地下冲出的那名修行者用的到底是什么兵器,只能感知得到这一刹那,子云和这名修行者的武器硬撼了一记。

    两道可怕的力量在方圆数丈的区域之内生灭,随着这一声巨响,从地下冲出的这名修行者无法抗衡,整个身体重新被拍入了地下。

    一蓬泥土和碎石高高冲起,其中夹杂着大量破碎的血肉。

    许多原本视死如归的修行者和军士都骇然的往后退去,从地下冲出的这一名修行者显然也是罕见的强者,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名强者,竟然也承受不住子云的一击,看这些破碎的血肉,这名修行者是直接就被这一掌镇死在了地下。

    “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他的遁法无双,完全可以纵横冲杀一番,然后在真元耗尽之前从容离开。”

    一名来自麓山书院的修行者往后退去,他直接想要离开这个杀场。和子云这样的修行者战斗,他都甚至怀疑自己以往的修行都是白费。他自诩不畏惧和强敌交手,但是和这样的人物对上,却是连战斗都算不上,恐怕连对方是怎么杀自己的都没有感知到,自己就已经被杀死了。

    “临阵脱逃者,杀!”

    噗!

    一杆长枪如电刺来,这名麓山书院的修行者毫无防备,身体直接被背后刺来的长枪洞穿。

    一名身穿玄甲的魁梧将领手持赤铜色长枪,目光寒冷的看着子云,“他已受伤,鲜血都无法止住,而且魔宗和皇太后都未真正出手,今日不管死在这里多少人,他注定不可能逃脱。这是为我朝除却大患,你们是想将自己的姓名刻在功劳簿上,还是想刻在耻辱柱上?”

    “勇武军餐霞大将军!”

    “竟然连五部边军的至高人物都来了。”

    所有想要退却的人全部骇然的停下了脚步。

    这是勇武军的餐霞大将军俞言,他是五部边军之中勇武军的二号人物,位阶仅在勇武大将军之下,但他的修为却已经超过了年迈的勇武大将军,为勇武军第一。

    虽然方才子云和祁儒山已经交手,祁儒山是真正的五部边军大统领之一,军阶比这俞言高出一阶,但他接子云一击之下,当机立断直接遁走,只有极少数的人猜出了他的身份,完全没有俞言现在真正露面时这般令人震惊。

    五部边军的最高统领,都是掌握着至高的军权,是真正的镇守一方天地的柱石。

    “杀!”

    这些人还在震惊之中,俞言已经一声厉喝,大步朝着子云冲杀过去。

    他之所以在南朝的修行者之中极为出名,是因为他身上的这具玄色铠甲不同于寻常的重铠和真元铠甲,而是餐霞宗流传下来的传承法器。

    这件重铠号称星辰钢制成,实则是用一些特殊的陨铁参杂精炼寒铁和一头海中异兽的骨粉炼制而成,这具重铠的防御力极为惊人,神念境修行者的本命飞剑都根本无法对其造成损伤,而且只要真元气息激荡,这件重铠就会吞云吐雾,形成的团团浓雾能够惑乱修行者的感知。

    俞言的身形并不算快,但当他挺枪大踏步前冲,他身后的屋舍街巷之中,却是一名名修行者和武者如同弹丸一般飞射出来。

    这些都是他军中的修行者和武者,完全只听军令,无惧生死。

    “若我记得不错,当年我师弟的父亲对你还算有恩。”

    子云停了下来,他看着身后修行者和武者弹飞如蝗虫的俞言,说道:“我今日必杀你。”

    他之前杀人,杀就随手杀了,现在看着俞言特意说了这一句,便说明俞言是真正的激起了他心中的一丝怒意。

    他所说的师弟,自然就是指林意。

    俞言也十分清楚他话意所指,在前朝某次大战之中,他一意孤行,冲锋太前,结果被叛军重兵围困,是林望北率军突入重围,才让他逃出生天。

    在这样的杀局之中,按理而言,勇武军其余的将领是什么人都可以来,但唯独他不能来。

    “我乃战将,只奉命行事,不管其它。”

    俞言面色冷漠,依旧大喝,“他是人非神,也会流血,既然非神,便可杀之。”

    子云微微垂首,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伤处,他身上伤口之中依旧有幽星闪耀,鲜血不断缓缓渗出。

    “唰!”

    突然之间,他的身上绽放出恐怖至极的杀机,他身上流淌出来的鲜血没有滴落,而是一缕缕飞起,每一缕都似乎变成了飞剑,往外飞出,大量的元气被这些鲜血牵引,天幕不断震动,之前那名皇宫供奉激发的大禁都似乎失去了控制,无法减弱此地元气的威能。

    “血煞魔剑!”

    那些首当其冲的勇武军修行者和武者惨叫声不断响起,这些血剑能够直接腐蚀和洞穿真元,他们的任何真元手段都不起效,冲在俞言前方的所有修行者和武者就像是被飓风扫过的稻禾一般,全部倒地。

    “连血神宗这种邪教的秘术都会。”

    许多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往后退去的修行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们又看到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禁术。

    这种禁术来自于早在前朝就已经被铲除的邪派血神宗,这是一种用自己的血肉为引更好的结合天地元气的秘法。任何飞剑和本命物虽然接受修行者常年真元滋养,但和自身真元的联系,却恐怕依旧不如自己的血肉。

    这种用自身的血肉施展的秘术,威力极为可怖。

    噗噗噗噗…..

    一道道血光连续不断的冲击在俞言的身上。

    俞言厉喝,他手中的长枪只是击碎了其中的数道血光,根本无法阻挡这些血光冲击在他的餐霞铠甲之上。

    只是一息的时间,他铠甲之上自然透出的云雾全部被震碎,那种自然流转的元气法则被彻底打破。

    “你还在等什么?”

    皇太后的声音在魔宗的耳廓之中响起。即便是她,也十分忌惮子云的速度,除非有魔宗这样的人物将子云缠住,她才能顺势击杀。

    “不能心急,捕捉大鱼,先要让大鱼发力,耗尽它的力气,否则这大鱼容易直接挣断鱼线,逃之夭夭。”

    皇太后的语音之中已经蕴含惊人杀气,但是魔宗却是依旧不紧不慢,“您尽且放心,不是我有意藏私…若是今日他脱逃,我便死在此处。”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