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六十五章 死亡之花

第八百六十五章 死亡之花

    “不要想着你们此刻的生死,要想着你们的宗门,想着你们的家人!杀!”

    那名皇城供奉被斩成几段的身体鲜血淋漓,还在空中没有坠落到地,一名身穿御史官袍的修行者已经厉声狂吼,冲了出来。

    他潜隐在一座廊桥之中,这廊桥之中,还有二十余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都并未身穿官袍,都是来自建康城周遭一些修行地和望族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十分清楚子云并非他们所能匹敌,他们上去只有送死,但这名御史的狂吼,却是让他们无比悍勇的随之冲了出来。

    谁不想自己的宗门千秋万世,可以长久存在下去,谁不想自己的家人能够荣华富贵,不要像那些毫无庇佑的贱民一样流离失所。

    以自己的一命换取师门和家人的安稳富贵,在这些人看来是值得的。

    “唰!”

    这二十余名修行者刚刚掠出,只觉得身体周围骤然一静,他们身上互相激荡的真元气息也被一种可怕的力量压制,就像是一簇簇刚刚燃起的小火苗直接被一片湖镇压。

    “啊!”

    他们之中许多人骇然的叫出声来,他们赫然发现冲在最前的那名御史还在狂吼,但这名御史的身体却是已经齐腰而断。这名御史的上半身还在往前冲,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将自己的身体拧断两截。

    但最为可怕的是,子云反而已经到了他们的阵中,就在他们这二十余人中间。

    “你们这些人…..”

    子云的冷笑声响起,不只传入这些人的耳中,“你们自诩精忠为国,之前南朝和北魏战事吃紧,你们这大多数人都是藏着躲着,还不是边军那些人和我师弟拼命,才保住了钟离。你们这些人非是不能战,而是不到触及你们真正利益时,你们就如同缩头龟。边关战事吃紧,感觉南朝打生打死都快亡了,也没有多少厉害修行者前去助阵,到现在你们这些门阀望族却都冒了出来。所以这便是所谓的贤君圣世?所以和古语说得还是一样,会拼命打仗的将军,还不如皇帝身边一条会讨食的狗。你们这些人,哪怕北魏真的打了进来,恐怕你们也不会出手拼命,反而直接就降了。你们这些人如狗,修行有什么用,浪费天地灵气!”

    他冷笑声不断,语句虽然不字字斟酌,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但是这些话语,却是让许多人羞愤难当。

    “住嘴!”

    皇太后心中杀意炽烈,她和沈约、何修行当年虽然号称南天三圣,但她在三圣之中却一直位列最末,一直被压制无光。沈约和何修行是她无数年来一直想要除去的大敌,再加上迫于形势自困多年,沈约和何修行死后,何修行的这名真传弟子就已相当于是她的心结,她的所有怨气,早已经转移到这人身上。

    方才她一击不中本就已经心中恼怒,再加上子云此时的话语,在她看来其实也是对她明嘲暗讽,嘲讽她既有绝世修为,之前哪怕南北大战时,却都珍惜羽毛而不出关。

    她杀意滔天,厉喝声中,一道巨大的降魔杵虚影直接从空中镇落,宛如神迹。

    噗噗噗噗……

    那身处子云周围的二十余名修行者身体全部炸裂,变成一团团血雾。

    随之被震碎的却并没有子云的身体,只有两个闪烁着星光的脚印。

    皇太后脸色阴霾到了极点,她虽然并未再次发声,但是身后的发丝都如同一条条魔蛇不断的涌动,她的头顶上方不断的云气变化,甚至绽放出许多剑片一般的晶莹劲气。

    何修行这名真传弟子明显得到了天衍宫完整的踏星神术,之前那天衍宫的道人施展并非完整的踏星神术时,才会在天空之中留下如此足印,现在他留下这种足印,对她而言便只是意味着挑衅。

    “唰!”

    子云的身影却已经在一座河畔凉亭处闪现。

    这座凉亭之中原本端坐着一名宫装女子,这名宫装女子三十余岁,极为美艳,在子云的身影出现之前,她的十根纤指已经落在她身前的古琴上。

    这具三弦古琴上刚刚泛起杀机,还未真正绽放威能,“咚”的一声,她的胸口已经出现了一个脚印。

    脚印深陷下去,她口中鲜血狂喷。

    面对这种女修,子云也是一视同仁,根本没有留手,而且这名女修是教坊之首,不只是主管宫中音律的女官,原本就是皇太后身边的修行者。

    子云一脚踏毙这名女修,那具原本属于这名女修的三弦古琴却是被他真元所摄,直接悬空飞了起来,如同活物般跟在他的身后。

    “唰!”

    子云的身体又瞬间消失,往前疾掠数十丈。三弦古琴随着他以惊人速度破空,三根琴弦随着他真元的拨动,在空中切割出了无数紊乱的风流。

    “当!”

    一股强大的真元力量从子云的体内爆发,注入这具古琴之中,这具古琴猛烈一震,竟然发出如巨钟敲击般震耳欲聋的金铜轰鸣声。

    “嗤”“嗤”“嗤”……

    那些被琴弦切割形成的无数紊乱风流瞬间剧变,演变成凝聚无比的劲气,就如同无数道剑气朝着四面八方杀伐。

    血花不断绽放,十余名潜伏在屋舍间的修行者和数十名手持破甲重弩的军士还根本没有来得及露面就身体纷纷洞穿。

    “啊!”

    远处那名之前出声让子云留手的老人痛心疾首,几乎要晕厥过去。

    这里的杀戮虽然不比战场上死的人多,但如此杀戮,绞杀的却全部都是强大的修行者,对于他而言,这是南朝的底蕴在被绞杀,这种数十名数十名的修行者被顷刻间绞杀,此时又值灵荒,南朝的损失,恐怕数十年都补不回来。

    血气翻腾,死亡气息不断弥漫,子云遁速无双,让最悍勇的人都胆寒,然而唯有一人却如同身处春暖花开的大地,只觉得周围都是芬芳鲜美的花朵在绽放。

    魔宗平静的微笑着,他的面容安详,犹如庙宇之中的神佛,那些死亡的血花,在他的感知里便是香甜的蜜糖。

    他深深的呼吸着,无数股死亡之中诞生的元气,朝着他的身体不断的涌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