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九章 提亲

第八百四十九章 提亲

    回应他的是一片惨烈的痛呼声。

    所有冲过那条线的骑军沐浴在明亮的光线下,他们的肌肤即便是在铠甲的覆盖之下,都直接被灼伤,鼓起一颗颗水泡,然后就像是成熟的浆果一样爆开来。

    没有真实的热度,包括那名承天境巅峰的骑军将领都没有感知到烫感,然而这种明亮的光线却似乎直接让他们气血之中的水分沸腾了起来。

    他们的眼珠都迅速像被曝晒多日的鱼眼一样凹陷了下去,然而在下一刻,他们的眼珠内里的液体便彻底融解一般互相冲击,然后爆了开来。

    这些骑军的确都足够悍勇,他们并不怕战死,然而自身身体这种可怕的变化,这种诡异的死亡本身,却是让他们有些无法承受。

    一名名骑军惨嚎着从马背上跌落,狠狠的堕于泥土之中,溅起大团大团的尘浪。

    地面的震动传递到句容山主的脚下,他和身周那些句容山宗的修行者们都浑身颤抖起来。

    光明圣宗曾是南天诸门之中最为神秘的宗门,在魔宗回归南朝之前,即便是像他这样的修行者都对光明圣宗几乎一无所知,在魔宗回归南朝之后,他从皇宫的供奉们口中得到了一些讯息,才知道光明圣宗已经延续千年,光明圣宗的那些真传弟子原本并不与人间战,他们原本就像是真正的神祗,只是维护着人间的安定,这个宗门的真传弟子们,他们最初的敌人都是威胁到人间存在的洪荒猛兽,那些无法用常理度之的真正魔物。

    传说之中光明圣宗拥有光明和黑暗两种力量,黑暗来源于被他们镇压和毁灭的魔物,光明圣宗的真传弟子们拥有着这两种力量,但他们只用光明的力量,黑暗的力量却被他们封存起来。

    按照那些皇宫供奉传递给他的讯息,其中最为可靠的说法是,光明圣宗的毁灭就是因为魔宗杀师窃取了光明圣宗镇压的黑暗力量。

    光明圣宗的黑暗力量源于吞噬,而光明圣宗的光明力量来自于诸天星辰,按照那些皇宫供奉所知,这种来源于星力的光明,可以引起修行者体内元气和血液的奇异共震,可以让修行者毫无抗拒的陷入死亡。

    而在那些皇宫供奉的推测之中,魔宗之所以回归南朝,听命于皇太后,便是想要得到光明圣宗另一半无双的力量。

    他当然觉得可信。

    在他看来,能够吸引魔宗这样的人的,便只有更强大的功法,更强大的修为和力量。

    光明圣宗的完整功法如果能够凌驾于人间之上,那让他有凌驾于南天三圣这样存在的可能。

    如果说魔宗拥有的黑暗传承相当于是可以拥有强大真元的功法,那这光明圣宗的光明,在他看来当然是举世无双的杀伐手段。

    无双的真元功法加上无双的真元杀伐手段,那自然是凌驾于人间一切法门。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样无双的真元手段竟然会出现在南天院的一名女教习身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

    这是几乎凌驾于境界的真元杀伐手段,句容山主和他身周的这些强者恐惧着,觉得自己也根本无法抵挡这样的杀伐手段,只是他们没有死。

    因为他们并没有越过吴姑织划的那条线。

    他们紧闭着眼睛,泪水从眼角滚滚而落,他们的身体不断颤抖着,不敢向前,只敢往后退去。

    ……

    两辆马车在建康的街巷之中相逢。

    这两辆马车停了下来。

    一株很老的梧桐树如伞盖遮住了这两辆马车。

    其中一辆马车之中是林望北。

    他伸出一根手指,将车窗帘挑开了一条缝隙,然后看向某处的天际。

    那处天际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他的眼睛里,那处天际似乎比平时更加明亮些,似乎有一些白茫茫的星力如瀑不断垂落。

    他这个举动引起了另外一辆马车中人的不满。

    另外一辆马车之中的人并没有感知到什么特殊的气息。

    他在另外一辆马车之中沉声道:“在此时建康,我答应你会面便是已经很冒险的事情,若是让我皇兄知晓,我恐怕也处境艰难。你难道不应该处处小心?”

    “抱歉。”

    林望北微微一怔,他旋即认真致谢,“之前多谢临川王提醒,否则我无法安然回到建康。”

    这另外一辆马车之中,竟是临川王萧宏。

    听出林望北语气的真诚,萧宏眼睛微眯,脸上的不快神色却是迅速消失,只是速声道:“有何事紧要?”

    “魔宗回归,是皇太后要借他之力杀何修行的那名弟子。”

    林望北没有丝毫废话,道:“他是我儿林意的师兄,无论成功与否,剑阁和建康必定决裂。”

    萧宏呼吸一顿,声音微寒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之前让林意镇西,实为压制,避免他联络北方边军,形成大患,但你应该也知道,他在党项如龙入渊,在我看来,若是决裂,恐怕你皇兄未必能赢。”

    林望北神色不变,道:“之前你让我一线,我自然也要有回报,也要留你一线。”

    萧宏虽然被民间称为萧姥,诸多嘲讽,但心智其实极为聪敏,他此时顿时听出了林望北的意思,冷笑道:“怎么,你的真正意思,是我之前放过你一马,现在你是告诉我,将来你们胜出,不管如何对待我皇兄,但你却也可以放我一马?”

    林望北点了点头,道:“也可以如此理解,只是不知临川王你的想法。”

    萧宏沉默片刻,声音微冷道:“我自然觉得人不要把路走绝,只是你今日冒险和我见面,便是只要告诉我你这样的意思?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你是要我再帮你离开建康?”

    “你是真正的大智之人,只是行事太过小心谨慎,所以被人诟病。”林望北诚恳道:“这次我只是想你更进一步,我既然要走,索性你便让我再多带走一人。”

    萧宏微微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厉声道:“你想带走我女儿?”

    林望北神色依旧不变,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他们两情相悦,若是你让我带走萧淑霏,将来不管你皇兄如何,林意绝对对你会留有足够情面,甚至或许因为萧淑霏,而对你萧家留有更多情面。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肯与不肯,还看临川王你。”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