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六十三章 无尽

第八百六十三章 无尽

    “竟然面对这样的老怪物都似乎留有余力。”

    “这样的老怪物都根本不能让他受伤。”

    杀局之中的许多修行者都是毛骨悚然。当剑阁认林意为主之后,天下修行者都已经知道林意是何修行的弟子,但林意的战斗方式却是太过简单粗暴,似乎完全就是以肉身力量打人。

    现在林意的这名大师兄出手,却是失传的禁术神术信手拈来,同样是何修行的弟子,这两个人却走了两个极端,一个是根本不用任何真元手段,一个却是出手就是顶尖的神术。

    “我不甘心!”

    那名崔家的老怪物发出了绝命的呼吼,他神识受创太重,即将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他体内的骨骼都开始断裂,被自己的真元震断,然后戳破自己的血肉露出来。

    他虽然来就是抱着将自己最后的一口气耗在这里的想法,但面对一名真正的后辈,这样的战果却是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在绝命的嘶吼声中,他用出了最后的手段,“轰”的一声巨响,他已经被他自己抓得血肉模糊的头颅彻底的炸开,炸开的头颅之中有一座黑色的宝塔瞬间隐没,朝着他身体内里的气海坠去,将他气海深处自己平时都根本无法压榨出来的气机都彻底压榨了出来。

    无数碎骨和血浆飞射。

    这些碎骨和血浆之中也都泛出了黑色的道纹,结合了他最后的力量。

    唰!唰!唰!

    这片区域的空气发出了阵阵如破布抖动的声音,无数道毁灭的乌光在其中横扫,无差别的攻击在这个范围之中的一切活物。

    此时距离他们最近的修行者也至少隔着五十丈,但是当这些毁灭的气焰更扫,这些修行者还是骇然的疯狂后退。

    “又是什么禁术?”

    子云身周闪现出六片青蒙蒙的华光,围绕着他的身体形成了六片青色的道符,所有冲击到他身周的乌光全部被挡了下来,他的身体只是微微震颤。

    但数十丈之内,所有的房屋全部崩碎倒塌,有些房屋之中血光隐现,一切生命都被抹杀。

    “凡夫俗子何罪,你在这大开杀戒,难道根本不在意累及无辜吗?”

    当这名崔家老怪物无头的残破尸身倒地,有人在远处的街巷之中发出怒吼质问。

    “累及无辜,那不是你们皇帝和朝堂官员最需要考虑的事情,反而问我?”

    六片青色大符上华光灿烂,照耀得子云都是浑身青光缭绕,他平静的眉眼间也出现了浓厚的煞气,他冷笑起来,看向那出声处,“平生最看不起就是这种缩头缩尾,自己不敢上前,还试图用所谓的大义来逼人。”

    四周寂静。

    所有人明显都能感觉到喝问的那人都是一滞。

    子云此时的话语的确很难让人反驳。他只是闲云野鹤的修行者,朝廷社稷和他本身没有太大关系,是皇帝和皇太后选择在这种地方围杀他,那带来的死伤,本身就应该是皇帝和这些来围杀他的修行者所需承担的后果。

    “杀!”

    喝问的那人却是已经无法忍受,朝着子云冲了过来。

    这是一名中年修行者,身穿青衫,他身外的真元气息自然的在他身外形成虎形,他的身前三尺处是一柄比寻常佩剑还要宽阔数寸的飞剑,这柄飞剑的气息和他的身体结成一体。

    “师兄!”

    这名中年修行者一冲出来,距离他临近的街巷之中却是一片惊呼,数道凄厉的破空声也几乎同时响起,数柄飞剑也同时飞出,朝着子云袭来。

    “溪山剑派的修行者,我有哪里碍着你们了?”

    子云冷冷一笑,凌空点出一指。

    那名无畏冲来的中年修行者一声大叫,飞在身前的宽阔长剑斩向身前某处,但是根本挡不住这一指。这一指的力量明明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感知里,但他的飞剑斩落时却是完全斩在了空处。

    指劲临身,这名中年修行者根本来不及闪避,噗的一声,他的咽喉处涌出一蓬鲜血,前后通透,出现一个婴儿拳头大小般的孔洞。

    “师兄!”

    那几名随后掠出的溪山剑派的修行者再次齐齐发出一声骇然大叫,他们无法想象这传说中的“应劫指”竟然如此霸道,隔着二三十丈的距离,竟然可以凝聚如此强大的元气,而且这元气凝结一束,洞穿力实在骇人。

    他们心中无限恐惧,但师兄毙命当场,他们却无法退缩。

    数柄飞剑若是在平时齐动,必定显得凌厉非凡,然而此时却都惶恐不安一般,带着些瑟缩之意。

    子云的双脚落地,他的目光落在这几道飞剑上。

    他伸出的那根手指并不收回,而是朝着这几道飞剑继续点去。

    方才他施展“应劫指”时,他手指之前几乎没有特异的真元波动,但此时他的手指继续朝着前方虚空点去,他的指尖却是瞬间流淌出金色的光芒,接着他的整根手指散发出耀眼金光,就像是纯金铸成。

    朝着他飞刺而来的这数柄飞剑莫名的一震,剑身符文之中也都是涌出金光,接着整柄飞剑也都闪耀金光,如同纯金铸成。

    噗噗噗噗….

    在接下来这一刹那,这几柄飞剑和那几名修行者之间的真元联系直接破去,几柄飞剑如朽铁直坠地面,那几名溪山剑宗的修行者体内如有重锤互击,都是一声闷哼,口鼻之中都沁出鲜血。

    “点金手!”

    “这是黄天师一脉的点金手!”

    “连这种禁术他竟然都…..”

    更多的修行者骇然叫出声来。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虽然一开始并不知道今日要围杀的是何修行那名真传弟子,但平时许多也都是视死如归的人物,尤其许多军中修行者更是因为一个命令就可以丝毫不考虑自己的生死往上冲,但这些人现在都是心神动荡。

    这种禁术太过容易辨认,这是修行者世界之中对付飞剑和许多法器的第一禁术。这种禁术号称直接可以斩断一切真元和法器的联系,除非真元力量超过他,否则任何飞剑和法器在他面前都会瞬间失去承托的真元,变得犹如朽铁。

    当年黄天师一脉出身紫霄观,后来紫霄观分裂成八门,拥有此术的黄天师时候,紫霄观这八门甚至为了这门禁术反目成仇,争斗数十年,以至于八门都是一蹶不振,这门禁术也消失不见。

    “还有多少禁术要在他的手上出现?”

    一顶紫色大轿之中,一名原本看上去也是有气无力,连呼吸都似乎很吃力的老人哀叹了一声。

    “倒是便宜魔宗小儿了。”

    在下一刻,他又轻声自语了一句,接着一声大喝,他体内近乎干涸的经络骤然复苏起来,澎湃的真元从他的气海深处汹涌而出,“小辈休要猖狂,接我一击!”

    他一步跨出,这顶紫色大轿轰然崩碎,身影再现时,已经距离子云不到二十丈。

    他直接一拳朝着子云击出,嗤啦一声,他的拳头前方出现了一条幽光,幽光之中没有一丝元气波动泄露出来。

    “这又是什么人?”

    许多军中的修行者都是看得毛骨悚然,他们在边军连年征战,也见识过不少怪异修行者的真元手段,但那些真元手段却都只是真元力量的诸多形变,根本无法和这些强者现在使用的真元手段相提并论。

    这些修行者的真元手段,简直出手成阵,或是随意截取一段似乎根本不在这方天地的元气力量,简直如同那些志怪笔记之中的仙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