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六十二章 秘术

第八百六十二章 秘术

    这条黑蛇并非是虚影,而是由无数条黑色的水流凝聚而成,长达十几丈。每一条黑色的水流之中,都泛出之前扫灭那名天衍宫道人的黑色道纹。

    这条黑蛇一出,四周的空间都响起刺耳的割裂声,光是它身上的一些气息震荡,都使得空间之中就像是有无数的透明飞剑在急剧穿行。

    这条黑蛇的下方地上,还有一团元气不断的翻滚,却是形成一只硕大的玄龟,这只玄龟安静的伏在地上,却是源源不断的从地下抽出元气,不断注入这条黑蛇之中。

    许多修行者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是无法置信,各宗各派的真元手段虽然各异,各有各的绝妙,但这些修行者在此之前却还从未见过任何真元手段能够演化这样的实形。这种手段,就像是传说之中那种圣人所有的身外化身的手段,除了自身真元之外,这种真元手段形成的实体本身,就拥有自己的元气法则,就能源源不断从天地间汲取力量。

    “玄武真宗的玄武真罡演化到极致,竟可拥有这样的力量!”

    观秋台上那名白衣老人身旁的青衫年轻人也是骇然,若不是这名佝偻老人的寿元已尽,若是崔家这名老人正值壮年,那就是凭借这样的手段,恐怕足以越境而战,天下也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轰!轰!轰!

    巨大的黑蛇在飞速盘旋,无数道黑色的水流锁住了子云身周的天空,一道道的可怖气机朝着子云杀伐而去,子云身外的一切东西都在化为齑粉,虚空都被这些力量挤压得似乎要崩塌,发出阵阵可怕的轰鸣。

    子云的双脚脱离了地面,他离地不过一尺,身上也不见剧烈的元气波动,但是他的头顶却是有一片金光闪现出来,当这些布满黑色道纹的水流真正逼近他的身体之前,这些金光形成了一条金色长河,河水从他的头顶滚滚冲落。

    布满黑色道纹的水流冲击到这条金色长河上,骤然绽放出诡异的雷光。

    这雷光一条条都有手臂粗细,但并非是自然界之中那种明亮耀眼的雷光,而是灰黑色,十分浑浊,就像是这雷电之中被硬生生掺杂了大量的淤泥。

    这种雷光让原本已经退避三舍的修行者们退得更远,雷光之中蕴含着一种溃灭生机的味道,然而这样的雷光在金色长河上跳跃,却是根本无法穿透,只是无奈般不断的跳跃,消散。

    “悟真金液流丹诀!这是悟真观的不传之秘,早在悟真观消失之前,就已经失传了百年,怎么可能在他的手中重现!”

    佝偻老人不断怒吼,他身上的衣衫都几乎要炸开,黑色巨蛇散发的毁灭气息更加浓厚,然而他攻伐向子云的威能却全部被这一条金色长河瓦解,而四周也有修行者认出了子云此时所用的功法,不断惊呼出声。

    “难道他失踪这么多年,就是在遍寻天下这些失传的神术?”有许多人不由得猜测。

    天衍宫的踏星神术,即便是隐世的天衍宫的真传都学习得并不完整,方才那名天衍宫的道人凌空而行,虽然星光璀璨,在空中掠行的速度已经和他十分接近,但在空中却依旧留下星辰元气凝结承托的痕迹,形成一个个发光的脚印,有迹可循。但子云的踏星神术,却是十分完美,让人根本无法感知。

    他一指重创天衍宫道人的“应劫指”,却是地处北魏的大教云泥教的绝学,云泥教也已经消失两百余年,而且当年云泥教只收女徒,以至于许多修行典籍上记载这种如大劫般降临,让人避无可避的指法只有女子才能修行,但今日在他手中施展出来,却是印证了那些说法的谬误。

    此时他和崔家这名老人抗衡的金色长河,却又是南方道宗的正统真元手段,这名崔家老人修行的功法来自玄武真宗,而玄武真宗以前也属于道门正宗,但地位却远在悟真观之下。

    崔家这名老怪物连连怪叫,体内的经络都已经传出崩裂的声音,却依旧无法对子云造成实质性的威胁,也就在此时,子云的眉心之中却是闪现出更加耀眼的金光。

    耀眼的金光从他的眉心之中以恐怖的速度连续迸发而出,竟是隐约形成八个金色小人,这八个金色小人有的驱使战车,有的手持兵器,有的却是乘坐异兽,全部都不相同。

    这八个金色小人瞬间破空,逐一轰击在崔家这名老人的眉心之间,崔家这名老人眉心之中精纯的元气不断翻滚,隐隐形成一座五层淡黄色宝塔,然而却根本无用,这八个金色小人似乎完全无视他的元气力量,直接如入无物般穿过了这座五层宝塔,直接透入了他的眉心。

    “啊!”

    崔家的这名老怪物瞬间惨叫起来,他身前的巨大玄龟和黑色直接崩散,无数破碎的元气朝着四周杀伐,每一条破碎的元气都形成了骇人的风柱,或是如巨剑般的黄色气劲。

    这些破碎的元气力量横扫数百丈之内的空间,而崔家这名老怪物却是双手按着自己的脑袋,痛苦无比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抓着自己头皮的血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的脑袋马上要裂开来了一般。

    “神识八法,这是神室八法和铜符铁卷的法门合一之后的神识攻伐手段,当初山阴|道宗和仙台宗两派宗主印证道法,各自贡献出秘法参悟,这才得出了这种专攻神识的杀伐之法,想不到竟然也在他手中重现了。”观秋台山的白衣老人也是南天一刀同时代的修行者,虽然早已归隐,不问世间争斗,自身修为也无法和南天三圣相比,但他的见识却是超过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此时看到何修行这名真传弟子用出了这种杀伐手段,他都是目瞪口呆,但转瞬之间,他又豁然大悟,想通了其中关节,“是了,神识八法虽然失传,但神室八法和铜符铁卷却还有较全的残篇流传,他一定是在这两种功法的残篇的基础上,硬生生的参悟推演出了这神识八法。”

    他身旁的青衫年轻人早已敬佩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的视线之中,那名崔家的老怪物已经彻底发疯,在那片街巷之中乱冲乱撞,将体内原本已经不多的生机不断的挥霍出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