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六章 反

第八百四十六章 反

    边军这些人没有一个高阶将领会喜欢魔宗,哪怕是那些平时用兵最为保守的保守派,在魔宗回归南朝这件事上也都持反对意见。

    将领之间,在行军打仗方面自然会有不同的意见和喜好,但能够成为边军的高阶将领,都是刀头上舔血足够久,都是见到了无数手足的死亡。

    北魏的魔宗大人,曾经是他们最大的敌人,是笼罩他们心头多年的阴影,魔宗如果战败投降,他们或许还能接纳,但也绝对不能够容忍对方反过来骑在他们的头上。

    若是此时北魏占据着战争的主动权,南朝边军已经岌岌可危,那魔宗叛过来,受到重用,他们也能够勉强接受。

    然而钟离一战之后,连连获胜的是南朝方面,而不是北魏。

    魔宗在这种时候过来,在他们看来,只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这些高阶将领没有一个是蠢材,别人看不透,但他们这些平时整天都在谋略的人自然十分清楚,南朝皇太后在这个时候亲自主导魔宗归入南朝,她所看重的只是魔宗身为修行者的能力,而并非是作为一名北魏的叛逃大将。

    然而魔宗现在所做的远不止她所需求的如此。

    这点便更让这些边军大将感到顾忌和心寒。

    这些北魏大军的突然叛逃,让这些边军大将霍然醒悟,魔宗的回归,并非是山雨欲来,而是直接狂风骤雨。

    在他回归的那一刹那,狂风暴雨就已经袭来。

    一切都太快。

    快得这些边军大将都觉得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像是已经完全被牵着鼻子走。

    然而事实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

    在建康,一场疾风骤雨的清洗已经开始。

    大量的官员被罢免,甚至直接入狱。

    整个建康堪比边军的战场,马蹄声昼夜不息,以建康为中心,中州军不断出击,剿灭北魏细作据点,此时这些消息还被严密的封锁,边军这些大将根本不可能知道确切消息,然而毕竟不是在相对人烟稀少的边境作战,很多权贵门阀已经暗中得知,中州军的一些围剿甚至是极度残忍,竟是将一些村镇彻底抹杀,连一个活口都不放过。

    ……

    同样的清晨,在边军这些大将因为北魏边境那些军队的异动而感到莫名的心寒时,一支千人左右的中州军骑军出现在了隔湖畔的一处村庄之外。

    滆湖在湖州和常州之间,距离建康已经不能算近,平时中州军也根本不会远离建康来到此处。

    这支中州军骑军一色的锁甲轻铠,所有的军士都已经有些年纪,明显都是当时雍州军的精锐,不是在建康新招的新军。

    这支精锐骑军明显经过了长途奔袭,即便身上肃杀的气息不减,但在晨曦之中,即便是为首的那些将领脸上,都依旧有着无法掩饰的疲惫神色。

    此时对于建康城中的大多数人而言尚早,但这处村庄中人却都早起,远远望去,就已经到处都是炊烟,田埂上都已经有人行走。

    为首的骑军将领约莫已经有四十余岁年纪,他看着这处安静的村落,面上有些难以形容的神色,他停下马之后沉默了有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但终于下了决心,垂落在身侧的右手缓缓抬了起来。

    随着他的右手抬起,他身后静默的骑军就像是平静的湖水突然荡漾起来,然而也就在此时,正对着他们的一条村间泥路上,却是有一名黑衣女子走了出来。

    这名骑军将领的身体微僵,他的右手停顿在空中,瞳孔却是微微的收缩起来。

    这名女子当然不应是这个村落的人。

    她是一名修行者,而且她身上穿着的,是属于南天院的教习黑袍。

    南天院的教习有上百名,但其中大多数不与学生会面,都是在一些方面有所长,对于军队而言,这些教习并不算可怕,但其中有部分教习却不只教导学生,而且还会外出行走,参与征战,这些教习之中,有些人便是南朝最擅长杀戮之事的修行者,而这名黑衣女子,就偏偏是其中之一。

    这名骑军将领在中州军之中也是地位颇高,否则也不会让他行军到如此远处来执行军务,正因为如此,这名骑军将领之前在南天院便见过这名女子数次,他甚至知道这名女教习的真正姓名。

    他此时不出声,这名南天院的女教习却是慢慢朝着他走来,一直走到距离他不到百步时,才停了下来,却只是静默的看着他,并不说话。

    这名骑军将领的呼吸莫名有些不畅起来,他的眉头不自觉的深深蹙起,终于忍耐不住,厉声道:“吴姑织,你想做什么?”

    黑衣女教习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伸手朝着身前泥地指去。

    “嗤”的一声轻响,也不见她指尖有任何华光涌现,但是她身前地上,却是泥流翻滚,出现了一条长达数丈的痕迹。

    “过此线者,死。”她异常简单的说道。

    这名骑军将领和身后的骑军都是莫名的一滞,这名骑军将领浑身一寒,随即勃然大怒,厉喝道:“吴姑织,你疯了不成?”

    他已动了真怒,然而这名黑衣女教习却是面色毫无改变,只是平和道:“不是我疯了,是你们疯了。”

    这名骑军将领的呼吸又是一顿,他沉默了数个呼吸的时间,脸上的怒意全部消失,只是眼神却越发冷峻和坚定起来。

    “这是皇命。”

    他看着这名女教习,先行说了这一句,然后寒声道:“越是雷霆手段,越是能够一锤定音,和北魏战事结束越快,死的人就越少。”

    “我不想和你讲道理,你也只是奉命行事,也不配和我讲道理。”

    黑衣女教习安静的看着他,说道:“我在这里,便只有我的规矩,想要越过此线入村者,死。”

    这名骑军将领的眼瞳之中闪过一丝犹豫和惊惧的神色,但也只是一刹那就消失。

    “看来你们是真的反了?”他看着吴姑织,说道。

    “生而为人,便要为人,不为禽兽。”

    吴姑织平静道:“若说是反,那就反吧。”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