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五十三章 威压

第八百五十三章 威压

    噗噗噗….

    没有一人能够幸免,这十七名峰将身上全部冒出一蓬蓬的血花!

    “逆鳞!”

    “啊!啊!啊!……”

    距离罗姬涟最近的三名峰将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射杀倒地,其余十四名峰将虽然没有立毙当场,但都是极其骇然的大叫起来。

    叫声刚刚响起,这十四名峰将之中又有九人直接狠狠坠倒在地,瞬间断了气息。

    格日峰距离罗姬涟最远,他身前正好又有两名峰将阻挡,所以他受伤最轻,身上只有两道伤口,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恐惧得浑身发抖,真元都一时凝固在体内,生怕自己一个动念错误便也立毙当场。

    是逆鳞!

    罗姬涟身上这一刹那炸开的火器之中,激射而出的竟然全部都是魔宗那些部众特有的逆鳞!

    这种专逆向真元而行的法器,即便是魔宗的部众身上也是不多,但罗姬涟的身上竟然至少一下子迸发出了上百颗。

    这十七名峰将已经是吐谷浑大军之中的翘楚,也不可谓不强,如此之多的逆鳞以恐怖的速度激发,他们全部身中逆鳞,也还是有五人反应过来,存活了下来。

    若是包围罗姬涟的是某个修行地的同等修为的修行者,没有在无数战场上厮杀过,恐怕罗姬涟的这一击将会直接使他们全军覆没,一个都活不下来。

    但即便如此,足足十七名峰将,每一个的修为都在罗姬涟之下,只是一个瞬间就只剩下了五名,对于格日峰等还活着的这五名峰将而言,此处简直已经比炼狱还要可怕。

    “哦?”

    罗姬涟自己也是有些意外。

    她看了一眼格日峰等人,她甚至还有闲情看了一眼雷光垂落的那座山谷。

    此时天空已经不再落雷,但无数散碎的雷光牵引着大量的天地元气,使得那处山谷就像是有一片银色的汪洋在不断的滚动,银色潮水般的元气在那处山谷中不断的荡漾,冲击到四周的那些冰峰上,顿时又引起了那些冰峰更大的雪崩。

    无数亘古不化的冰川碎裂滚动下来,如无数冰雪战车在冰面上冲击,与此同时,那些银色的元气又在冰面上交织出无数玄奥的纹理,就像是天然形成的大道符文。

    “难道是有人破境!”

    “如此恐怖的元气波动…如此可怕的元气吞吐…这破境的人,到底是什么修为。”

    格日峰等人此时恐怖得没有多少正常思考能力,但即便如此,随着元气波动而不断传递过来的气息,也让他们的脑海之中直接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罗姬涟此时却已经将目光从那处山谷收回。

    她现在就是承天境初阶的修为,虽然林意和夏巴萤征服了整个党项和吐谷浑,西域绝大多数国度又和夏巴族通商,这段时间她作为一名修行者,和白月露、齐珠玑等人所得到的修行资源是寻常修行者根本难以想象,但修行境界的提升,却依旧需要大量的时间来巩固,来熟悉自身的变化,来运用和感悟修为提升之后的力量,这一切还是需要许多的时间累积。

    所以她现在的修为,的确差这些峰将一大步,修行者的世界里,境界越高便越有自然的威压和气势,但她此时面对这剩余的五名峰将,她的气势却只高不低。

    这种气息,不只是因为她天生的性情,不只是因为她经历过几场大战的磨砺,而是现在林意和整个铁策军的实力,包括她身上的这些法器,给她的信心无限提升。

    这种气息,使得这五名峰将此时在面对她时,就像是在面对一个修为远超他们的宗师!、

    “啊!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逆鳞!这是什么火器….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火器。怎么可能,一个还在巩固承天境初阶境界的修行者,竟然能够一击灭杀这么多承天境中阶和承天境巅峰的修行者!”

    格日峰此时还能够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幸存的其余四名峰将之中的一名峰将,此时却已经直接崩溃,丧失理智般连连尖叫起来。

    “时代都变了,这都已经不是以往的修行者时代,你们还在固守着原有的思维,你们不死,谁死?”

    罗姬涟微讽的看了这五名峰将一眼,她左手一动,袖中滑落一件东西,她的真元刚刚朝着这件东西涌去,便有许多缕真元流淌出来,像无数缕细风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出去。

    令人惊异的是,真元束流离体之后往往很快散失,但她此时通过手中这件器物流淌出去的真元虽然稀薄,却是如同有形的绳索般偏偏不断。

    格日峰等人原本已经惊恐难安,身体不断瑟瑟发抖,此时感知到周围的异动,他们都甚至有了种毛骨悚然,骨头里都在往外冒寒气的感觉。

    他们周围的地上,那些被杀死的峰将身上,都有星星点点的金属光泽冒出来。

    那一片片都是逆鳞!

    已经激射出来的逆鳞,竟然顺着这些真元束流,逆流而上,飞向罗姬涟手上那件器物。

    也直到此时,这幸存的五名峰将才勉强看清,罗姬涟手上握着的就像是一柄乌光沉沉的小伞。

    这小伞状的法器没有伞面,只有伞骨,这伞骨上有许多圆环,所有飞来的逆鳞,全部一个对准一个,分别吸附在了那些圆环上。

    “竟然还能收回…!”

    “这些逆鳞即便是在战场上激发了出去,散落周围,竟然也不废多少力气就能全数找回。

    “即便是吸引金属能力最强的天磁陨铁,磁性也不可能覆盖这么广阔,更何况几乎所有的陨铁会吸附一切铁器杂物,根本不可能这样收回逆鳞。林意和夏巴族,竟然制造出了利用真元这样回收逆鳞的法器!”

    此时格日峰等人尚且还不知道罗姬涟到底是用什么火器激发的这些逆鳞,但看此时罗姬涟身上连衣衫都没有损毁,再想着方才那火器激发时,这些逆鳞射出来的可怕速度,他们就知道夏巴族和林意在激发逆鳞方面,也造出了之前没有的可怕火器。

    “哪怕在短时间里,这种火器只能用一次…只要这人飞入对方修行者密集的阵中,瞬间激发这种火器一次,也不知道能够造成什么样的伤亡,不知道能够杀死多少厉害修行者。”

    一想到此点,格日峰自己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身上的伤口全部崩裂,鲜血飞溅,脑海之中也只有一个念头,这铁策军和林意,根本不可敌。

    “我剑阁中人破境的威势,想必你们也见到了。只是这破境,对于我们铁策军而言自然也属于绝对的机密。”

    罗姬涟收了激射出去的逆鳞,目光威严的落在这五名峰将的身上,“所以你们现在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投降,今后为我铁策军效力,要么就是我现在彻底将你们灭杀,杀人灭口。”

    格日峰当然不是软骨头,但远处山谷间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威压却是让他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念头。他几乎下意识的就单膝跪了下来,颤声道:“我愿降!”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