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二章 偏偏

第八百四十二章 偏偏

    贺兰黑云醒了过来。

    这些时日,她分不清白昼还是黑夜,无数次的昏死过去,然后无数次的醒来,然后再重复的面对萧东煌的这张脸。

    这张脸上的表情每次都不太一样,有时候残忍,有时候带着一些戏谑,有些时候却是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同情,那种同情又往往令她恶心,然而这次萧东煌脸上的神情和平时都不一样。

    萧东煌此时脸上的神情就像是某件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和解脱之感,以至于此时萧东煌的声音虽然明明已经很清晰的传入她的耳廓,却偏偏就像是从遥远的地下不停的响起,在牵扯着她的灵魂和肉体,将她的整个人不停的往无底的深渊落去。

    她意识到了什么。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可能是刚刚萧东煌触碰她的脸庞时,又给她顺带着注入了一些精纯的元气,她抬起头来,看萧东煌的眼睛。

    萧东煌笑了笑。

    笑得有些狡诈和诡异。

    “已经结束了。”他对着贺兰黑云说道。

    贺兰黑云的双唇动了动。

    她的双唇看起来完好,只是这些时日她身体的状态无法用简单的糟糕两字形容,在极度的痛苦和煎熬之中,她很多时候害怕自己在无意识之中说出对萧东煌有用的讯息,所以她甚至连痛苦的嚎叫都越来越少,付出的代价是,她的整个喉咙和食道都甚至近乎黏连在了一起,就像是两片烂了的肉糜被压在了一起,所以当她发出第一个声音的时候,她几乎觉得自己的整个喉咙都已经烂了。

    “说…说…”

    她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看着萧东煌,她又觉得自己的吐字太过断续,所以隔了数个呼吸的时间,她重复道:“说说。”

    萧东煌第一遍的时候的确没有听懂,听到她说第二遍的时候,他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审讯她。

    她是犯。

    然而今日里,却反而是犯人要他说说魔宗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宗和那老妖婆不知道谈妥了什么条件,他已经正式潜逃回南朝,皇帝亲自出手阻拦了他,都没有成功。”萧东煌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管是我们,还是南朝南天院那些对他恨之入骨的修行者,对他的实力都有着严重的错估。我不知道你是否早就知道,他连杀死叶暮峪的时候身受重伤都是故意为之,他还不只拥有一件本命物。在逃脱时,他用出了万蛊蟾和无相环。最终的结果是,他直接自爆了万蛊蟾,无相环也元气大伤。只是看情形,他死不了,而且他或许还有别的本命物也不一定。”

    贺兰黑云没有说话。

    她当然没有再次昏迷,她只是长时间的沉默着。

    萧东煌根本没有强调自己说的是事实,因为他说的的确就是实情,而且他十分清楚贺兰黑云自有判断的能力。

    “你说的老妖婆是哪个?”

    他也不着急,一直等到贺兰黑云再次开口。

    他就像是在熬最烈的鹰,他在熬着贺兰黑云的同时,也在熬着自己,今日终于获胜,他已经是说不出的神清气爽,然而听到老妖婆三个字,他的眼中却是也骤然有了些红意。

    他冷笑了一声,道:“除了南朝皇太后,还有哪个老妖婆?”

    在南朝皇太后在齐云学院旧书楼出手之前,世上很少有人知道南朝皇太后才是南天三圣之中最后还活着的那一位,但是贺兰黑云掌管着魔宗部众的情报,她却属于那些知道隐情的人之一。

    她又沉默了片刻,道:“以她的性情,根本不屑于和魔宗这样的人合作,南朝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她隐忍了很多年,突然有一天忍不住出了静修的禅院,自以为捏死这世上的所有修行者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结果她出门之后想要捏死的第一个修行者就斩掉了她的一条眉毛,然后她几乎被人围攻杀死。”萧东煌冷笑道:“若不是萧衍自己都亲自出手阻拦何修行的弟子,若不是沈约的那名弟子也正巧不在建康,否则她当天可能就已经死了。”

    “斩落了她一条眉毛…那她第一个想杀的应该就是南天一刀。”贺兰黑云道:“她是想通过杀南天一刀,来确定沈约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她也顺便看看,沈约在建康到底还留有多少力量,她想要看看沈约时候,留下的力量还是否足以威胁到她的至高无上。”

    萧东煌惊愕的看着她。

    他很难理解此时贺兰黑云的情绪。

    贺兰黑云所做的推断在他看来丝毫不差。

    只是这是贺兰黑云此时应该有的表现吗?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她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完全将魔宗抛弃她们的这件事情和她的精神世界割裂了开来,反而是在无比冷静的推断这些事情。

    “你到底和南朝有仇,还是和这个老妖婆有仇?”

    贺兰黑云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她的喉咙之中有一种古怪的尾音,明明这个时候说话应该对于她而言无比痛苦,但是她的吐字却是反而异常清晰,“我感觉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她让你感到痛恨。”

    “如果不是她,南朝皇帝的皇位应该是我的。”萧东煌的眼睛眯了起来,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其实皇位这个东西,对于修行者而言,也并非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只是如果没有她,我生命里那么多重要的人怎么会都死去。不是萧衍毁了我的一生,而是她彻底毁了我的一生。”

    “而且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她的态度。”

    “她这个人从来不会珍惜别人视若珍宝的东西。”

    萧东煌看着她,缓缓的说道,“哪怕是最好的巧匠打磨出来的宝石,她可能看一眼觉得不喜欢,就会随手丢给一条狗去当骨头啃,就算是最好的裁缝做出来的衣衫,她说不定觉得那个裁缝长得不合她心意,就直接将那件衣服丢在烂泥之中。她不是夺去了别人的好东西就好好的用着,而是夺去了好东西也根本不在意的那种人,这种人,就根本不应该存在世上。只是偏偏像她这样的人,却有着别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修行天赋,偏偏是像她这样的人,却成为了南天三圣之一。我杀不了她。我觉得北魏皇帝和魔宗加起来,应该可以。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背信弃义这种事情,魔宗却似乎比任何人都擅长。所以你说,我恨不恨魔宗?”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