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五十七章 锋芒

第八百五十七章 锋芒

    第八百五十七章锋芒

    此时林意所在的这个山谷和建康相距太远,原道人之破境,即便是南朝皇太后这样的存在,也不可能感知得到。

    然而在建康城内的某处静谧小院里,一名长发垂散的男子却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原道人所在的方位。

    他俊逸脱尘的脸上先是出现了一丝惊愕的神色,然后便是释然。

    他的修为当然不可能凌驾于南朝皇太后之上,否则当天哪怕萧衍亲至,也绝无可能拦住他,此时能够感知到遥远天地的另一边有人破境,只是因为原道人和他所修是同样的功法,同样的传承,原道人的破境,便引起了他体内元气一丝奇妙的共鸣。

    在林意出现之前,他是何修行唯一的真传弟子,只是即便是剑阁中人,也不知道他的真身所在,甚至不知道他的真正姓名,更不可能知道他在做什么,不知道他担负着何种责任。

    他知道何修行的所在,知道剑阁同门的所在,但他偏偏必须游离于他们的世界之外,明明是一柄绝世的宝剑,却偏偏要隐匿锋芒游离在这个精彩的世界之外,他没有同道,有时自然会感到孤单。

    所以他在知晓林意的身份之后,才特意到眉山看了林意一眼。

    虽然只是远远看了林意这个师弟一眼,但那同样让他感到温暖。

    尤其是在何修行死后。

    而此时距离眉山那一眼已经过去很久,林意的成长和强大,已经让他知道自己并非剑阁的唯一将来,让他已经可以不用那么小心,终于可以放手去做一些事情。

    而此时原道人的破境,更是出乎他预料的事情。

    他很欣慰。

    然后他在心中真诚赞叹自己敬爱的老师看人的眼光。

    他缓缓伸手,用一根布带束起了自己的散发。

    在这个过程里,他没有从所座的竹椅上站起,只是距离他不远的墙角边,几株原本含苞待放的蔷薇,却是好像骤然被注入了无尽的生命力一般,所有的花苞不断的接连绽放!

    一层灰色的雾气悄然从这个小院院门的缝隙里流淌进来。

    这些灰色的雾气里蕴含着一种寂灭的可怕气机,小院外的花草瞬间凋零,然而他所在的这个院落,花草的色泽却反而越加浓艳。

    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声不紧不慢,显得很有礼。

    他没有回应。

    门开了。

    魔宗推门走进了这个小院。

    魔宗颔首为礼,然后在院间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在此之前,其实我寻觅了先生很多年,只是再怎么费尽心力,对于先生您却一直没有多少了解。逸沉、卓天秀、碧云……您用过不少名字,但似乎都不是您的真名。”

    魔宗看着他,神色十分尊敬,“所以即便终于见了面,却也不知该如何称呼。”

    “既然那些姓名都是我在这天地间的痕迹,称呼任何一个都可以,又何必在意。”林意的这名师兄平静的看着魔宗,说道。

    “名姓拜父母所赐,包含诸多天道伦理,像我这般无奈逃亡,才需要隐名埋姓,以至天下人皆知我是魔宗,却不知我侯景。”魔宗也是平静说道。

    男子也不多话,道:“子云。”

    “哦?”

    只是异常简单的两字,魔宗的眼瞳深处却是莫名的一亮,就好像某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霍然而解一般。

    只是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神色却又迅速如常。

    “子云先生,以你之能,若是有心藏匿,即便明知你在这城中,恐怕我等也无法将你找出来。”他认真的看着何修行的这名真传弟子,就像是在虚心请教问题一般,“看来你是正的很在意你远在党项的师弟林意,所以才故意入套?”

    “有时候看得太明,便没有意思。”何修行的这名真传弟子,自称子云的这名男子平淡回应。

    魔宗却又有些莫名的感慨,“其实这些年来,我始终认为,要想战胜你和沈约的那名弟子,就首先要弄清楚一件事,这些年来,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在图谋什么。”

    子云看了他一眼,道:“既然未弄清楚,你也敢来?”

    魔宗自嘲般笑了起来,“就如你师尊和沈约当年赌约,即便是他们那样的存在都尚且可以豪赌,像我们这般后辈,有时自然需要一赌的勇气。”

    “不要再诸多废话。”

    也就在此时,一名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名女子的声音语气给人的感觉并不严厉,但声音从远处传来,却是给人一种无尽威严之感。

    能够对魔宗和何修行的这名真传弟子如此说话,出声的这名女子,自然就是天下独圣的南朝皇太后。

    魔宗并未动怒,他微微一笑,脸上却是闪过一丝莫名的诡异神色。

    “先生如绝世宝剑封藏多年,我受伤不轻,也不敢轻试先生锋芒,就先旁观先生的手段了。”他站了起来,微躬身行了一礼。

    当他躬身行礼的刹那,这处小院的平静便被骤然打破。

    这处小院上方的天空之中,骤然多了无数道暴走的元气。

    南朝皇太后的命令,并非只是对魔宗所发。

    数道凄厉的鸣声骤然响起,四道箭光从东南西北四处方位的高空射落,如同天上来!

    这四道箭光和寻常修行者箭师射出的箭光都截然不同,西方一道箭光通体红焰滚滚,如同陨石流星,东方一道箭光黄气翻腾,在空中急剧坠落时越来越沉重,在修行者的感知里,就像是一根巨大石柱砸落。

    南北方位落下的两道箭光,却是一道青色,一道蓝色。青色的箭光在修行者的感知里就像是一根参天巨木,而蓝色的剑光,却是如同从深海之中摄拿出了一片海水。

    这四道箭光都是锁向这名男子所在的身位,除了本身元气力量惊人之外,箭身不断牵扯天地元气,这四箭的气机隐然连成一体,给人的感觉竟是结成一个坠落的法阵!

    “四象箭阵?”

    魔宗已然退出小院,他在抬头看这四道箭光时不由得微微皱眉,但旋即却是看出了端倪,有些惊讶。

    只在他刚刚出声的刹那,四道箭光已经击入这小院,轰轰轰轰四声巨响,箭光本身消失不见,翻滚的元气却是形成了红、黄、青、蓝四头巨象,狠狠镇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