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五章 魔宗行

第八百四十五章 魔宗行

    清晨,南朝的北部边境。

    一阵阵凄厉的箭鸣声和号角声急切无比的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宝见山营,这是最先发出示警声的边军要塞。

    在钟离之战之后,虽然因为萧宏的用兵保守,南朝的边军丧失了长驱直入北魏的机会,但随着北魏的防线收缩,南朝的边军已经彻底的掌握了北部边境的主动权,仅在半年之内,上津郡一带的南朝边军,就已经往北魏境内推进了百里。宝见山营就是在北魏境内的宝见山建立的要塞。

    南朝的边军很擅长据山为守,宝见山周围还有六个类似的要塞。

    这一共七个要塞每个都囤兵上千,山腰之上都已固定了不少大型军械,这种易守难攻之地,就算是数倍的敌军来袭,都不在话下。

    因为毫无征兆,甚至是那些埋伏在北魏的细作之前都没有传递来任何示警的军情,所以当最初的箭鸣声响起时,宝见山营的统领郭在心还在极为耐心的用一根小树枝剔着牙缝之中的污垢。

    听着一声紧过一声的警鸣,他心中甚至有些不以为然,然而只是在山营瞭望处朝着远处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就已彻底的变了。

    他视线所及的天际线被浓浓的烟尘所覆盖。

    无数的黑点在他的视线之中变得越来越清晰,无数的骑军裹挟着步军,就像是密密麻麻的蚁群从北魏的田野间蔓延过来。

    “这有多少人?”

    他的副将礼洪昇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看着那狂澜一般侵袭着他们眼前天地的北魏军队,礼洪昇忍不住苦笑起来。

    郭在心知道这是明知故问,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总不会少于十万人。”

    礼红昇沉默了片刻,最多也不过十余个呼吸的时间,他们的身后便已经聚集了数十名将领和大群的未在岗的军士。

    礼洪昇抹了把额头渗出的汗珠,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咒骂道:“该不会是益州军全部过来了?”

    “好像不只是益州军。”

    郭在心的脸色彻底黑沉了下来,道:“有红羽旗号,天水九命军也来了。”

    礼洪昇和他身后的所有将领听到这句话的刹那,身体都是同时一震。礼红昇微微垂首,苦笑道:“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郭在心转头看了他们一眼,道:“除了死在这里,还能怎么办?”

    听着这一句,原本垂着头的礼洪昇却是笑了起来。

    他此时的笑容却没有那么苦涩,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光辉,一种说不出的释然和骄傲,“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

    “死在这里。”

    数声厉喝同时从山巅响起,接着几乎整座山营的军士都喊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里面没有林意,所以他们不可能像钟离之战一样能够战胜数十倍的北魏精锐军队。

    天水九命军,和中山王元英的白骨军一样,也是北魏最精锐的军队。

    无论是郭在心还是礼洪昇,抑或是任何一名这山营之中的边军,他们都十分清楚,他们这几座要塞,在今天就会陷落。

    “死在这里”,变成了今日这些南朝边军唯一的军令。

    任何一种战术和战斗方式,面对这样的大军都是无用的。

    当这样的声音随着警鸣声不断的响起,他们身后的那些山营要塞之中,也同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时间不断的流逝。

    郭在心和礼红昇等人就像是雕像一样凝立在山头。

    然而随着北魏大军的越来越近,两个人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古怪。

    “老郭,好像有点不对。”

    礼洪昇的额头再次沁出大量的汗珠,“难道我们会错了意,今天是我们白费了情绪了?”

    郭在心也很是无语。

    他一开始的判断的确没有错误,的确是北魏驻扎在益州一带的边军全部都来了,除此之外,还有超过六万的天水九命军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只是身为边军将领很多年,一支军队是否杀气腾腾,是否马上要投入战斗,他还是看得出的。

    这支北魏大军根本就不像是要投入战斗的样子。

    而且这支大军的最前端,已经出现了一支前锋军开始卸甲弃弓。

    这在边军的战场上,这是前来投降的意思。

    可是一支注定已经超过十万的大军,过来向着几千要塞军投降?这到底是出了什么鬼?

    如果说是诈降。

    这样的军队数量比例,还有诈降的必要?

    尤其是北魏的益州军,哪怕要来投降,又何必要逃离益州驻地?

    ……

    同样是在南朝和北魏的边境,上川郡,无数的乌鸦和秃鹫被浓烈的血腥气吸引过来,在天空之中密密麻麻的飞翔,然而一时却不敢降落。

    两支军队在上川郡的城池周围绞杀,就像是巨大的磨盘一样不断磨出新鲜的血肉碎屑。

    这两支争夺上川郡城池控制权的军队,却都是北魏的军队,其中没有南朝的军队。

    距离这片战场最近的南朝边军大部,也在六十里之外。

    ……

    “太快。”

    南朝边军的某处大营之中,韦睿和数名边军的高阶将领聚集在沙盘之前,看着随着不断传递而来的军情而不断演变的局势,一名须发都已经洁白的老将眯起了眼睛,寒声说道。

    他只是说了“太快”这两个字,但周围这些人却都知道他的意思。

    韦睿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道:“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在魔宗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让这些军队发动。”

    听着他的这句话,所有这些南朝的边军大将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魔宗回到了南朝,从得来的消息来看,此时魔宗还根本不到建康,才是真正进入南朝境内第一日,然而就在这第一日,就已经有数支对于北魏而言至关重要的大军背叛了北魏,对同胞动起了刀兵。

    即便他们早已清楚魔宗在北魏的分量,然而他们还是想不到,魔宗竟然有这样大的手笔。

    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感到欣喜若狂。

    因为哪怕没有别的变化,这些北魏大军的背叛和异动,也足以让他们将北魏的边军撕扯得支离破碎。

    然而此时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感到欣喜。

    所有的人都和韦睿此时心中的想法一样,魔宗刚到南朝就已经送出如此惊人大礼,就带动如此多的北魏军队背叛,那么…恐怕他在建康一带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那些朝中的官员都恐怕无力去驳斥他。即便是林意钟离那样的功劳,也不可能和此时的魔宗相比。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