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五十九章 无匹

第八百五十九章 无匹

    这名箭师的头颅微微一震便直接死去,跪倒在地。

    在他跪地的这一刹那,子云的身影才在他身边显现出来。

    “来杀我者,皆可杀,剑阁杀人,什么时候担心你们所谓的国事?”

    飘逸脱尘的男子身上不染丝毫鲜血,然而他站立在边军这名箭师的尸身旁,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尊真正的魔神。

    他平静的看向军部那名年迈官员出声处,回了这一句。

    直到此时,他的脸上才浮现出了一丝令人心悸的冷笑神色。

    “剑阁?”

    “他是……”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他破院而出,身形快到超出所有人想象,但城中不知道有多少股力量朝着他的所在行来,此时距离他数百丈的区域之内,也至少有数十名强者。这些强者原本身上真元激荡,精气如柱直上天空,但听到他的出声,这些人都是遍体生寒,心情激荡不已。

    那名年迈官员听到他的这句回应,更是面色苍白如雪,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他现在当然已经猜出这名男子就是何修行那名真正的真传弟子,然而他现在自称剑阁,现在说起剑阁,南朝所有人都会自然的和林意联系在一起。

    他若只是以何修行弟子的身份,那林意的剑阁和皇帝或许还有缓和的机会,但现在他这一说,却显然是将林意和他绑在了一起。

    他是林意的师兄,似乎直接就替林意拿了主意,或者说,他确定林意会做出和他同样的选择。

    只是他这样的选择,却是很多人根本无法承受的。

    而且他这句话,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重新想起当年的何修行和剑阁。

    当年的何修行杀人,何曾会去想什么大局为重,何曾会去想杀了这人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这人来杀我,那我杀了便是,还需要什么理由?

    既然要杀我,便要承担被我杀的后果。

    这句话,他即是回应那名年迈的官员,也是说给所有在场的人听。

    “你们杀不了我,魔宗也在此处,让你们来杀我,只是你们的皇帝要用你们的命给他提供更多的力量。”

    然后他又真正的对着所有人说了这一句。

    今日他在建康城中,来围杀他的修行者和军队不知道会有多少,然而他说“你们杀不了我”时,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觉得可笑。

    那名年迈的官员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的是“皇帝”二字,并非是“皇太后”。

    这便说明在这人的眼中,这没有区别。

    那在不远的将来,剑阁会这样认为,林意也会这样认为。

    而他和朝堂之中无数不愿意见到这样事情发生的人,也根本无力反驳。

    因为他自己也十分清楚,若没有皇帝的同意,若是没有皇帝大量的密诏,今日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边军的强者到场。

    魔宗依旧站立在倒塌的院墙边,他听着子云的这句话,他的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他只是静静的等着,静静的看着。

    “乱臣贼子,若是像你自己吹嘘得这般厉害,当年怎么不帮何修行杀沈约,却是坐视何修行困毙荒园?”

    一声大吼响起,一名披甲将领横空而起,直接朝着站立在那名箭师尸身畔的男子冲了过去。

    任何朝代都有绝对忠诚于君王的忠臣良将,他们只知奉行王命,根本无惧生死。这名披甲将领明知自己不可能是何修行这名真传弟子的对手,但他还是冲出,气势如虹。

    轰!

    这名披甲将领觉得自己必死,他只需要发出自己最强的一击,在横空冲出的刹那,他体内的真元和气血剧烈沸腾,一蓬血样的元气包裹在他的将铠之外,就像是一条血色长河在他身外翻腾,气浪冲击之下,他沿途身下的那些房屋被纷纷震塌。

    他的气势骇人,一往无前,他手中持着的是一柄黑色长枪,在他的挥动之下,这柄长枪上真元狂涌,三条枪芒就像是三条黑色的蛟龙冲向子云。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的枪芒还未到,他的眼前就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他这爆发出所有力量的一击,彻底落在了空处。

    三道枪芒狠狠冲击在子云原先站立之处,将那数丈的地方都掀飞开来,那名箭师的身体反而被他的力量激得飞起,震得四分五裂。

    这名披甲将领自己真元超过承受极限,口中连连喷血。

    东边,一声厉啸已然响起。

    一蓬红色的气劲轰然炸开,无数暴走的元气瞬间形成了一片红雾,看不真切。

    一名红袍修行者仰面倒下,他兀自不敢相信自己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他在倒下死去的刹那,眼睛还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凹陷下去的胸口。

    砰!砰!砰!砰!……

    一连串恐怖的空气震鸣,一名身穿轻甲的箭师急剧的朝着后方倒退飞掠,他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就朝着自己前方连发七箭。

    七道青色的箭光上不断卷吸周围的天地元气,他的身前,就像是有一片青色的丛林在生成。

    他也根本无法感知清楚对方的具体身位,但方才对方击杀那名红袍修行者时,他敏锐的把握到了对方的行进路线,此时他只想要能够阻拦对方一瞬。

    他的判断没有错误,子云就在那七道箭光笼罩的区域。

    然而这七道箭光却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妨碍,这名箭师手中的弓弦还在兀自震动,子云的身体却已经穿过而了那片青色的丛林,到了他的身前。

    子云的右手落在了他的弓上。

    这名箭师恐惧得连发丝都炸了开来,他体内的真元狂涌,下意识想要抗衡,然而咔嚓一声轻响,他的双手直接被震断。

    这具长弓落在了子云的手中。

    轰的一声,这名箭师的胸口出现了一个脚印,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崩飞的石头一样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子云拉开了这具弓,朝着这名箭师身后更远的东方射了一箭。

    箭矢是从这名箭师的箭囊中抽出的箭,但化为箭光的刹那,这支箭便已经解体,变成无数细微的颗粒。

    一道恐怖的气机,在建康的天空之中划出了一道耀眼的弧线,坠向东边停留在一处河道边的一条乌篷船。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