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八章 师妹

第八百四十八章 师妹

    千骑同时冲锋,气势如海如狱,至少有半数身上散发出黄色光芒,气息冲撞,发出裂帛般炸响,竟有半数以上都是修行者。

    其余小半骑军虽然不是修行者,但是身上气血澎湃,血红色的光华隐隐从肌肤下不断迸射出来,竟然给人一种气血燃烧如烈日在身体中滚动的感觉。

    这样的景象,就连那些受召而来的句容山宗的修行者都看得再次色变。

    任何精锐的边军都不可能一支骑军有小半都是修行者,更不可能达到半数以上是修行者。此时这支中州军那半数以上的骑军虽然身上的真元光华并不强烈,并不算是多高阶的修行者,但这样的修行者比例,简直骇人听闻。

    须知修行者最为重要的便是感气,这取决于天赋资质,中州军在追随萧衍打天下时,绝对也是寻常边军的水准,军队之中的修行者比例相差无几,现在这样的修行者比例,就只能说明中州军整体在萧衍登基之后,不知道获得了多少封赏。恐怕日常饮食待遇和那些南天院的学生都相差无几,在感气方面的灵药,更是下足了血本。

    句容山宗的这些修行者虽然也听闻皇帝萧衍十分护短和任人唯亲,但此时看到这支骑军冲锋,他们才真正的感受到皇帝萧衍对于他的这些子弟兵是何等的优待,简直是非亲眼所见不能相信。

    这些中州军之中十之八九都是资质寻常,硬生生的将他们都拔成修行者,这简直是奢侈到了极点。

    那剩余小半骑军虽然不是修行者,但是气血阳刚,冲锋时身体的霸烈之气和力量感,比起骑军之中那些低阶的修行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人在晋升修行者无望的情况下,肯定也是得到了大量刺激气血生机和肉身力量的灵药,而且此时似乎还有什么刺激潜能的方法,让这些人的气息简直如同荒古巨兽。

    这支中州军在武器和军械方面的配备也是骇人听闻,此时这千骑同时冲锋,他们手中的武器都是长枪,但那些身上泛出微黄色光华的修行者,他们手中的长枪如雪,是某种特殊的精金制成,他们体内的真元灌涌之下,这些长枪的枪身上都是涌出白茫茫如雪的气劲,而且互相牵连起来,形成一片白茫茫的银色狂潮,又像是一片银花飞旋的雪海,朝着吴姑织铺天盖地倾轧而去。

    而那些并非是修行者的骑军手中,他们的长枪却是古铜色,随着他们体内气血的奔涌,这些骑军不断的厉吼发力,却是用力的旋转枪柄。

    这种古铜色的长枪的枪柄之中设置有玄奥的机括,随着他们的发力,枪尖附近嗤嗤啸鸣不断,却是有一些细小如箭矢的飞行之物从枪尖附近的孔洞之中激射而出,密密麻麻,如一层妖异的黑毛狂风赶在雪潮之前朝着吴姑织席卷而至。

    这些从枪杆之中通过机括激射出来的飞矢上缭绕着一股湮灭的味道,感受到这种气息的同时,就连句容山主的面色都有些苍白起来。

    当年萧衍起兵时,雍州军有一种湮元箭专破修行者护体真元,比起寻常的破元铅箭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那种箭矢据说是用古商朝的古法制造,用的是一些材质特殊的古鼎熔冶作主材,不仅是古法炼制困难,材料更是珍惜,当时雍州军之中也只有少数修行者箭师配备,但现在这些激射出来的飞矢竟然都是这种湮元箭,这六七年间,皇帝萧衍又是投入了多少血本进去?

    这支千人骑军,除了为首的数名中州军将领在他看来修为还算不俗,其余那些骑军的修为对于他而言自然不算什么,只是这些人激发出来的元气却是形成狂澜,就像是组成了一个移动的庞大法阵,那种如金属狂潮般的澎湃气息,再加上这些湮元箭,让他直觉恐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斩尽这些骑军,绝对会在这支骑军的冲击下陨落。

    高修行者和低阶修行者战斗,除了力量的碾压,最为关键便是神识的强大。

    神识越强,那些低阶修行者的动作,包括他们打出的任何武器的轨迹,在感知里就越是缓慢。

    但再高阶的修行者也无法分心太多,百密只要一疏,身体出现损伤,遭受围攻也是必死无疑。

    “此女面对这样的骑军还如此镇定,难道南天院早有准备,除了她之外,还有大量的修行者团聚在这村庄之中?之前就听说南天院已经分裂两派,现在难道真如此决裂,但若是这一派大举动作,有大量修行者聚集到此,其余那一派的势力,又怎么可能毫无察觉,怎么会没有人来?”

    这句容山主越想越是迷茫,他可以确定,南天院分裂两派之中,那忠于皇帝的一脉似乎还是实力居上,不可能被吴姑织所在的这一派反过来压制。

    他脑海之中念头电闪,他的视线之中,吴姑织的身后,却始终是没有其余南天院的修行者出现,而吴姑织面对那黑毛狂风一般的湮元箭,竟是依旧平静站立,似乎根本就没有移动身体的欲望。然而也就在这转瞬之间,那些湮元箭还在空中飞行,吴姑织的身上却是浮现出了星星点点的光星。

    这光星并非只是朝着军队的这一面在渗透出来,而是她的全身上下,就连头发丝中都在渗出星星点点的光星。

    虽然是在清晨,但是她的身体,就像是变成了一条星河,那些星星点点的光星,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无数细小的星辰。

    也就在这一刹那,这些光星就像是和无尽高空之上的星辰起了感应,无数缕星光垂落了下来。

    起初只有句容山主这样的神念境修行者才能感知到异样的星辰元气在被不断牵引下来,但只是数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汹涌的星辰元气就如水瀑般垂落,空中就形成了一条银色的瀑布,不断灌涌进吴姑织的体内。

    吴姑织的身体彻底消失在这条茫茫的银色星辰元气之中,她的身体散发出无尽的星光,她就像是彻底的变成了一颗璀璨的星辰,散发出无尽的光明。

    句容山主的眼睛刺痛,他根本睁不开眼睛,泪水滚滚而落。

    别说是这支骑军之中所有的修行者,就连句容山主这种神念境修行者,都只觉得前方的天地一片光明,根本感觉不到吴姑织的存在。

    “大光明圣术!”

    句容山主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他想到魔宗回归南朝之后才得知的那些消息,终于真正的反应过来,“光阴圣宗,你…你是光阴圣宗的那个真传弟子,你就是魔宗的那个师妹!”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